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求活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229 2019.12.16 22:58

  日上三竿,海风轻抚,大船微荡。

  李温在昏昏沉沉中醒来,脑袋仿佛炸裂一般疼痛,用手指头紧揉着太阳穴,隐隐回忆起昨天酒太烈,喝得太多,最后发生了什么却都记不起来。

  所有事情都前所未有的顺利,来皮岛之前那种担心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自己这次算是又赌对了,距离自己成为大富翁又近了一步。

  想到这里,李温身体舒服好多,头也不那么太疼了。

  “东家,你快来看看吧!”

  孙大憨高嗓门跑进来叫着李温。

  让孙大憨这么一叫,李温才听见外面很是喧闹。

  “怎么回事?”

  一边疑惑着,一边跟着孙大憨来到甲板上,走到船头,就看见码头上黑压压的跪着上百号人,似在乞求着什么。

  李温紧皱眉头脸色大变,刚才还想着一切顺利,没想到马上就出事了,这要是影响了自己做生意可不妙!

  “怎么回事?他们在喊什么?”

  “回东家,他们在求你带他们一起走。”

  孙大憨将自己得到的信息说给李温,而李温也差不多明白了个大概。

  建奴祸起,辽东百姓受难,只能出逃,除了逃到关里,还有就是逃到这大明的东江镇~皮岛。

  逃难者众,但是这皮岛之上,虽说男女老少都能来,可现实是只有青壮或者工匠手艺人才能混得一口饭吃,而那些老弱病残,没人照顾更无生计来源,在这什么都缺的岛上,饿死的人不少!

  跪在码头上的尽是老弱,乞求声都显得有气无力,看着这些人,李温深深的叹口气,他又能做什么?自己也是一切刚刚开始,根本没有能力去帮这么多人。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此时此刻想起杜甫的这首诗,李温却无比的感同身受,自己没钱没势,而他也像杜甫那般,什么也做不了。

  顺着板桥,李温踏上码头,来的人群中间,人群更是如同沸腾的粥锅,公子,大少爷,老爷各种称呼都蹦出来,乞求着李温把他们带走。

  这么多人带上船,没等回到三山所,都得饿死在船上,即使能带回浙江,可这帮人就能活下去么?

  看着一个老头跪在地上,还拉着个七八岁的男孩,瘦的脑袋大脖子细,脏兮兮的睁着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李温。

  “老人家,哪的人?”

  老头干瘦,穿在身上的破布衣服显得很宽大,伸出一双干枯的手,抬起头浊黄的眼睛透着绝望。

  “回公子,老头子是沈阳中卫白塔铺的!求求公子救救我们爷孙俩吧,你可怜可怜我这孙儿吧,呜~”

  老头回答完却又哭诉起来,抱着李温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

  呜呜的哭声好似一把刀子插进李温的心里,他杀过人上过战场,从来都没心软过,可现在他实在看不下去这场面。

  生在21世纪,身边的人都是吃得饱穿的暖,从来没听说过有饿死人的,可在这里,一切好像都那么正常。

  百十多号老弱,在海风中,像是一支摇曳的蜡烛,随时都会熄灭。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刻着失去家园的悲惨,挂着历尽坎坷的沧桑!

  “老~老人家,你之前靠着什么过活,可会些手艺?”

  问出这话,李温也知道白问,要是会手艺,老头也不至于在这群人中。

  “公子,我之前是药商,鼓捣药材的,公子,公子,带上我吧,下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报答您,救救我孙吧!”

  老头好似看到希望一般,乞求着李温。

  看着祖孙二人,他实在是不忍心,孩子还那么小。

  “大憨,把这爷孙俩带上船吧!”

  孙大憨却来到李温跟前,在耳边轻声说道:“东家,别怪我老孙多嘴,这是别人家的地盘,我们这么直接带走人不好吧!”

  李温没想到孙大憨,憨憨的表情下还有这见识,果真如陈俞嗔说的那样,人只是长的憨而已,真是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没事,这群人既然能跑到这里来,说明在岛上也属于自生自灭的,没人管的!”

  孙大憨点点头,带着祖孙二人登上大船,老头带着孙子一个个头磕在地上,千恩万谢的跟着孙大憨上了船。

  其他人一看,有点本事就就能上船,却都开始乱哄哄的喊着自己会的手艺,务农种菜的,织布纺线的,不管有的没的,就是乱哄哄的一片。

  “公子爷,我是皮货贩子,我是皮货贩子,我懂皮子!”

  李温旁边一老头扑在他的脚下,拼劲力气抱住李温的大腿,用力的喊着。

  转过头一想,这以后还用的上皮货贩子,也就让孙大憨把他带上船,而其他人,李温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大憨,咱们船上还有多少粮食?能不能挤出点来给这群人分上一点?”

  “东家,上百号人,最多一人能分上一碗米,再多就不行了!”

  李温看着这群乞求的老弱,“那就一人分上一碗米吧,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孙大憨看了李温一眼,点点头,“是,东家!”

  李温在码头上分米的事,很快就传到毛文龙这里,背靠在白虎皮的大椅子上,闭着眼睛,轻皱起眉头。

  “义爷,姓李的那小子到底要干嘛,跑到咱们这里邀买人心,做的有些过了吧!”

  高个黑面大汉毛有杰站在毛文龙前面,把码头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讲出来。

  “要不要我把他发的那米给抢过来?给那些老不死的吃都浪费了,那姓李的还带上船两个人,跑到咱们地盘抢人那还了得,义爷你得管管。”

  毛有杰喋喋不休,毛文龙猛的一拍椅子把。

  “屁话,我姓毛的还不至于差那一碗粮食,那些人本就是等死的,不让别人救,你倒是去救啊!该干嘛干嘛去,别扯没用的!”

  被毛文龙臭骂一顿,毛有杰苦着脸,一声不吭的退出来,轻轻淬了一口,晦气!

  ……

  码头上孙大憨发粮,李温赶紧去寻到毛永喜,跟他道别,怕是自己再晚走一会儿,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过来求粮,那时候自己是真的走不了了。

  见到毛永喜,李温说明自己前来告别的,也让他替自己向毛帅告个罪,走的如此匆忙。

  码头上发生的事,毛永喜自然知道,不过他才不关心这些烂事,李温越早离开他才越高兴,因为那样李温才能更快的带来粮食。

  毛永喜表面上自然不能表现出高兴的样子,还假装的依依不舍,劝李温多留几天。

  从毛永喜那里出来,李温赶紧回到船上,在路上他就听到有人传码头在发粮,很多人都准备好口袋过去拿粮。

  好在李温回到船上的时候,孙大憨也已经发完了粮食,见李温回来,就站在甲板上大喊一声:“起锚,升帆,开船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