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碰壁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115 2019.12.28 23:55

  绍兴沈家大院门外,街静人稀,李温苦哈哈的站在一棵树下,无聊的看着蚂蚁搬家。

  又过了大约两刻钟,沈家门房下人,将脑袋从门房中探出来,冲着李温一喊,“嘿,你进来吧!”

  小侧门打开,李温抬脚迈过两尺高的门槛,弯腰低头,躲过低矮的上门框。跟着门房左转右转,穿堂过院,来到一处宽大的院落,花草茂盛,院子当中摆着一口五尺大缸,里面养着红尾鲤鱼。

  院子靠北是阔门厅堂,竖着一块琉璃屏风,两边摆着红木椅子茶几,地上铺着铮明瓦亮的大理石板。

  门房未进院子,在院子门口自称管家的一个老头将李温带进院子,让他在椅子上稍坐,沈老爷马上就到。

  李温干坐在椅子上,那管家老头站在一旁,也不言语,好像一根木头。

  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才从屏风后面传出一声轻咳。

  管家老头也活过来,快走两步迎上去,李温也赶紧起身。

  从琉璃屏风后面,走出来个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淡眉白面,无髯清须,身着刺绣襟袍。向着李温的方向瞟上一眼,自顾自的坐在主位上。

  来者并不是沈家老爷沈义贤,而是他的二儿子沈仲元。沈义贤的大儿子和三儿子北上,至今音信全无,皆言战死。

  李温双手作揖施礼,他也猜得差不多,这就应该是沈义贤唯一的儿子了。

  面对李温的施礼,沈仲元只是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沈仲元派头做得足,架子摆得大。可李温也能理解,如此富商,算是一个富二代,面对一个初出茅庐,无甚姓名的小辈年轻人,能客气到哪里去?

  虽说莫欺少年穷,可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一句废话。

  “在下信丰李温,在余姚三山…”

  不等李温说完话,沈仲元后背靠在椅背上,双手抚在椅把上,手指有规律的轻轻点着。

  “我知道你,那个什么一参十八子是你弄出来的吧?”

  李温赶紧称是。

  沈仲元嘴角一撇,轻轻哼了一句:幼稚。

  “你那参哪来的?听说是你用粮食换来的?”

  李温心中一动,没想到沈家少爷,竟然会关注自己这么一个无名之辈,想想就有些后脊背发寒。

  果然是这时代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本以为自己有着后世人的眼界,可以活得顺风顺水,不曾想,不踏虎门不知道,这时代没那么简单,甚至更危险,要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这参是从辽东百姓手里收来的!”

  李温当然不能说是在毛文龙手里弄过来的。

  沈仲元表现的很老练,面无表情,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说吧,要见我父亲所谓何事?”

  “在下久仰沈老爷,所以此次特地登门拜访,以寻求合作!”

  沈仲元依然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坐在椅子上,目视前方,仿佛无视李温存在的样子。

  见沈仲元没有接话,李温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当着大少爷的面,在下也就不兜圈子了,我想从沈家这里弄些铁料!”

  这回沈仲元有了反应,转头看向李温,抚在椅子把上的双手,停止点动,一双眼睛更是带着一股火气射向李温。

  李温面带微笑,无动于衷,又无慌乱。

  收回满是火气的目光,沈仲元的双手继续点着,好像一切都不曾改变过。

  “你要铁料所为何用?”

  之前说过,这铁在明朝属于统购统销,国家严格管控之物。

  在明代冶铁分官营和民营,前期以官营为主,可明中后期,官营却不如民营,久而久之,那官营冶铁也就被民营取代,同是这民营冶铁也分为正规和私冶之分。

  正规的民营冶铁,一种是官府批准,规定上交铁课,就是铁税,商户自己管理经营。还有一种是官府招商,商户只管生产,但是由官府管理。

  私冶就更加简单,就是偷偷的冶铁,在大的铁矿地,私冶更是盛行。

  这铁生产出来除了上交课税,其他的就生产成成品,例如锅碗瓢盆,农具等物当做商品出售。

  买卖铁料本无什么稀奇之处,也是沈家这种巨商做的来的买卖,只是今天却有不同。

  李温不知道,沈义贤没用出来正是在见一个人,沈家冶铁的负责人。

  沈家炼铁,属于私冶,在绍兴南部,约有三十里的地方,漓江边有个漓渚关,此处山中生铁矿,沈家就偷偷的在此处山中私立高炉炼铁。

  漓渚关山中的炼铁高炉,立下多年,炼铁更是无数,给沈家带来好大一笔银子。

  哪知平平安安炼铁多年,不知为何,昨夜一伙儿贼人闯进铁厂,斩杀多个护厂的打手与炼铁伙计,还一把火将铁厂焚烧,幸得及时扑救,没造成更大的损失,不过这样使得铁厂十天半月练不出铁来。

  铁厂造劫,不为钱财,只为毁厂,这多半是竞争对手所为。

  沈仲元刚从父亲那里出来,心里也正在琢磨此事,所以跟李温搭话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当一听到李温欲要买铁,沈仲元在一瞬间以为此事与李温有关。不过又转而一想,自己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更无竞争,没有理由毁自己铁厂。

  再一仔细观察,看起来李温并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态度就缓和下来。

  李温不知道自己差一点背了黑锅,沈仲元的反应他也看在眼里,却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有如此反应。

  “在下算是受人之托吧,辽东如今缺铁,各路商户想着让我弄些铁料过去,在绍兴这地界,寻铁料自当是要找沈家!”

  沈仲元微微眯眼,一时无话,厅堂之中突然安静下来,近四五息过后,他才开口说道:“你要多少?”

  李温心中一亮,虽说这沈家少爷架子摆的有些大,可谈生意到还痛快。

  “两千斤!”

  两千斤听着挺多,其实摆在眼前根本就没有多少,这只能怪李温没那么多银子,只能先少买一些!

  听李温如此一说,沈仲元轻哼一句:荒唐!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背起手。

  “两千斤?你这还敢说是与我做生意?让人笑掉大牙,你当我沈家是铁匠铺啊,老李,送客!”

  说完沈仲元,头也不回转身就回到琉璃屏风之后,那个老头管家答应一声,来的李温跟前,右手虚抬,向外一伸。

  李温当然知道只是沈家少爷嫌弃自己买的太少,生意做的太小,不屑与自己玩,只是这态度多少让他有些憋闷,自己也轻轻从鼻子哼了一声,转身就出了沈家大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