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劫船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59 2019.12.06 22:08

  海腥气与血腥气交织在一起,这个味道不好闻,有些呛鼻子,更是令人作呕。

  陈俞嗔脸上被汗水浸湿,混上灰尘泥土,变成一个大花脸,一瘸一拐的挪过来,关心起李温。

  “我没事,就是力气用大了,你腿怎么了?”

  陈俞嗔大花脸上露出一口白牙,“没事,让那找死的鬼踢上一脚!”

  说着撩起襟袍,提起薄裤给李温看他那腿上一块乌青。

  “温哥儿…”

  陈俞嗔放下袍子,蹲在李温旁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看李温,又看看他手上的那杆长矛。

  “你可当真是读书人?”

  陈俞嗔话中带着七分试探,还有三分敬畏,如今他跟李温说起话来越来越敬重,少了许多傲气,毕竟李温真的不一般。

  “不然呢?”

  李温没有正面回答陈俞嗔,而是一个反问给挡回去。

  不是李温不想解释,而是他没有办法解释,难道说自己从未来来?

  就连后世,如果碰到一个人这么说,至少有六成的人会骂神经病,还有两成会直接给精神病院打电话,何况这个时代!

  

  “想不想再搞个大事情?”

  李温拄着长矛枪杆,站起身,望着大海的方向,趁机转移话题。

  陈俞嗔随着李温站起来,也好奇的看向大海的方向,可他眼前只有凌乱的商铺。

  “什么大事情?”

  “海盗如何而来?定然是乘船,三十多海盗,所乘之船定然小不到哪去,如今海盗皆以命伏法,那么船上定然空虚,何不如~”

  一听李温如此分析,陈俞嗔眼睛一亮,三十多个脑袋不值多少钱,出手杀匪更多是出于道义,若是抢上一条大船,那么这次出手定然不亏,还可以说是大赚一笔。

  “我听温哥儿的!”

  陈俞嗔一招手,把手下人聚起来,留下几个人,吩咐他们先处理海盗尸首,等着他回来,带着剩下的人就准备跟着李温去劫船。

  冯把头出于担心,想着阻拦陈俞嗔前往,可他拧不过这个富家少爷,只得跟着一起前往。

  几人穿过旧城,再走过一片滩涂,来到海边。

  此处海边是一大滩黑漆漆的礁石,海浪拍打在礁石上“哗哗”作响。

  低身伏在礁石之上,望向海面,几里外泊着一条海船。

  李温不知道这船叫红单船。葡萄牙人在澳门站住脚之后,为了贸易,就需要大量船只,可中国的船,船体薄,并且行驶不够灵活,但是西方的船造价高,又需要熟练的水手。

  最后葡萄牙人把中西方的船进行结合,用西方的船体,中国的硬帆,造出老闸船。

  中国人仿制后叫红单船,能行远海,速度快,多用来做贸易船。

  却不知道今日碰到海盗用它做海盗船。

  几人沿着礁石查勘,海盗船停在几里之外,那么海盗上岸定是划着小船而来。

  果然,走上不久,就在礁石的尽头,一处海滩上发现两艘舢板,有一个人躲在舢板的阴凉处打着盹,用灰布遮面挡着阳光。

  十几人藏在礁石暗处,盯了一会儿,那看守舢板的海盗仅仅也就是翻过两个身,并无其他动作。

  李温小声交代一番,冯把头带着两个手下,悄悄的摸到舢板一边,躲在后面见海盗并无发觉。

  冯把头挪到海盗旁边,伸出双手,一手勒住海盗脖子,一手捂住嘴。

  海盗猛的惊醒,用力摆动四肢,意图挣脱控制,另外两个手下赶紧围过来,按住海盗四肢,连拖带拽就把他带到礁石后面,李温几人就等在这里。

  冯把头松开捂住海盗嘴的手,李温抽出匕首在海盗眼前晃了晃,然后轻轻按在他的脖子上。

  “说,船上还有几个人?”

  海盗一脸惊恐,丝毫不隐瞒,“还有五个!”

  “你不说实话?”

  李温一脸凶狠,匕首离开脖子,在海盗耳朵上轻轻一划。

  锋利的刀刃闪着寒光,碰在耳朵上,顿时就是鲜血直流,若是再用力一点,整个耳朵就掉了。

  “哎哟,我的爷爷,我说的都是实话,都是实话,船上就五个人,饶了我吧!”

  海盗鼻涕裹着泪,鲜血流了半张脸。

  “呲啦”一声,李温在海盗都破衣服上撕下来两尺布条,随便给海盗的耳朵裹了裹,止住血。

  看海盗这怂样子,说的是实话,他动刀子也只是吓唬吓唬而已。

  “温哥儿,他怎么处理?”

  陈俞嗔见李温给海盗裹了耳朵,就随口问起来。

  “海盗脑袋十两银子,活的多少钱?”

  陈俞嗔猛摇头,告示上只写了海盗脑袋,没写活的,所以他也不知道。

  “再说吧,先把船弄到手,冯把头,你带着人跟我上去…”

  “我也去!”

  陈俞嗔身子一前倾,扯到大腿,痛的他一咧嘴。

  “你在这老实呆着,带人看着这个舌头!”

  “那我听温哥儿的!”

  陈俞嗔乖的像个孩子,坐回礁石上。

  李温和冯把头带着三个手下,五个人划着舢板就奔向大船。

  天气晴朗,碧波无云,更无风浪。说实话几人如此接近大船很是危险,一旦被船上的人发现,那么面临的必定是九死一生。

  可拖不到晚上,海盗出来打劫肯定是要速战速决,耽搁不得,若是时间长了,船上的人肯定会有所察觉。

  船桨在水中划动,向着大船快速前进,而大船在李温眼中也越来越大。

  幸运一直站在李温这边,舢板来到红单船旁,船上的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更加幸运的是,挂在船尾的绳梯并未收上去,正垂在水中。

  舢板靠在大船边,冯把头站起身,一把拉住绳梯,用力扯上两下,见吃得住力,率先爬上绳梯,随后李温跟着也爬上去。

  站在船上,才识得船之大,船头,船中和船尾各立着一杆大桅,甲板刷得铮亮。

  中间桅杆的后面有一间船舱,这是头舱,窗户挂着布帘,看不清里面。在这头舱后面还有尾舱,尾舱通着甲板下面,多是用来装货。尾舱关着门,看不到一个人。

  冯把头来到头舱,从木板间的缝隙看进去,然后向着李温几人竖起三根手指,表示有三个人。

  众人纷纷抽出刀来,冯把头转身来到头舱门口,门口只挂着一条布帘,轻轻挑起布帘,闪身进了头舱,挥刀便砍。

  头舱三个海盗正在睡觉,冯把头来到头舱里面,挥刀就砍下两颗脑袋,第三个人却被惊醒,大叫了一声:“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