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收粮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75 2019.12.12 21:53

  一盆水煮鱼引发了一场不必要的事故,用餐的大汉翘着腿,眼睛紧盯着李温与陈俞嗔的那碗吃干净的盆,一边吵吵着,让店家再做一份。

  这着实难为大厨了,他怎么会做这菜,一脸苦相搓着手。

  小店的老板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跑到李温身边乞求。

  “这位公子,小店经营不易,这要是被砸了,你说我这上有老娘下有幼儿的,该怎么活啊,求求公子把那菜谱教与我,以后您来小店吃饭,概不收钱,求您了!”

  李温也是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给小店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水煮鱼又不是多复杂的菜,也没有什么密不可传的必要,李温要来纸笔。

  幸亏自己练过毛笔字,否则在这里就漏了怯了,大笔一挥,盏茶的功夫,菜谱写好,在老板的千恩万谢之下,离开小店。

  “嘿嘿,温哥儿真乃神人也,无所不会无所不能。”

  陈俞嗔挺着肚子,伸出右手在李温面前翘起大拇指!

  ……

  短暂几日过后,孙大憨来请李温登船。曾几何时的红单船已经变了样,换上新的硬帆,船体又重新挂上一遍大漆,仿佛一艘新船。

  登上甲板,水手站上一排,齐齐深躬,“东家好!”

  李温摆摆手,让他们去忙,他让孙大憨带着自己看看这改过之后的船。

  “东家,这船我让人改了改,底舱更大些,货物能装的更多些。”

  下到底仓,原来海盗住的地方已经没了,因为海盗人多,所以得需要更大的休息的地方,现在人没那么多。

  显然孙大憨在一副憨憨的表情下,带着看破不说破的样子,常年摆弄船,还能不知道这船是干嘛得?

  不过李温也没想瞒着他,“挺好,在海盗手里抢来后又脏又乱,弄的挺好。”

  孙大憨一愣,听说是在海盗手里抢的,心中不禁感叹,我的乖乖,看这个年轻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从海盗手里抢船,心中告诫自己要挂着小心,好好做事。

  大船弄好,李温在自己买的空地上,支起一个棚子,挂上一块木牌子,上写收粮二字!

  此时粮价一两二银子一石,为了能快点收到粮食,李温特意让一石粮价格要比市场价多上三分银子。

  时值五月中旬,附近的农民早稻已经播种,再有两月,早稻也就差不多该收了,家有余粮的农户也开始琢磨,把多余的陈粮给卖掉,留出地方存新粮。

  李温还专门让孙大憨带着水手去临近的几个村子宣传一圈,效果很好,没用太长时间就有农户推着粮车,陆陆续续过来售卖。

  李温不想再麻烦陈俞嗔,可自己手底下的人,除了赵老道会写字,其他人都是大字不识一个,只能是李温亲自上阵收粮。

  赵七六和短舌头负责称粮,李温负责记账付银,赵老道称银分银,几个人分工明确,倒也办的利索。

  只要有人来卖粮,就不愁其他人不来,粮农回去自会宣传,所以孙大憨带着人也就早早的回来,然后把收来的粮食运到船上。

  一上午收来粮二百来石,下午卖粮的人就有些少。

  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穿青布褂衣的年轻人,看这打扮像是一个跑腿伙计,他在李温的棚子前来回转悠了好一会儿,见李温闲下来,迈着小步凑过来。

  “嘿,账房,你们家掌柜的呢?东家是谁?”

  瓜皮帽伙计不知李温,见他在记账就以为他是个账房先生。

  “哦~我就是掌柜的,东家姓李!”

  瓜皮帽伙计歪着头一想,“姓李?莫不是那个呆头李?他也是真抠,那么多钱也不多请个账房,让你这掌柜的啥都干!掌柜的贵姓?”

  “免贵姓李!”

  瓜皮帽伙计自来熟,靠在支棚子的木杆旁,跟李温唠起嗑来。一听李温姓李,脸色有些窘迫,他以为眼前这掌柜的跟东家是亲戚,刚才还嚼舌头说东家抠。可他不知道,这掌柜,账房和东家都是一个人。

  “呵呵,李掌柜,那啥,我没别的意思,这李东家也是会打算,能请到你这好掌柜,嘿嘿!”

  瓜皮帽伙计赶紧往回拉话,李温坐在木凳子上笑着摆手,表示无碍。

  “李掌柜,你们这是干嘛?高价收粮,莫不是有啥消息?”

  李温心知这瓜皮帽伙计的目的,突然有人支个棚子,高于市场价收粮,其他粮商定然会有所行动,毕竟粮价相对来说就是这个时代的经济晴雨表,没有大事粮价不会突然波动,所以瓜皮帽伙计来打听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消息。

  李温向着四周看了看,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这事我们东家知道,我可不知道!”

  瓜皮帽伙计心领神会,一伸手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摸出来一块银子,递给李温。这块银子约莫有个五六钱,李温看着上面的牙印,心想莫不是这个伙计偷偷的抠下去一半。

  “我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我们东家联系了一个买卖,这粮食能卖出去一两八!”

  瓜皮帽伙计伸出手指头,掰了掰,一担粮一两二钱三分银子,卖出去赚一两八那么能净赚五钱七分银。

  “哎呀,这可是好买卖,一千石就能赚…能赚…”

  伙计又开始掰起手指头。

  “五百七十两。”

  “对,五百七十两!你们东家好门路,这粮要卖到哪去?”

  这回李温一脸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瓜皮帽伙计一看,想来是眼前这个掌柜的真不知道。

  “好嘞,李掌柜,你忙着!”

  说完伙计拱拱手,离开棚子。

  瓜皮帽伙计刚转身,不远处又冒出个青衣伙计转悠,瓜皮帽伙计一挥手,两个人凑到一起离开。

  看着他们的样子,想来瓜皮帽伙计要卖情报了,这样两个伙计都能分银子,还能情报共享。

  “刚军,里跟他们说这切(些)干嘛?”

  待到瓜皮帽伙计走后,短舌头凑上来询问。

  “咱们靠散农收不多少粮食,大主顾还是那些粮商,不放出一个让他们安心的风,他们就会屯粮不卖,现在咱们给个好价钱,又不跟他们抢渠道,他们才会卖粮!”

  短舌头点点头,竖起大拇指,“刚军领(英)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