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有来无回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41 2020.01.15 23:10

  天黑星稀,密林深处,有骑六十八。

  虫鸣声中伴着马儿咀嚼青草的声音,在这林子深处,蹲坐着六十八个鞑子,不敢生火,只得嚼着肉干,喝着凉水。

  “额真战死,我们怎么能继续苟活下去,要替额真报仇。”

  为首一个平脸鞑子,脑袋上的金钱鼠尾稍有杂乱,他紧握着拳头,砸在树上,从后槽牙中挤出来这么一句话。

  “对,要为额真报仇!”

  这句话得到其他人的响应,纷纷摩拳擦掌,要去为赫别固温报仇。

  平脸鞑子心里充满恨意,眼睛充血,满眼血红,想着额真不曾在战斗拼杀中战死,却被火药炸死,简直是侮辱,心头不禁怒火中烧。

  “多布隆,你可看清了?那汉人果真在庆祝!”

  “看清了,那帮汉人从新扎过营,满营都在欢呼庆祝!”

  多布隆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略带青涩的脸庞,勾勒着大人才有的沧桑,新刮的头皮白嫩泛青,小指粗的鼠尾辫子盘在一起。

  “我是恨不得冲进去杀了他们,大哥我们趁着机会,去冲营吧!”

  多布隆眼中带着热切,紧握双拳,额头上的青筋凸起,慢慢的脸颊胀红。

  平脸鞑子,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多布隆的肩膀,脸上带着欣慰的笑。

  “好,我们今晚去冲营,为额真报仇!”

  “喳!”

  所有人紧紧咬着牙,瞪着眼睛,握住手中刀,他们一定会奋不顾身的冲进敌营,将敌人斩落马下,为死去的额真报仇!

  “不过…多布隆,你不能去!”

  “为什么?”

  多不隆下意识的喊出来,又感觉不对,赶紧压低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我要去为额真报仇!”

  “你有更重要的任务,你要在外接应我们,如果我们活着出来,咱们一起退,如果…我们没出来,你要回到甲喇额真身边,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他,土赫叶勃氏不能死的不明不白!你可记住了?”

  “大哥…我不…”

  “这是军令,你明白?”

  “喳!”

  多布隆双眼泛起泪光,紧要牙齿,瞪着双眼,把泪水憋回去。

  “那好,赶紧准备,一刻时之后出发!”

  “喳!”

  所有人都压低声音,窸窸窣窣的起身,给马喂上豆料,饮足清水,取出软布包住马蹄,他们要出其不意的出现在汉人大营之中。

  一切准备妥当,悄息无声。

  “行!”

  密林中无法乘马,所有人牵着缰绳,小心翼翼的在林间穿梭,更是小心的闪避树枝,以防弄出声响。

  丑时一刻,六十八骑走出密林,来到宽阔之地,在这里已经可以看清远处汉人大营的照明火光。

  “多布隆,你留在此地!其他人上马!”

  “喳!”

  平脸鞑子回头看了一眼多布隆,向着他点点头,让后义无反顾的带着人,杀向汉人大营。

  六十七骑人马合一,马蹄裹着软布,跑起来是呼呼声,在海边的夜风吹动下,根本分不清是马蹄声,还是风声。

  咫尺的距离,转瞬即到。其中两骑突然加快速度,骑手扯出一条长布,罩住马眼,马蹄不停,直挺挺的冲向营门前的拒马桩。

  快马巨大的冲击力,好似一堵墙撞向营门,小腿粗的拒马桩,威武的迎向快马的胸膛。

  “嘭…嘭!”

  两声巨响,拒马桩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跌落出去三四丈远,两匹马,带着人直接插在拒马桩上,为后来者打开通道。

  营门大开,毫无遮挡,余下人马,挥刀冲进明军大营。

  营门旁的火盆还烧着木柴,火焰燃的通红。

  抽刀猛挑火盆,通红的木炭好似烟火一般,炸着火星飞舞,落在营帐之上。

  赤炭遇干布,自然是放火闹营的好手段,一路劈砍吼叫,让鞑子意外的是,营帐并未燃烧起来,却很快的熄灭。

  在不解中,四周突然猛的亮起无数火把,将六十五骑罩在其中!

  喊杀声戛然而止,只剩下火把燃烧的噼啪声,和战马不安的躁动踏蹄声。

  平脸鞑子苦笑,大声吼喝:“额真,多哈来陪你了!杀!”

  “杀!”

  无数长矛,矛尖在火光中闪着寒光,直冲冲的向前刺去,刺破鞑子穿在身上的绒衣,刺破皮肤肉身,直指灵魂。

  平脸鞑子手中刀刚刚举起,闪着寒光的矛尖,向自己刺来,挥刀劈砍闪避,可是太多了,只觉得肋下一凉,紧接着全身温热,口有咸热!

  “多布隆~跑~唔”

  大声吼喝之后,血液涌出口鼻,整个世界都黑下来。

  留在远处的多布隆自然听不到这声嚎叫,可是他看的到汉人大营中突然亮起的火把,他知道,回不来了。

  忍住泪水,牵过马匹,甩腿上马,望着火光照亮的汉人大营,多布隆猛的一夹胯下马,扯着缰绳,向北而去。

  明军干净利索,好不脱泥带水,六十五个鞑子,好似被扎成筛子,血液不停的涌出来,战马不安的躁动着。

  “好!这回鞑子应该是干净了!人数几何?”

  “回大帅,这里六十五,营门两个,一共六十七!”

  “好,加上上午的,一共有二百八十整!莫不是一个牛录?可人数不对啊!”

  “义爷,上午那火药劲太大,炸碎也无不可能啊!”毛永喜略带猜测的解释着。

  毛文龙点点头,嘴轻轻一撇,“那倒是可惜了!李东家,此功都归与你,要不是你提醒,做好埋伏,在营帐上泼了水,否则今日却叫鞑子冲营成功了!”

  “谢毛帅夸赞,在下不敢当,一切皆是毛帅运筹之功!”

  毛文龙哈哈大笑,指着李温说道:“李东家你就不要谦虚了,我命令,李东家以后就是东江镇贵客,在东江畅通无阻,有求必应,李东家之吩咐,就是我毛某之命!”

  “是!”

  毛文龙当着在场所有兵将之面,将李温定为东江的贵客,如此以来,李温在这东江镇不在只是个小商人,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为过!

  李温赶紧谢过毛文龙,毛文龙大手一挥,“收拾收拾,摆宴!停训三天!”

  士兵听到,自然欢呼雀跃,哪管还是半夜三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