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平台召对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22 2019.12.23 23:04

  崇祯元年七月十四日,袁崇焕站在建极殿外,望着北京城蔚蓝的天,等待着崇祯皇帝的召见。

  入京多日,已经见过皇帝一次,只是简略的说了说自己的治兵方略,而这次要参加平台召对。

  “宣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袁崇焕觐见!”

  一声尖利高喊响起,袁崇焕赶紧深呼出一口气,稍稍整理朝服,踏步而入。

  因为在建极殿后面是云台门,中间有个台子,又称其为云台,平台召对就在这里。平台召对是明朝的制度,万历中后期犹豫不理朝政,也就停了平台召对,崇祯皇帝登基,平台召对才再次恢复。

  缓步穿过殿中,来到平台之上,低头不得目视天颜,连忙跪在地上,两手拱合,叩头至地,口中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只听耳边响起青嫩之音,如湍急的溪水,稍显焦急,“袁卿快快请起!”

  袁崇焕再呼:“谢皇上!”

  这才缓缓起身,站在一旁。

  在平台之上,还站着几位,打头的就是便宜内阁首辅周道登。

  崇祯皇帝登基至今,已经换了好几任内阁首辅,因为这前几任皆为魏忠贤的爪牙,引得崇祯皇帝不喜。

  为了重选内阁,崇祯皇帝就让大臣们推举能力与人品皆优的候选人,最后推出来十个人。

  如何选内阁首辅,崇祯皇帝却如同游戏般选择抓阄,第一次抓是钱龙锡,崇祯不甚满意,就又抓了一次,将周道登抓了出来,所以这个便宜首辅走马上任。

  周道登就是个愚蠢木讷懦弱的无用之人,为官一生,一直都在装孙子,做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任何人都能在他身上踹上一脚,即使狗屎运砸在头上,一切也没有变化,周道登还是原来的那个周道登,此时的他昏昏欲睡般站在头前。

  站在他后面的是次辅钱龙锡,在场的还有吏部给事中许誉卿等人。

  给事中就是负责帮皇帝处理政务,并监察六部,纠弹官员的职位。

  “袁卿来京,风尘仆仆,可是安歇好了?”

  青年皇帝身穿明皇龙袍,还有些稚嫩的脸庞泛着嫩红,嘴唇上刚刚泛起胡茬的青色,看见袁崇焕,出言关心。

  “谢陛下挂念,臣一切安好,并无劳累之苦!”

  崇祯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着急的开口说道:“日前卿已陈明兵事,不知卿可有制建奴之策?”

  “回皇上,欲制建奴,应以守为正着,战为奇着,和为旁着,上下同心,就可成矣!”

  袁崇焕稍稍提高些音量,颇显慷慨激昂,崇祯皇帝都深受感染。

  “好!卿乃我大明忠义,平奴无忧矣!”

  崇祯高兴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在平台上来回的走了几步,憧憬着前方将士击退奴酋,了却自己心事。

  “卿~需几时?”

  高兴过后,崇祯反应过来,憧憬的还有些早,赶紧追问袁崇焕需要多长时间。

  袁崇焕略略思索,开口回答道:“臣受陛下眷顾,以臣便宜行事,计五年全辽可复!”

  此言一出,平台之上其他人皆是一惊,就连像是睡着的周道登,都偷眼观瞧起袁崇焕,所有人心中都想着袁崇焕是不是重新起官,高兴的得了失心疯。

  崇祯皇帝目有盼望,背手而立,“善!复辽,朕绝不吝啬以封侯赏赐卿,卿努力解决天下倒悬之危,卿的子孙也将从中获福!”

  袁崇焕赶紧起身跪拜在地,“谢陛下!”

  崇祯抬手让其起身,突觉腹中不适,转身离开平台之上。

  待到崇祯皇帝离开,吏部给事中许誉卿面带忧色,悄悄凑近袁崇焕身旁,“袁大人,五年平辽,可有具体方略?”

  袁崇焕轻轻叹口气,看着崇祯皇帝离开的方向,说道:“你没看见么,皇帝圣心焦劳,我出此言只是安慰安慰圣上罢了!”

  许誉卿差点没趴在地上,瞪着眼睛问道:“陛下如此圣明,你怎能糊弄过去,到时要怪罪下来,你该如何是好啊!”

  袁崇焕直着身子没说话,许誉卿无奈的摇摇头,回到原地。

  功夫不大,崇祯稍稍平复心情后,再次来到平台之上。

  经许誉卿这么一说,袁崇焕稍稍冷静,

  赶紧再次开口说道:“启奏陛下,臣以为五年平辽,需户部支援军用铜铁之料,工部支援机械物件,吏部输援人才,兵部调兵遣将,如此这般内外合作,方能克无不胜!”

  崇祯点头,深以为然,“善!制奴之策当是同心协力,共度时艰,朕准奏!谕四部,以此办理!”

  “谢陛下!以臣之力,复辽算有余力,尚可协调众将,以免其中生出嫌隙。但是既离国都,远在万里,恐有忌能妒功之人,用以权力掣肘微臣,或是言小人之语乱臣之谋!”

  崇祯知袁崇焕之意,安慰道:“卿但请放心,朕自会主持公道!来人,赐袁尚书酒馔一席!”

  “谢陛下!”

  袁崇焕再次跪倒在地,高呼万岁。

  在众人的惊诧之中,袁崇焕退出建极殿,此时国都的天更加蔚蓝,万里无云,心胸中好似有一股豪情要喷薄而出。

  第二天一早,下人通传内阁大学士钱龙锡前来拜访。

  袁崇焕能起官再用,说起来要多亏钱龙锡的一再举荐。

  如今他登门拜访,袁崇焕定然以贵礼相待,将钱龙锡引进堂中,呈上热茶。

  钱龙锡不再啰嗦,直奔主题。

  “元素,昨日平台之上,你言五年平辽可是当真?你又要如何做?”

  袁崇焕字元素,钱龙锡唤他的字,以示亲近。

  其实,昨天平台召对之后,袁崇焕自己也感觉话说的有些满,可是话已经在皇帝面前说了出去,若是反悔可是欺君之罪,所以,一整夜袁崇焕都未曾睡好,心里总是在琢磨该如何去做,直到天光放亮,心中才有些眉目。

  钱龙锡过来,有此一问,袁崇焕将自己昨晚所想,简略道出:“五年平辽,先以东江着手!”

  钱龙锡一愣,“此话怎讲?东江是毛振南的地盘,他怎能受你节制?”

  袁崇焕眼睛一眯,缓缓说道:“我已有办法,可用则用之,不可用则杀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