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困境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28 2020.01.12 22:11

  东江镇皮岛,毛永喜木宅中。

  李温与毛永喜分宾主落座。毛永喜坐在主位上,轻靠椅背,姿势放松。

  李温坐在下首位,大椅子上铺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毛皮,很软,很舒服。

  龙井绿茶很快就被泡好,下人双手轻托木盘,将热茶端上来。

  毛永喜着急的捏起茶盏,先是放在鼻前仔细的闻了闻,接着轻轻的吹开浮茶,然后小饮一口,在口中咂么咂么滋味,满意的点点头。

  “好茶,果真是好茶,比我那烂茶梗强百倍!这好茶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就怕将我这嘴养得刁喽,以后茶梗喝不下去了!哈哈”

  毛永喜一边夸赞,一边继续饮上好几口,高兴的晃着脑袋,之后才轻轻将茶盏放下。

  “既然毛大人喜欢,下次我再多带些来!”

  趁着热络的机会,李温再度开口。

  “那袁崇焕是特意针对的毛帅!”

  李温装作闲聊的样子,意图打探一下目前北方的形势,以及这种对立到了哪一步!

  毛永喜已然把李温当做可信赖的人,私下抱怨抱怨也是人之常情。

  “呵,那还用说?姓袁的是怕义爷挡他的路!别的不说,在辽东这地界,自打萨尔浒之后,还有哪个能打?都想着往关里逃,是义爷带着二百人打下了这东江镇,又下金州,几年来杀了无数建奴,天启皇帝的封赏可是摆在那的!

  那姓袁的,一个破烂读书人,自以为读过几本书,走过几座山,就想着靠他读的那些书来带兵?简直笑话,看似打了几回胜仗,还不是修墙龟缩?明着叫着喊着杀敌,天知道暗地里有没有做些什么勾当。

  现在升了官,就见义爷功劳眼红,自然要耍耍威风,打算骑在义爷头上!”

  毛永喜嘴一歪,眼神轻蔑,抱怨着袁崇焕,替毛文龙打不平。

  “我看是那袁崇焕怕毛帅功劳过大,不受节制,想要把粮草握在手里,用以控制毛帅。”

  李温轻抚下巴,轻轻点题,他没敢说毛文龙居功自傲。

  “粮草?要是东江靠着朝廷那些粮草,我们非饿死不可,层层扒皮,到我们手剩不下多少东西?”

  “那为何不试着与袁崇焕搞好关系?如此一来,岛上的日子不就好过了?反正面子又不能当饭吃!”

  “嘘!”

  毛永喜将食指竖在嘴边,轻轻嘘声,“这话切不可乱说。你不知道义爷可最见不到那些文官,带兵打仗不行,无病呻吟最在行,更不可能在他们面前低下身段,自掉面子。

  不过那些皇帝近臣天天在朝堂之上勾陷义爷,说我们粮草用的太多,是虚报,那帮杂碎也不用脑袋去想,天天抓着笔杆子数,这岛上不长粮,两三万将士,十几万流民,不吃粮食,吃啥?他们着实该死,与他们低三下四,我等可做不到!”

  毛永喜越说越气,脸色涨红,抓起茶盏,猛的灌上一口。

  “毛帅也是难!那就只能靠痛击建奴,用首级去邀功,皇帝还能视而不见?”

  听闻李温所说,毛永喜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摇着头。

  “李东家,你可想的简单了!”

  “哦?皇帝还真能视而不见?”

  “非也,不是皇帝视而不见的问题,而是在建奴!你不曾见过那帮夷人,凶猛异常,悍不畏死。一个个长得和小鬼一般,吃人肉喝人血的事都干的出来,简直不是人!

  否则那关宁铁骑怎么都难以抵挡?想以东江镇这点人,瞅准机会袭扰还行,若是面对面排兵布阵,自然难以取胜!

  如今那帮奴酋也学得精明,众多探子盯着岛上,一有动作,还未出岛,奴酋就已经知晓,你说我等还怎么做?谁不想立功?可没有机会,也不能拼掉东江去捞些许的功劳吧!”

  毛永喜所说自然是难处,如今东江镇只是在苦苦支撑,毛文龙靠着过往的辉煌继续在这里当着土皇帝,面对来自朝廷的不信任,他没有什么好办法获得一场巨大的胜利,他只好连连上书,为自己辩解。

   李温还真没见过女真人,更是不知道女真人那么厉害。

  “李东家,你这次来可算是救了急,岛上日子能好过不少,前几日义爷又上了书,但愿能有个好消息。”

  毛永喜叹了一口气,身子靠在椅背上,仰起头闭起眼睛,微微摇头。

  话题多少有些沉重,毛永喜不愿再说下去,睁开眼睛,转过头,看向李温。

  “李东家,南地可好?我还不曾去过,打出生以来就在这辽东摸爬滚打,打打杀杀。总听说南地歌舞升平,是不是真如此?”

  李温一听,琢磨到这个毛永喜的心态有变化,略微思索回答道:“南地说起来是歌舞升平,无这么多征战,可如我来之前那大灾,并不少见,死伤者众,未必有这人祸少!”

  “天灾人祸,人如蝼蚁,悲哉!”

  毛永喜大吼一嗓子,表情悲愤,充斥着无奈。

  二人又稍稍坐了一会儿,眼看着太阳西斜,毛文龙特意为李温设了接风宴,此时时辰已到,李温随着毛永喜再次回到毛文龙的大宅。

  天色未暗,彩霞还挂在天边,可毛文龙大宅外面的铁锅上已经烧起木柴,火光映耀,把门口照的铮亮。

  这回的接风宴稍显私人,不同于上次的大宴会,因此只有毛文龙,李温和毛永喜三人参加。

  走进堂内,正中一方圆桌已经摆好,大桌面上铺着一层红绸,中间摆着几样时令水果。

  李温二人一进大宅的门口,早就有下人通秉给毛文龙,随着一阵厚重有力的脚步声,毛文龙从里面迈着大步走出来。

  毛永喜和李温二人赶紧行礼,毛文龙大手一摆,“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些虚礼,赶紧坐!上菜!”

  毛文龙率先坐在主位上,然后让李温与毛永喜也赶紧做,接着一喊让下人上菜。

  毛永喜坐在左侧,李温坐在右侧。

  很快一队侍女,手里托着木盘,将菜呈上。算不得什么山珍海味,以海鲜为主,也都是平常的菜色,做法也没那么多讲究,反正看起来颇为普通,可见毛文龙在岛上的日子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