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佃农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47 2020.01.08 22:51

  三山所旁,海岸边,近万灾民围聚。

  略显憔悴脏乱的年轻童生宋知时,清风吹拂乱发,坚定的目光决绝,好似一根木头,埋在地上,任风吹雨打。

  李温显然没有耐心与他说下去,转身欲要回屋,不理这等乱事。

  “李东家,我所言皆为身后这成千上万的灾民所想,你可不听,但是你得想想这么多人吧,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吧,而你有粮却是为何不给我们吃啊!”

  宋知时扯着嗓子呼喊,他这么一喊就引得灾民激动,人群乱哄哄的,有不稳之势。

  李温着实是没遇到过这种人,道德绑架起来简直毫无根据,好似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点江山,却殊不知他就站在自己搭建起来根本不存在的道德上。

  “宋生你也不要说了,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菩萨,我只是个商人,我让尔等活命就已经对的起良心,你也不用拿你的那一套废话来与我说,你只要想着你们总比那些田头间的枯骨好些。但要想吃饱,我看你们是找错人了!”

  “哈哈,我原以为李东家是个知耻明理之人,不曾想到你也是个唯利是图的奸诈商人!士农工商,从属末流,以民之力取民之利,囤积居奇以图暴利,今日我算得见。所有人都听到了么?这个人有粮却不拿出来给我们吃,此等奸商,定然是作恶多端之徒,他不给,我们自己去拿!!”

  宋知时瞪着一双眼睛,扯着嗓子向着人群高喊!

  人群被喊声带动起来,群情激愤,显得更加杂乱,吼声骂声交织在一起,所有人都向前挤,试图冲进去抢粮。

  “咚!”

  一声巨响,呛鼻的白烟从炮筒中缓缓飘出来,架在粥锅前面的佛郎机小炮被孙大憨带人打响。

  炮子砸进大海,腾起两丈高的水花,这声震耳欲聋的炮声一下子将灾民给镇住,刚才还乱哄哄的人群,此刻也不乱挤,纷纷向后退去,如同退潮一般!

  宋知时有些发青的脸,带着惊恐,愣愣的呆立在原地!

  “短舌头,给我抽他嘴巴!”

  李温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今天差点被一个二百五给翻了锅。

  短舌头答应一声,松开手里的缰绳,就跳在宋知时的面前,左手抓住领子,右手轮圆了,冲着脸就开打。

  左右开弓,短舌头是用了力气,耳光声清脆响亮,几下子就将宋知时给打成猪头一般。

  待短舌头松开宋知时,宋知时已经被打的晕头转向,伸出手指着李温,竟说不出话来。

  其他灾民没有主见,炮声一响,皆着急逃命,完全忘了抢粮这一说。

  宋知时晃晃悠悠的转过头,看着空荡荡的身后,接着又摇摇晃晃缓步离开,谁也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灾民哄散,但并未离开太远,一直在观察着,见李温没有杀人的意思,这帮人也就放心,更多的人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回到自己的破棚子,继续期待着施粥。

  一场看起来不得了的抢粮事件,就这么荒唐的结束收场,海滩之上又恢复之前熙熙攘攘的样子。

  所有人都不敢靠近门前,李温站在此处,望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心里更多的是无奈,活得如此麻木,还有救么?

  正在此时有一老头,身穿破麻衣服,补丁摞着补丁,身体瘦削,两个瘦弱的汉子架着他,来到李温面前。

  老头不由分说,“扑通”一声跪倒在李温面前,这可吓了李温一跳。

  李温口中连连叫着使不得,伸出双手连忙将老头搀起来。

  “大善人,老头我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我知道,我这一家子的命都是您救的,要不是您施粥,我们一家子不定死在哪了,您就是我们一家子的恩人,这一跪您受得起!”

  老头用干枯的手擦擦湿润的眼眶,继续说道:“大善人,我们不求吃饱,能让这条命活着,我们就记您的恩,大家伙都是被那个读书人哄骗了,也听不懂他说什么,也怪大家都饿得紧,就跟着瞎起哄,大善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可别停了粥!”

  李温看着眼前枯瘦的老头,无论他真的是为了感恩,或者只是为了有口粥喝,才说了这些话,但至少让自己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麻木,至少有人还知道争取。

  “老人家,你但且放心,这粥暂时不停,我李某也不是那小气之人,不会与那等死脑筋去较劲!”

  “老头子我在这里替大家谢谢大善人,我人老了这辈子没办法报答大善人了,我这俩儿子也不恁争气,若是使唤得上,大善人随时召唤就是。”

  老头说的俩儿子就是架着他的两个汉子,一打量就能看出来,都是老实本分的庄家汉子。

  李温点点头,眼睛一转,问道:“老人家,你们是从哪里来,家中还有何人啊?”

  “回大善人的话,我们是赵家店的,给张有财做佃户,这不糟了灾,没粮吃,张有财不管,我们才跑出来,家中还有仨孙儿和俩儿子的媳妇。”

  没想到这还真是一大家子一起跑出来逃难的,李温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老人家,你可愿意做我的佃户?收成三七开,我拿三,剩下的你们自己留着!”

  佃户也就是佃农,自己没有土地,而是租地主的土地进行耕种,给地主提供租子。

  在明代后期,土地兼并严重,大部分土地都掌握在地主手中,自耕农只占一小部分,所以大多数人都是佃农。

  土地是地主剥削佃农的工具,所以当时租子普遍很高,有的地方甚至高达四六,就是佃户拿四,地主拿六,甚至佃户还要交税!

  老头和他的两个儿子愣愣的张大嘴巴,看着李温,满脸写的都是不相信三个字!

  “那个…大善人您说的可都是真的?”

  “我新买了两千亩地,都是遭灾地,还未整理,若是老人家有兴趣,我可以分出些地,让你们种着!”

  “谢谢大善人!”

  一家三口再次扑倒在地,猛的给李温磕头,对他们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改变人生的好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