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庆功宴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226 2019.11.20 22:46

  还算温煦的阳光下,刘石锤与李温二人对立而站。

  刘石锤拎着那把黝黑的大铁刀,如同一尊冷峻的石像,矗立在院中。

  李温握着那杆麻麻赖赖的红缨枪,似老林中紧盯野猪的猎手,眼睛不眨一下。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

  “赖瓜!看刀!”

  刘石锤率先动手,黝黑的大铁刀,在他手里一个旋转翻飞,带着呜呜的风声,直接奔李温头顶而来。

  李温将双脚前后分开站住,重心下垂,挺直腰身,握着红缨枪,向着刀身用力格挡,将大铁刀拨开之后,顺势对着刘石锤前胸突刺!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持矛向前戳,这是最简单的进攻方式,并且非常适合长矛!

  长矛长矛,首先它长,相比大刀,用长矛可以拉开距离进攻,而大刀只有近身才能伤人。

  格挡!突刺!

  李温又结合在城墙上自己用矛的心得体会,使出浑身解数,与刘石锤缠斗。

  恰好刘石锤也不是什么武学大家,他只是比李温到流匪中早一些,苦力干多了,力气大一些而已。

  铁刀被挡开,同时红缨枪银亮的枪头直奔前胸而来,刘石锤连忙后退,收刀格挡。

  将枪头挡开,刘石锤挥刀斜劈,直奔李温脑袋而来!

  李温退后躲开,再横起长矛,向前突刺。

  二人你来我往,李温频频突刺,弄得刘石锤满头冒汗,无论怎么用刀格挡,李温总是能寻到空隙,用矛戳过去。

  刘实锤越忙越乱,他拎的那把大铁刀足有五六斤重,几个回合下来,体力就有些不支,呼吸临促起来。

  李温抓住机会,攒足力气,一枪杆就拍在刘石锤的手背上,刘石锤手上吃痛,手上力道大减,铁刀脱手而出,飞落一旁。

  李温再一突刺,红缨枪直奔刘石锤咽喉而去,而刘石锤显然来不及躲闪,心中暗叫不妙,我命休矣!

  刘石锤只觉咽喉有些凉意,回神一看,却是枪尖抵在自己的咽喉处,李温并没有进一步动作,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就见李温收回红缨枪,双手对着自己一抱拳。

  “刘将军承让了!”

  刘石锤脸上挂不住,暗咬后槽牙,心中充满恨意。

  从鼻间挤出一道哼音,俯身捡起铁刀,头也不回的带着众流匪离开宅院。

  李温本来可以除掉刘实锤,但是如今自己刚刚当上便宜大将军,立足不稳,自己就把老上级给杀掉,那个天王怎么想,其他将军怎么想?如果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杀上级,那不乱了套?所以自己的结果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毕竟自己现在还在天王手下混,安分守己等着吧!

  “刚军威武!将军威武!”

  短舌头率先跳着喊起来,其他人更是高兴的挥手呼喊!

  几人却如何也没想明白,之前还羸弱不堪的李秀才,今天却如同变了一个人,好似天神下凡一般!老头赵宝根看着李温,眼神中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

  安远县城第一天,夜色初临,有人通传,天王在宫中大宴群臣。

  李温不知道他们又要搞什么名堂,在高伯那里借来一件还算过得去的衣服,欣然赴宴。

  所谓宫中,不过就是安远县的知县衙门,不过上面的匾牌已经被换下,挂着一块写着天王宫的牌子。

  衙门口站着一排兵士,身着盔甲,持刀而立,验过李温的身份,将放其进入衙门。

  一进衙门便是前厅,此处应该是知县审案问案的地方,不过各种仪仗与刑具都被清理干净,换成一个个小桌子,桌子后面坐着各种名号的将军。

  李温被带到最外面一张桌子那里,此处应该是最边缘的地方,距离天王所坐的正位最远。

  当李温坐下甚至微微探头就可以看到衙门口站立的士兵。

  不过他也不介意,盘腿坐好,等待开宴。

  陆陆续续的各路将军到来,纷纷寻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一时间整个堂内大约坐了三四十人,皆身穿常服,李温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职位,身边坐着的人也都不认识,不过其他人却是相互认识的,拱手交谈甚欢。

  “嘿,小兄弟你是何职位啊?”

  李温正仔细打量堂内状况的时候,忽然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小黑胖子,长的敦实,小眼睛不大,一脸憨肉,跟他说起话来。

  李温一拱手,对着这个小黑胖子一礼。

  “在下攻城大将军…”

  “哦~原来是攻城大将军啊!我晓得,听说你一人力敌千军,将城头的兵匪杀散,然后又高喝一声,将城就夺了下来!好是威风。我伙食大将军甚是佩服,英雄出少年啊!”

  李温还没说完话,就被小黑胖子给抢过话头去,对着李温就是一顿夸赞,最后还自报家门。

  李温没想到自己还算有一号,想来肯定是天王故意传出去的,来彰显自己手下都是精兵强将。

  不过李温也明白,现在外面传的名号有好有坏。短期看对自己有好处,让自己可以在起义军中有些地位,避免一些麻烦。

  但是长远来看,没什么好处,大明官兵来了之后,铁定是先弄名声响的,对自己逃离安远大大不利。

  走一步看一步,现在想的再多也没用。所以就跟小黑胖子打着哈哈。

  小黑胖子见李温这个攻城大将军,和蔼可亲,没架子,聊得来,话也就多起来。

  神秘兮兮的对李温说道:“今天晚上的吃食都是我张罗的,天王都说好,你可要多吃些,都是好东西,吴老财家都没这等好东西,还是县城好!”

  小黑胖子细数他经手的好吃物,在李温看来这不过都是寻常东西,可哪里知道,在小黑胖子眼里这都是山珍海味。

  李温也明白过来,伙食大将军就是个厨子,可以想象得到,这将军是有多便宜,遍地都是。

  与伙食大将军小黑胖子有聊有唠,时间就这么过去,时辰一到,就听到一声高喝:天王驾到~

  座位上的各路将军纷纷跪在地上,向着本是县官案位的方向,高呼天王万岁。

  紧接着传来踢踢踏踏脚步声,那熟悉的声音响起,招呼众人起身。

  待李温再次坐好,向着主位看去。

  天王此时卸去盔甲,身穿一身明黄色的常服,那明黄色都有些发旧,显得不那么艳丽,有些黄暗暗的感觉。

  天王落座,面带喜色,终于再沉吟两声过后开口了。

  “今日夺得天城,本王高兴,所以弄些吃食与众位庆贺!”

  “谢天王!”

  一堆人又赶紧撅着屁股跪在地上行大礼。

  等所有人坐好之后,坐在前排的一个瘦弱汉子,讨好的从桌子后面出来,跪在地上,面向天王。

  “皇天后土,我王大兴!如今天下饥民万千,朱明乱政,还望我王兴兵讨伐,还天下朗朗乾坤!”

  “兴兵讨伐,兴兵讨伐!”

  这个人一副忠肝义胆,忧国忧民的样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几句词,跪在天王面前就是一阵慷慨激昂。

  其他人也随着他的话音欢呼起来!

  顿时整个大厅就像土匪老窝,呼喊嚎叫此起彼伏。

  而上位的天王却很受用,面带喜色,却又装模作样一番,表现的很勉强。

  李温坐在最后面看起热闹,知道这是排练好的戏码,底下人在劝进,他到也乐呵,全当看戏。

  “望天王领我等打天下,称皇帝,反朱明!”

  紧接着又跳出来一人,跪在地上对着天王喊起来,李温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刘石锤。

  其他人见状,也赶紧一边跪拜一边高喊:称皇帝,反朱明!

  众人劝进,天王推辞,再劝再推辞,第三次天王才勉强的同意。

  天王脸泛红光,笑意盈盈,丝毫没有刚才为难的样子,端坐在上位,清了清嗓子说道:

  “既然众位认可某家,那某家就愧当了,这朱明不得人心,势必要被推翻,一切皆从吾起,从今日起建永兴元年,五日后行登基大典!”

  “万岁!”

  又是一通万岁之后,李温肚子饿的叽里咕噜直响,这宴席才算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