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讨官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16 2020.01.03 23:40

  临山卫依山傍海,地势略高,此次灾害却有幸躲过,不过城外依然有他处来的灾民,城外也设立着施粥棚。

  登门求见临山卫指挥使曹成章十分顺利,门前通传,即刻就是有请,曹成章更是破天荒的迎接出门。

  可不要小瞧厅门迎接,这已经算是对李温很大的礼遇了,毕竟二人身份有些悬殊。

  只见曹成章脸色红润,气色颇佳,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哈哈,今早我还心心念,李老弟这就登门,怕是李老弟能掐会算啊!”

  李温赶紧拱手,“劳指挥使大人挂念,在下亦时常想着与大人多走动,只不过大人日理万机,不忍打扰,这才拖到今日登门!”

  曹成章面带笑容,很是热情的将李温让进厅中坐下,他破天荒的没有坐到上位,而是与李温同侧而坐,只隔着一张茶桌。

  “李老弟的那颗山参果然名不虚传,食用之后我气力大涨,久练不累,更无虚汗,只是这好东西已经没了,不知道李老弟可否还能弄得到?”

  李温没想到那么一棵破参竟然歪打正着,让曹成章感觉良好。

  “曹指挥使好运气,昨日我刚收的消息,这几日又出现了一棵老参,功效更足,还有老参泡的三十年老酒,我已经托人留下,到时一同给大人带来!”

  哪里有什么老参和老酒,都是李温胡诌骗曹成章的,这东西自己说是老参就是老参,说是老酒就是老酒。

  “真有此事?那感情好,老弟这事可就拜托你了!”

  曹成章两眼放光,满脸期待,早就听说过山参泡酒,饮之当时,如此心中更是向往。

  在曹成章的兴头上,李温自然要抓住机会,说明来意,得到他的帮助!

  “大人,在下今日登门,却有一事相求,不知……”

  李温露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哦?所谓何事说来听听?”

  李温趁机添油加醋,把吴大财主编排成一个坑蒙拐骗的奸商,是如何趁着灾情粮价大涨之际,扣着自己的粮食不给,说到无奈之处还连连叹气!将曹成章的情绪都给调动起来。

  “其有此理,如此奸商,当拉出去砍了,老弟需要哥哥如何去做,尽管道来!”

  曹成章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势要为李温伸张正义。

  曹成章可不傻,这个吴连山也年年给自己送上点好处,也就是混个脸熟的样子,他什么人自己知道,李温什么用意自己更是知道。

  相比吴连山,目前李温更大方,自己好处拿的更多,只要把吴连山那份补上,自己不介意拿他开刀!

  “弟弟想请指挥使大人派些兵士帮我壮壮声势,不用做其他,只是吓唬吓唬那奸商就可!”

  “如此小事,自然好说,等会儿派个百户与你同去,可行?”

   曹成章故意用问句结尾,李温也立马明白过来,这不是问自己行不行,而是在告诉自己他能做,剩下的该你了!

  “在下谢过曹指挥使。”

  李温起身抱拳道谢。

  “拿上来!”

  接着李温向外吼上一嗓子,两个家丁抬上一方大木箱子,红漆面,铁皮包边。

  将两个家丁支出去后,李温亲自将大木箱子打开,里面躺着整整齐齐一排一排的有些黑漆漆的银锭。

  曹成章眼中放亮,不过还是假意的指着一箱银子问道:“李老弟,你…你这是何意?”

  李温面带笑容,坐回到椅子上。

  “指挥使大人,这是一千五百两银子,让弟兄们出门多少得拿点茶水钱不是?

  还有就是在下另有一事相求~”

  曹成章看了那一箱银子,这次出兵是够了,可要拿下吴连山还差点,毕竟姓吴的每年给自己孝敬,怎么的都要补上吧!

  “哦~还请老弟直言!”

  李温小心翼翼的向两边看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指挥使大人,我晓得那三山所是千户所,可早就没了军户,所以我想着能不能让在下顶个缺?”

  曹成章微微皱眉,三山所虽说军户都跑得一干二净,可在纸上还是满额满员的,朝廷的饷可是一分不少,并且千户的缺早就卖了出去,根本轮不到李温。

  曹成章疑惑到看着李温,一个文人出身的商人,如今又为何要当个百户?他略微沉吟,才缓缓说道:“李老弟不瞒你说,三山所千户的缺没有,弄个百户我到可以为你向上找找。还有就是,入了百户就得改军籍,军籍这东西想必你也知道,你可得想清楚了。”

  在明代大部分人生存就是印证着一句古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百姓分四籍,军籍,匠籍,民籍,灶籍。

  军籍承担戍边和兵役,匠籍就是各种手工业的承担者,民籍徭役与税负的承担者,而灶籍就是煮盐的,也被称作盐户。这四籍是强制世袭的,也就是你老子是什么籍,你就是什么籍。

  在明代社会的基本组成单位是户,户中的成年男子就被称为丁。

  十户为一甲,一百一十户为一里,其中这一百一十户中缴税最多的前十户就为里长,而里长的作用就是负责分派十年一轮的徭役。

  看似简单的明代户籍制度,却又与卫所制度产生交集,从而造成一个更加复杂的明代的身份关系。聪明的中国人通过这种身份关系,在明代制度里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面,也就是制度套利。(有机会后面讲)

  曹成章如此提醒,倒也是出于好心,身为一个读书人转籍为军户,不说他这辈子如何,可以说是连累到子孙后代。

  李温自然是不在乎,因为他知道大明朝不久矣,他只是想着如今这身份还算值点钱,靠此为自己多捞些好处罢了!

  “在下已经细细考虑过,还请大人帮忙运作!当然好处少不了大人的,只会更多!”

  李温出言暗示,他也没有丝毫的犹豫,至于弄不到千户,百户就百户,总比白身一个要强点。

  说实话在明代重文轻武,最理想的是弄个文官身份,可也说了,重文轻武,所有读书人都奔着当官而去,一个缺等上几年十几年都是常事,所以说要想混个文官身份难于登天。

  曹成章紧盯李温见其确实是打定了主意,也暗示自己有银子,也就不在说什么,自己拿银子,管他洪水滔天!

  “行,这事老哥就帮你向上找找,你且等消息吧!”

  李温再次站起来,双手拱礼,向曹成章道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