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潜移默化的影响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54 2019.12.04 00:14

  拉车的马当然听不懂李温的话,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上得去那道坡,它只知道用力拉车,粗壮的脖颈都有些汗涔涔的。

  对于李温的论断,陈俞嗔是不相信的,因为道坡很缓,在自己看来根本用不上多大的力气,何况自己拉车的马,都是好马,体力足,力气大!

  而其他人则是紧盯着第一辆马车,想看看李温的断言是否那么神!

  马车依然吱呀呀的响着,拉车的马看起来体力充沛,丝毫无急喘的样子,一步稳过一步。

  在众人的目视下,马车越靠近那缓坡,速度就越慢,最后真如李温所言那般,马车停在缓坡之上,那匹拉车的马压着头,四蹄用力,却如何也不能前进一分。

  车把式甩起响鞭,口里吆喝着,催马用力。

  鞭子甩在身上,引得骡马吃痛,灰律律的叫起来,四只蹄子更加卖力的蹬地,可却依然于事无补。

  陈俞嗔眼睛瞪得铜铃般大小,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看看马车,再回头瞧瞧李温。

  “大少爷,你何时也学会的批卦?这……这,以后我可再无脸提铁嘴了,您才是铁嘴!”

  自打李温交代不能叫他将军后,赵老道就改口称呼他为大少爷,此时他捋着山羊胡,还没想明白李温为何猜得这么准!

  其他人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陈俞嗔赶紧跑到车前,仔细观察!

  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此段路上土层松软,而载货马车过重,车轮在路上压出一道深深的沟来,平路却无事,而遇到此处缓坡,虽说坡度并不大,可这也让车轮深陷土中,需要马匹更大的力量去拉动。

  这其实就是简单的初中物理的压强问题,把物理归结为算数也说的过去吧。

  看着车轮陷在深深的车辙中,陈俞嗔也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让他不解的是,这又与李温所说的算数有何关系?

  “这路太软,而车太重,所以才深陷其中,这很简单的一件事么,与算数又有何关系?”

  交代车把式赶紧把马车轮弄出来后,陈俞嗔回到李温旁边,问起心中疑惑!

  李温知道,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给陈俞嗔解释这个物理问题,因为解释了他也听不明白,所以他只有换一个方法尝试说明白。

  “若是空车,那么车轮还会陷入车辙中么?”

  陈俞嗔歪着头一想,摇摇头,“不会!”

  “若车中依然拉着货,而车没有轮子,只有一个车底,你说车底会陷入土中么?”

  陈俞嗔再一想,摇摇头,“想来陷不进去!”

  “好,那就是说一是因为太重,车子才会下陷;二是因为轮子,车子才会下陷,是不是这样?”

  陈俞嗔点点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温见陈俞嗔有些着急,也就不再卖关子,“我想说的是,马车下陷与重量和轮子有关!重量简单,肯定是越重车子更容易陷下去。所以,主要的是这与轮子有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盯着李温,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刚才也说了,若是没有轮子,只有车底,那么马车亦不会下陷!轮子与车底有何不同?对,轮子要比车底窄,这车轮宽不过两寸,车底却有多宽?所以,只要车轮宽些,车子就很难陷下去,同样可以装更多的货!”

  李温这一套话,把几个人都弄迷糊了,听起来确实是这样,可是说了半天这与算数有什么关系?

  “那个,好像是这么个理,可这与算数有何关系?”陈俞嗔挠了挠脑袋,他还是没想明白这车轮与算数有什么关系。

  “我说了,只要车轮再宽些就不易下陷,且拉货可多些。但是至少要宽多少,能多拉多少,需要算数的!我只是想告诉你算数不仅仅用在算账,它有很大很大的用途,这只是一个例证而已!”

  “就这些?”

  在陈俞嗔看来,李温转弯抹角说了一大通,并没有什么用,更像是一堆废话,猜准马车难以上坡却是挺厉害,也仅仅是厉害而已。

  李温好像看出陈俞嗔所想,笑着摇了摇头,“这这话并不是废话,你现在理解不了,当你让工匠制作出拉更多货物的马车,你就明白了!”

  一听能让马车拉更多的货物,陈俞嗔顿时眼睛一亮,终于把车轮的注意力放在了拉更多的货物上,“你说的是真的?着实好!”

  也不等李温回话,陈俞嗔却独自盘算起马车拉更多的货,赚更多的钱上面了。

  “那个,李兄,你刚才怎么说来得?你一定要写下来,我交与工匠去做,弄出来拉更多货的马车,嘿嘿嘿!”

  连推带拉,马车终于上了缓坡,天色也黑起来,难以行进,车队只好寻得一处落脚地,停车过夜。

  车把式把车围成一个圈状,给马喂上草料,其他人聚在圈中,生火做饭。

  一天下来所有人都有些累,冯把头安排好守夜的伙计,防范野兽和歹人。其他人也就早早的睡下。

  一夜无事,第二天起来一行人继续赶路,接下来的二十多天里,一切都很顺利,也不曾遇到土匪,天气晴好,也没有耽误赶路,最后终于顺利且安全的赶到浙江绍兴府。

  一路下来,李温已经见识到了诸多大城,哪一座都要比安远县城大上许多,当初拿着一杆长矛,感觉安远县城大城墙巍峨耸立,而现在回忆起来也不过而而。

  此时眼前的绍兴更是比之前所见城市更加繁荣,行人往来不绝,叫卖声声入耳,更可见文人士当街高谈阔论,由此可见,像南京那等城市,又该是如何的繁华!

  李温本来是想着随便寻一个客栈,暂时住下,可陈俞嗔不同意,表示既然来到绍兴,就应该由他这个主人安排!

  近一个月相处下来,陈俞嗔算是真正的了解了李温,也明白李温并不是他之前所认识的那些读书人一般,相比较下来,李温身上没有那些迂腐,也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却是一个更加真实的人,这样的人在大明可是少见。

  “温哥儿,住我那里,晚些我带你转转,玩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