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有惊无险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1851 2019.11.27 00:12

  被火把照亮的高宅大院中,“噼啪”声不绝,大明百户气色缓和,这时候一个传令兵跑进来,贴在百户耳边说了几句话。

  短暂的沉默之后,百户又看了一眼人群,接着一挥手,大喊一声“撤!”

  百户话音一落,举着火把的官兵呼啦啦的有序撤出高宅,随着步伐远去,院子里再一次的恢复平静。

  大明官兵走后,院子里站着的一干人刚才还压抑的哭声,仿佛寻到一个闸口,迅速发泄出来,响彻整个院子。

  无所适从的李温看着眼前这场景,前一刻他还以为自己,已经逐渐适应了这个时代,靠着自己穿越而来的信息,与聪明才智定能活得很好,而此刻他才发现远没有那么容易,若不是自己碰大运,遇到讲信用且仁慈高宅贵妇,想来自己现在已经是刀下之鬼。

  大约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哭泣的人群才在贵妇的呼唤下,离开前院回到内院。

  一大院子的老幼弱小纷纷转身回到内院,高伯看了一眼李温几人,轻轻的叹口气,提着灯笼也走了。

  最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那般平静,李温摆摆手,让几个人赶紧去睡觉,只是他心里还是不平静,看着灯火明亮的内院,感觉多有亏欠。

  天光放亮,高伯找到李温等人来帮忙,按照贵妇的吩咐,高家要劳军!

  整个安远县城搜罗出两头猪,又买些米面,几十坛子老酒。本来高伯的意思是几个人送去就可以了,不过李温又花钱雇上百十来个老百姓,正经百姓吓得魂都没了,这年月遭兵灾不死也得掉层皮,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没法子,李温只好花钱雇,一群百姓吹吹打打,抬着猪,扛着米面,抱着酒奔着县衙而去。

  安远县城不大,兵营设在城外,县衙里临时作了将军大帐。

  吹吹打打的喧闹声早就传到县衙,里面出来几个人,客气的收下东西,表扬了安远百姓,这事也就算是告一段落。

  看着大明官兵守卫在衙门口,李温心里想的却是里面小院中剩下的几个箱子,自己已经做好首尾,不知道里面的人能不能看出来少了十多箱子金银珠宝。

  李温回到高宅,没想到刚坐下,侧门就被敲响,待短舌头打开门,一个瘦脑袋拖着瘦身子从外面钻进来,不是别人正是流匪中的叛徒。

  瘦子来到院中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昂着头,背着手,甩着腿,向着李温迎面而来,也没客气,自得的坐在李温旁边。

  “那个,你叫啥来的?事儿我给你掩过去了,那钱?”

  瘦子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看着李温。

  李温却没有昨晚的紧张,现在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里,而这个瘦子只能是任自己摆布了。

  “那个…”

  李温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个瘦子叫什么,索性也叫起来那个。

  “那个,银子少不了你的,我早就给你备好了。”

  李温截住话头,看着旁边的瘦子,瘦黑的脸上布满麻子,小眼睛放着贪财的光。

  “不过,要是我现在把银子给了你,你若是转头卖掉我,那我银子岂不是白花了?”

  李温双手一摊,面露无奈。

  一听李温如此说,瘦子登时不满,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李温的鼻子喊道:“你什么意思?不想给银子?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来拿你?”

  瘦子伸着手,气的喘着粗气。

  面对瘦子的咆哮,李温安坐如山,待瘦子瞪着李温不说话的时候,李温才再次开口:“你着什么急,我说不给你银子了么?待到我们安全出城,银子就给你!”

  “现在给我就行,我定然不会把你们卖出去…”

  说到后面,瘦子声音自己都小下去,想来自己也明白,自己有前科,定然不会被人相信!

  见李温打定主意,心里又想着银子,瘦子只好作出让步!

  “那行吧,有消息称两天后新县令上任,官兵到时也会离开,你们什么时候出城?”

  李温略一思索,“那就两天后出城!”

  “好嘞!”

  瘦子乐的一拍手,转身昂着头,背着手甩着腿离开了高宅。

  瘦子离开高宅,其他人一听李温要出城,都围过来打听情况。

  “刚军,雷要走?”

  短舌头一脸惊讶,急不可耐的问道。

  李温让几人坐下,把自己考虑好的打算说给众人听。

  “安远之地不能久留,我打算离开此地。咱们几人出生入死一场,活下来不容易,既然能活下来,以后也就都好好活着。”

  几个人人静静的听着李温的话,深有感触。

  “是这样,我打算出去走一走,你们都有什么打算,说来听听,我也可以给你们出出主意!”

  短舌头嗷的一嗓子跳起来,抬起右手砰砰的拍起自己胸膛,喊着要跟着李温。

  随后赵七六和赵宝根也都表示要跟着李温,只有剩下的四个人面带犹豫。

  短舌头是叫花子,赵宝根是街头神棍,赵七六是个苦农,所以都想跟着李温。

  剩下的四个人都是有家有业的农户,受到流匪裹挟不得已跟着拼命,如今有幸活下来,当然是想回家。

  李温知道四人的意思,见他们犹豫,更心知是他们不好意思说出口要回家。

  “无妨,他们三个无家无业跟着我也是正常,你们四个有家有业活下来不容易,该当回家,等会儿一个人拿二百两银子,带着回家,好好过日子!”

  李温说完后又加上一句:“银子别嫌少,多了你们不仅带不走,还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切记财不外漏!”

  四个人扑通就跪在李温面前,他们也知道,活命已经就很不容易,毕竟城头上,还挂着一大溜脑袋,没挂上去的更多,若不是李温,恐怕自己也难能活下来。如今还给银子,当然是跪在地上感谢。

  内部几人的事安排完,李温知道自己抢来的那十几箱金银珠宝带不走,只能想办法一起给安排好,现在能指望的只有这高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