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鞑子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16 2020.01.13 00:04

  烛火微闪,照亮厅堂,酒浓菜香,推杯换盏。

  毛文龙高兴中透着苦闷,招呼着李温喝酒吃菜,他自己更是没少喝,几碗烈酒下肚,脸颊泛红,眼露血丝。

  “李东家,你此次前来,解东江之苦困,吾甚慰,我敬你!”

  李温连说不敢,又说是自己应该做的,陪着毛文龙喝下一大碗酒!

  这酒烈,入口苦辣,一入喉仿佛火烧一般,灼烧着食道,流进胃中。

  就这一碗酒,登时李温就觉头有些发晕,脸颊满是火热!

  “唉!若朝堂之上皆如你这般,何愁建奴不除?小人啊!小人!”

  这酒宴更像是毛文龙自己想喝酒,一边抱怨着,又是一大碗酒灌进嘴中,呲牙咧嘴后用手一抚。

  

  “我已上书皇帝,陈明利害,还吾以公正!这天地甚大,如何就容不下我?幸有我在这东江支撑牵制,否则怕是鞑子早就打进关内,马踏京都!”

  李温感觉毛文龙喝多了,只见他瞪着那双血红大眼睛,一碗一碗灌着酒,菜也不吃一口,还不停的抱怨着!

  毛文龙说完,灌进一碗酒,放下酒碗,拎起酒壶,晃晃当当的站起身,毛永喜欲要扶他一下,被随手摆开。

  拎着酒壶,毛文龙晃晃悠悠的在厅堂中走起来,这让李温和毛永喜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也随着毛文龙站起身,安静的立在一旁。

  “吾皇明鉴,以臣枵腹之卒二万八千而欲取胜数十万之众,使天下人闻之,畴不笑臣之不能料敌如此,国家之误用微臣如此哉……究其根,实文臣之误臣,而臣之误国也……不知计部之欲杀臣,不知计部之欲陷十万之生灵也……

  诸臣独计条臣,不计除奴,将江山而快私忿,操戈矛于同室,此臣之益未解也。

  臣屡疏直戆,非不知得罪朝臣以速臣命,但臣之心只以封疆为重,君恩为重,不得不吁天频诉也。”

  毛文龙拎起酒壶,张开嘴,对着就往肚子里灌。

  灌完之后,挺起身子,高亢的吼着。

  站在一旁的毛永喜脸色顿时大变,听得出来,毛文龙所说的定是给皇帝的上书,这当众念出来,可是要出事的。

  毛永喜赶紧上前,轻拉毛文龙,“义爷,您喝多了…”

  李温站在一边,仔细的听完了毛文龙的话,眉头紧紧皱起来。

  毛文龙所说的东西,显然是给皇上看的,不过写的太过赤裸裸,简直是在指着皇帝的鼻子说,你身边都是佞臣,都在诬陷我,我是对大明有功的,我是忠臣!

  毛文龙这是在指桑骂槐,直指袁崇焕,如今李温也晓得毛文龙为什么会被袁崇焕杀了,这时候已经不是天启年间了,面对新登基的皇帝不赶紧送贴脸表忠心,卖好感,自己还在这里居功自傲,不把皇帝眼前的红人放在眼里,你不遭殃谁遭殃?

  毛文龙这是上了封作死的书。

  毛永喜轻声提醒毛文龙,毛文龙还不自知失言,再次摆开毛永喜,端坐回椅子上,长长的吐了一口酒气,打上一个酒嗝,双拳紧握!

  正在这档口,突然有下人来报。

  传令官快步来到厅堂,单膝跪地,双手对着毛文龙一笼。

  “启禀大帅,毛参将从金州送来一鞑子的暗探,请求大帅审讯处置!”

  毛参将说的是驻守在金州的毛有杰。

  刚才还酒意正浓的毛文龙,一听说抓住个鞑子,倍感兴奋,脑袋立马清明,酒劲去了大半!

  “带上来!”

  毛文龙来了兴致,让人把那鞑子带上来,他坐在桌前,板起泛红的脸。

  功夫不大,一阵打骂声传来,还带着锁链拖地的“哗啦哗啦”声。

  鞑子被推上厅堂,李温定睛一看,好家伙,这家伙按现在来说得有一米九,在明代,那可是了不得的身高,可称为巨人。

  鞑子立在厅中,挺着胸膛昂着头,怒瞪双眼。

  鞑子身后两个士兵,对着鞑子的膝盖处就是猛踹,鞑子吃痛,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还要挣扎着站起来,两个士兵用力压住他的肩膀,鞑子咬牙切齿暗较力气,却也起不得身。

  趁此机会,李温也终于好好打量一番远近闻名的鞑子。

  只见这高大的鞑子,身穿毛皮坎肩,外面还罩着一套皮甲。整个脑袋四周刮得很干净,没有一丝头发,只在头顶靠后的位置,留着一小撮辫子,这就是所谓的金钱鼠尾!

  鞑子的手上和脚上都挂着锁链,个子高,脑袋也大,脸上还挂着淤青与血迹。身子亦壮,挣扎晃动,两个士兵得用尽足力才按得住。

  离得好远,都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一股膻臭味,怕是自打生下来都没洗过澡一般。

  毛文龙好似不觉那鞑子身上的味道,就好像看一副工艺品的样子,紧盯着那鞑子仔细欣赏。

  “你从哪来?”

  毛文龙终于开口问道。

  那鞑子咬牙切齿,瞪着大眼睛,乌拉乌拉的说了一大堆,唾沫乱喷,嘴角挂着口水。

  鞑子喊叫了半天,可是谁也听不懂,想来这人不会说汉话。

  毛文龙不再问那鞑子,而是问他身后的士兵,“经过说说!”

  那士兵赶紧施礼答应。

  原来这个鞑子是毛有杰带兵在金州巡视的时候发现的,此人正在监视金州的明军,不小心被抓个正着。

  抓人之时费了好一番功夫,别看此人生得高大,却也异常灵活,且力气也大。

  毛有杰动用上千人围追堵截,轮番进攻,愣是用车轮战术,将这大块头鞑子累倒在地,从而将其生擒。

  抓住鞑子之后,毛有杰立即进行审问,不过鞑子不会汉话,也如现在一般,乌拉乌拉的乱说一通,没办法又寻了一个通译,这才知道鞑子乌拉乌拉的是在骂人,气的毛有杰打了他一顿,然后命人把鞑子送来皮岛,听候毛文龙的处置!

  毛文龙盯着一直在挣扎的鞑子,壮如牦牛的鞑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也与毛文龙对视,瞪大眼睛,意图用眼神震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