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斗殴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61 2020.01.16 21:50

  “就是这儿!”

  自打李温再次北上之后,三山所就由赵老道主持安排生产生活。

  刚开始是农田复耕之事,用铁料打了农具,又买几十头牛,这才使农田复耕走上正轨。

  接下来他还要雇工匠继续盖房子,一大片空地,不能空着,按照李温的吩咐,都盖上,弄成住宅,仓库。

  这天一大早,短舌头刚起来,在门前伸展着胳膊,从对面就走来一个壮硕大汉,身高六尺,满脸胡须,铜铃大眼睛,双臂架着,气势汹汹。

  大汉身后跟着一帮打行混混,约是有二三十人,歪戴帽子斜瞪眼,胳膊抱在身前,拖着刀枪棍棒,迈着四方步。

  那壮汉走到门前停下脚步,抬头看看写着“一参十八子”的牌匾,确认是这里。

  “嘿,你们家东家呢?”

  “独(不)在!”

  短舌头只觉得那大胡子壮汉看着面熟,却不知道在那里见过。

  “不在?管事的出来!”

  大汉抱着肩膀,大声吼喝。在屋里的赵老道闻声走出来,看着门前的大汉不明所以。

  “不知道小店哪里有错,扰到壮士了?”

  赵老道本着不惹事不生非的心态,出言询问。

  “你是干嘛的?”

  “在下本店掌柜!”

  “掌柜?你们东家呢?”

  “我们东家出门会友,有事与我说就行!”

  壮汉上下打量一番赵老道,“跟你说?那好,我问你你们东家动手伤人这事怎么办?”

  老道一愣,也没听说李温招惹过什么人,况且那眼前的壮汉自己也不曾见过。

  壮汉这么一说,短舌头立马想起来,这壮汉看着眼熟,就是那日救灾,屋顶欲要强登舢板的壮汉,被李温一脚踹了出去。

  赶紧在赵老道耳边低声说明。

  “怎么?想起来了?是不是得给个说法?”

  “大哥,跟他们说这些废话做何!赶紧把他这店拆了出气,我要让他们知道,在这三山所惹到我大哥王大虎是什么后果。”

  壮汉后面跟着的打行小弟,纷纷叫好,更是跃跃欲试,撸胳膊挽袖子,想着给他出气。

  赵老道明白原由过后,也不知道这壮汉为什么这时候才来寻仇,这事都要快过去俩月了。

  赵老道自然是不知道,不是这个叫王大虎的不想来,而是这灾后好多财主都找上自己,靠自己的打行欺压百姓,骗抢土地,同时怕灾民闹事,还给大户看家护院,撑场面。

  一直忙着挣钱,所以这时候才抽出功夫来寻仇。

  “说啥呢,老子是那不讲理的人?他们伤人不对,我也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

  ““忒!””

  短舌头向着地上吐口口水,掐着腰,昂着头。

  “里讲给毛理,往们刚军说了,吕的孩子上船,里个老爷们抢给啥!”

  虽然是说话大舌头,那王大虎也大概听的明白。

  铜铃眼睛一瞪,口中唾沫乱飞,“呵,打人就是打人了,你还能翻出花来?今天不拿五十两银子,这事没完!”

  赵老道一皱眉,知道这是上门勒索了,他曾经混迹街头,知道这种街头混混最难对付,跟本没什么信用可讲,今天给了钱,明天还会找个由头坑人。

  “要是没银子呢?”

  一听赵老道说没银子,登时王大虎眉头一立,也学着小弟撸胳膊挽袖子,一手掐腰,一手指着赵老道。

  “没银子?看见没?我们可不是吃素的,信不信我们把你房子拆喽?”

   “光天化日之下,你不怕我们报官?”

   “哈哈哈,他说什么?报官?老子让你去报,看有没有人管!”

   王大虎笑着脸跟身后混混调笑着赵老道,转过头脸立马挂上狠意,脸变得也是快!

  “拿不拿银子?莫跟老子墨迹,别说老子棍棒无眼!”

  抄着棍子,轻轻的在手里敲着,试图吓唬赵老道。

   可赵老道面无表情,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没有!”

   “给脸不要脸!砸!”

   王大虎一招呼,二三十混混抄起棍棒,一拥而上!

  赵老道和短舌头赶紧退回屋中,别好门窗。

  随后棒子石头就砸过来,纸糊窗怎么能禁得住这么砸?没一会儿靠街的三间房子就被砸的不成样子。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舌头你去后面叫泥瓦匠户,一人一两银子来打仗!”

  “好嘞!”

  赵老道翻出李温存起来的一杆长矛,上次杀海盗用完,还一直没用过,木杆都积了灰。

  用手一擦,上过战场的赵老道也不含糊,持矛而出!

   赵六七闻声也从后面出来,手里拎着马刷子怪叫着也充出去!

  这时候短舌头也带着工匠杀出来,工匠手中也没什么趁手的家伙,都是些锤子,砖头,四五十号人冲出来也是壮观。

  街头打行混混也见过场面,虽然看到对方人多,可没什么趁手家伙,这些工匠一打就散。

  浩大的声势,吓得周围商铺行人,关门的关门,跑走的跑走,只剩下混混与工匠对峙。

  “今天老子叫你们知道知道厉害!给我狠狠的打!”

  “哄!”

  两方人就撞在一起,工匠人虽多,可是几乎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与天天打架斗殴的混混不同,根本就没什么斗殴经验,自然不是混混的对手,双方打斗在一起,马上就传出声声痛呼!

  赵老道心有担忧,所以不敢用矛伤人,只得挥起长矛逼退混混。

  可只有他自己也不当事,工匠被打得且战且退,眼看用不了多久就得散掉。

  “上啊!”

  就在赵老道着急的时候,突然混混后面又是响起一阵大喊。

  偷看过去,却是佃户周老汉的二儿子,带着佃户中的青壮,举着镐头,叉子等农具赶来。

  原来周家老二本是想找赵老道商量农事安排,没想到却看见混混围在店门口叫嚷,心怕赵老道打起来吃亏,赶紧跑回去送信,带来一众壮丁,恰好赶上正在打斗。

  佃户壮丁举着农具,二三十号人冲过来,形势再次转变,轮到街头混混抱脚鼠跳,痛叫声不绝!

  “哎呀,你敢打我?哎呦…”

  “哎呀,轻点~”

  一时间痛打落水狗,王大虎咬着后槽牙,叫骂着,带着一众小弟抱着脑袋跑开,嘴里还喊着:“你们给我等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