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封赏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417 2019.11.18 22:03

  方面阔脸,浓眉大眼,一副江湖气的金盔金甲将军。

  一时间李温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但是他能看到,那金盔金甲将军看自己的眼神很欣赏,想来自己这是要发达了。

  赵宝根机灵,一捅李温跪下就高呼“天王万岁!”

  李温马上反应过来,扑倒在地,学着赵宝根的样子高呼万岁。

  这马屁算是拍到金盔金甲将军的心头上,哈哈大笑着做势上前扶起李温。

  “李臣快快请起,今日攻克安远巨城,李臣身先士卒率先登城,乃为首功!李臣可谓能文能武,特封李臣为我军中攻城大将军,赏银千两!”

  赵宝根再一捅李温,又跪下高呼万岁。李温也不知道这攻城大将军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流匪中到底有多少将军,反正自己不仅没死,还趁机发达,想想心中稍感放心。

  金盔金甲将军转过头,亮开嗓门,对着众匪喊道:“今日我军夺得安远之城,应当庆贺,大抢三日,但不得奸淫伤命!”

  “天王英明!天王万岁!”

  众匪连连高呼,接着四散去搜刮,整个安远县城顿时鸡飞狗跳,乱成一锅粥。

   李温站在街口,在清风中独自凌乱,趁有功夫赶紧想想现在的形势。

  不想不知道,一想一吓一跳。只骂自己的运气怎么这么差,不感叹别人穿越附身皇族贵胄身上,至少也不能这么可怜吧,他在自己为数不多的历史知识中,反复去想,他就根本没听说过什么南赣起义军的名号。

   这就说明这起义军没甚大发展,等待自己的不是被剿灭,就是被剿灭,没有第二条路。

  “刚上车,就要被赶下车!唉!”

  李温垂头丧气,肚腹空空,想着还是赶紧混顿饱饭再做打算,别未等官兵来剿,自己先饿死喽!

  赵草根此时将李温原来手底下的兄弟集合,带过来,活下来的还有六个,各个瘦骨嶙峋满身血污,没有一个有人样。

  

  不过听说自己的秀才什长当了将军,就好像自己亲爹娶媳妇那般高兴,挺起满是排骨的胸脯,雄赳赳气昂昂,再也不说李秀才没用了。

  算上李温和赵宝根一共八个人,从县衙改成的王宫中领出一千两银子,一杆将军大旗,还有一匹瘦马。

  瘦马灰白杂色,骨架高挑结实,就是草料跟不上,显得羸弱无力。

  曾经给地主养过耕牛的赵七六,拍着胸脯跟李温保证这是匹好马,李温也不懂什么好马坏马,反正就是一匹马而已,牵走就是了。

  将军都是要骑马的,原来的李温一个五指不沾阳春水的落榜秀才哪会骑这东西,21世纪的他更是没骑过,只好让瘦马当起苦力,驮着那一千两银子。

  本来还是有一身盔甲的,但是现在盔甲着实有点紧张,军需官也是满脸的官司,直言还没抢到多余的,让李温再等等,有了多余的盔甲就给他送上。

  八个人牵着瘦马,举着大旗,站在鸡飞狗跳的路口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干什么。

  “嘞个瘦才…哦不刚军,酱们也跟着常点东黑去?”

  说话的是短舌头,他真的是一个叫花子,要饭途中被流匪裹挟。因为说话大舌头,人们取笑他,偏叫他短舌头,时间长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叫什么,都叫起短舌头来。

  短舌头试探的提议也跟着去抢东西,其他几个人偷瞄李温,跃跃欲试起来,要是之前几个人早就撒丫子去抢了,如今李温当上了将军,几个人却也敬畏起来,不敢胡乱来。

  “抢!抢!抢!就知道抢!如今跟着将军混,还怕没银子花?赶紧给将军寻个府衙嘞!”

  还没等李温说话,老头赵宝根抡起巴掌就呼在短舌头的后脑勺,并大骂起来,几个人被骂得老实。

  “找个地方,先混顿饭吃吧!”

  将军有令,下属莫敢不从?大家也感觉李温说得实在,早上就没吃多少东西,现在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找吃的是正理!

  李温带队,沿街寻找。县城不大,又遭流匪劫掠,遍地哀嚎。

  面对如此,李温实在是下不去手,所以寻了半天都是一些小门小户,被废弃的破房子,根本什么都没有。

  

  几人一路走一路寻,不知就怎么来到一处大院套仔,听见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

  李温几人牵着马举着旗来到吵闹之处,看见一所大宅院的门前围着一堆流匪,正大呼小叫的“嘭嘭”砸门!

  这处宅院看起来可真不小,青砖墙一丈来高,红门楼上挂着一块大牌匾,写着高宅二字。

  “攻城大将军到!”

  赵宝根提着丹田气大吼一声,愣是把旁边的李温吓了一跳,不过这一声吼叫到也管用,砸门流匪闻声停止砸门,都转过头来看着李温几人。

  这群流匪也有头头,一个头扎红巾瘦高个的破落汉子,先是打量几人一眼,然后又顺着旗杆往上看,他大字不识一筐,可将军俩字他倒认识,所有将军旗上都有这俩字,也没听清楚喊的是什么将军,反正跪下喊将军准没错。

  破落汉子率先跪下喊拜见将军,他也不知道哪个是将军,没穿盔甲也没骑马,几个人都是破落样,没一个像将军,最后没办法只能对着几个来人高呼。

  后面一众流匪也赶紧呼呼啦啦跪在地上,拜见将军的喊声此起彼伏,好似菜市场小贩叫卖一般,乱七八糟。

  李温倒是没想到,这将军名号还挺好用。

  “起来吧!尔等一众,在此做何?”

  破落汉子带着一众流匪呼呼啦啦站起来,不过李温后面说的话他根本没听明白!

  “里个说么子?”

  李温一脸尴尬,赵宝根赶紧一清嗓子,“攻城大将军在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破落汉子恍然,“回将军,我们奉天王的号令在抢东西!”

  破落汉子倒也会扯大旗,把天王给搬出来了。

  李温隐隐的能听到宅院之中有女眷儿童的哭声,再看眼前这一群两眼冒光的流匪,想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微微叹气。

  “此处宅院,本将军征做府邸,尔等速速离去!”

  这话破落汉子听明白了,其他流匪也听得清楚,顿时人群嗡嗡的响起来,谁能甘心到手的好东西被他人抢去?

  眼看着一帮人怒气满面,怕是会做出些什么。

  赵宝根几人端起红缨枪,摆起阵势,最后还是破落汉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抬手制止一众流匪,带着人离开。

  流匪离开,李温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倒也没之前那么紧张了。

  扛着大旗的短舌头,高高兴兴的跑到门边,用力将旗杆往地上一插,靠着栓马桩,从衣服上撕扯下布条,牢牢绑在一起。

  其他人来到朱漆大门前,挥手嘭嘭的砸起门来,刚才一群流匪都没能砸开大门,他们几个人又怎么可能把门敲开。

  砸了半天没反应,李温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都是直脑筋,就想着从门进去,没想其他办法。

  “别砸了,砸到明天也不会有人开门!从墙上翻进去!”

  几个人一听这才反应过来。

  “刚军领明!”

  短舌头小跳着后退几步,扭扭腰,伸伸腿,然后加速跑起来,跑到墙边用力一跃。

  “啪”!

  奈何大宅院的青墙太高,短舌头用力一跃却拍在墙上,连墙沿都没摸到。

  李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如果让这几个人折腾,不知道得折腾到哪辈子。

  喊住还要试一试的短舌头,自己来到墙边,后背靠在墙上,然后扎住马步,双手十指交叉,垂落在胯下。

  “短舌头,你跑过来踩在我手上,我助你上墙,记住上墙之后先不要跳下去,仔细观察看一看有没有人埋伏!”

  “刚军,玩玩使不得…”

  李温瞪眼,吓得短舌头把后面的话吞回去,乖乖的后退几步,然后跑起来,来到李温跟前大脚踩在李温手上,紧接着李温双手用力一抬,短舌头身体向上飞起来,双手正好扒在墙头之上,其他几个人赶忙过来,七手八脚的把短舌头推上墙头。

  上了墙头的短舌头突然大喊一句:

  “哎呀!刚军领明,果然流埋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