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城破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18 2019.11.24 23:21

  李温与贵妇相视而立,此时也容不得李温再啰嗦了,直接说明自己求见之意。

  “夫人,李某今日求见,非有他事,只是想用银子给几位兄弟买个平安,望夫人高抬贵手!”

  那贵妇并没有半分诧异,也没有去看那堆在一起的漆木箱子,只是微微一笑回答道:“将军客气了,您保我高家无恙,我们高家也不是那等负心之人,将军一切放心,怎么做怎么说我会交代下去的。至于那些银子也不必了,将军还是收好吧。”

  “夫人深明大义李某佩服,在下在这里谢过夫人了。”

  李温知道自己赌对了,果然当初的打算没错,自己选对了人。

  跑,说实话是能跑的掉的,可是那些银子却带不走,如今即能保命还有银子拿,岂不是一石二鸟。

  随后那贵妇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带着丫鬟离开前院回到内院,高伯却是一脸怨气的跟着回了内院。

  没过多久,喊杀声越来越响,紧接就听见街道上传来各种嚎叫,一时间整个安远县城再次大乱。

  那条攻城大将军的大旗早已经收起来,被一把火烧掉,这若是被官兵发现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街头上乱了好半天,高宅大门一响,短舌头推门回来。

  “刚军,那天王使了,脑袋都挂在城头了,都使的八九不离十了,挂了一串脑袋。官兵进城了,正追杀我们呢~”

  短舌头喘着粗气,身子打着颤,两腿有些软,慌里慌张的回报城里的新消息。

  “从现在起我们就是普通百姓,与那些匪徒毫无瓜葛知道么?记住以后别再叫我将军了!”

  几个人猛的点头,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紧盯着大门,生怕官兵冲进来将自己抓走。

  安远县城再一次陷入动荡之中,喊杀声,打斗声直到入夜才渐渐平息,这也使得几人放下心来,以为一切都过去了。

  但是这一切并未停止。

  当外面平静下来后,李温驱赶着众人赶紧去睡觉,可就在此时,外面又是一阵喧哗,好似有大队人马跑动。

  吓得几个人翻身起来,看着李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李温最怕的事发生了,当小黑胖子跟他说起自己名号事迹的时候,他就想过名号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缩头乌龟被砍头,大起胆子赚翻天,去他娘球的,伸脖缩脖都是一刀,再赌一把就是了。

  “慌什么,有我在定能保住你们的小命!”

  几个人这几天也确实知道了李温的手段,知道他不像原来那个软趴趴的秀才,所以几个人马上就镇定下来。

  墙外火光闪动,那是照明的火把。当火龙停在高宅门前后,紧随传来的是砸门声。

  “开门!快开门!”

  李温没动,官兵直接冲着高宅而来,必有所持,自己不能藏。让几个人把衣服穿上,这衣服就是昨天高伯送来的,都是家丁的衣服,这时候穿上正好,自己也弄了一件穿上,变成高宅的家丁。

  敲门声嘭嘭的响个不停,高伯打着灯笼,迈着小碎步从二进院子跑过来,身后还跟着那三个家丁,李温一挥手,几个人都跟在高伯身后。

  高伯面无表情的扫了几人一眼,没说什么,来到门前,一边吆喝着一边卸下门叉。

  门叉刚一卸下,朱红大门就被猛的推开,闪的高伯一个趔趄。

  大门一开,就从外面涌进一条火龙。火把的噼啪声中,映耀出的是一群身穿红袄的大明官兵。

  举着火把的官兵将院子团团围住,另有一队人呼喊着跑进内院,很快整个高宅的男女老少,所有人都被带到院子当中,被火龙围在一起,都是些老弱幼子。

  接着门口人群一闪,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着盔甲的大明武将,看样子是个百户。他瞪着大眼睛,冒着火光般仔细打量着院中群,在火光下整个人显得有些凶神恶煞。

  “带上来!”

  百户一声高喝,手下推推搡搡的带上来两个人。

  一个是昨天抱着幼子求救的隔院老管家,此时他满身伤痕,拄着一根木棍,看来伤的不轻,被推过来的时候险些摔倒。

  另一人是个瘦子,贼眉鼠眼的讨好着武将。

  李温见到此人,心中不禁一沉,这个瘦子他见过,在之前,天王安排的那次晚宴,瘦子第一个趴在地上劝进,没想到这时候有变成了叛徒。

  “你俩看看,当中可有反贼?”

  百户大手一指,瘦子谄媚的答应着,随后就举着火把,来到人前仔细观察。

  瘦子来到围着李温跟前,转了两圈,挠了挠脑袋,思索着什么,接着又站在他面前,将火把靠得更近一些,仔细的盯着李温的脸,突然眼睛一亮。

  李温心里不禁“咯噔”一下,知道被认了出来。

  本以为自己虽然名号在外,可并不招摇,这几天除了晚宴出过门,也就是今天早晨登过城墙,其他时间皆躲在院子里,本来就怕会被认出来,没想到还是中招,心存侥幸要不得啊!

  “一千两银子!”

  瘦子轻轻一愣,满脸的兴奋定格下来,诧异的又看向李温。

  李温又轻声重复一遍,那瘦子眼珠一转,慢慢隐去脸上的兴奋,悄悄的点点头没说话,却是返身回到明军百户跟前儿。

  此时李温脑筋飞转,想着若是那汉子还是将自己给供出来,自己该当如何破局。

  却不想,他的担心完全多余。

  “回大人,他们中没有乱匪!”

  瘦弱汉子又是那副卑贱讨好的样子,大明百户皱着眉头一脸鄙夷,转而看向拄着木棍的老管家。

  那老头在人群转上一圈,看见被照顾很好的幼子,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回到百户眼前。

  还没等那老头管家说话,百户大眼睛一瞪,显然他已经做过了功课。

  “没有流匪?那为何城中百姓皆受劫掠,而此宅却完好?”

  紧接着百户瞪着那双眼睛,巡视着人群,好似要在人群中发现什么一样。

  “男丁呢?你们都搜干净了?”

  现在站在院子里的都是女性,男性就是高伯和李温等人,在这么大的一个宅院中显然是不正常的,所以这百户才有此问。

  这时候高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聚下哭诉道:“大人为我们做主啊……我们高家男人都上了城墙打匪去了,就活了我们几个,呜呜……”

  随着高伯说完话,人群中的女眷也隐隐传出哭声。

  这也解答了李温的疑惑,高家男人都去守城,皆死在城头,再一想,那贵妇着实不简单,可以说收留仇人在家,如今又救自己这个仇人一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