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因地而起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62 2019.12.31 23:49

  秩序这东西,是暴力之后的产物,只有唯一存在的绝对暴力机关,秩序才会产生。

  而此时站在李温一方的灾民,就成了这个唯一存在的绝对暴力机关。

  将仅剩的力气发泄后,余下的灾民老老实实的排队领粥,秩序就这么产生了。

  而那几个抢粥的人,却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有出气没进气,比一块写字的牌子更生动的告诉所有人,不守规矩的下场就是这么惨!

  更多的灾民从灾区赶过来,看着趴在地上的那几个人,互相打听着,知道原委后,本还有同情,现在却狠狠的往地上淬上一口,并骂上几句活该。

  很多人已经在空地上搭起棚子,准备过夜,也有很多同乡聚集在一起,相互照应。

  李温望着黑压压的人群,心中也有些发怵,自己手底下就这么两个人,虽说已经杀鸡吓过猴了,可谁也保不齐这么多人中没有斗狠的!

  “老道,得想想办法,人越来越多,你让大憨把没什么要紧事的兄弟叫回来,这粥锅不看不行,从船上推下一门炮,所有人都挎上刀!”

  赵老道明白李温的意思,点头答应,转身离开就去寻孙大憨!

  没多久赵老道就跑回来,孙大憨跟在后面,紧皱着眉头,来到李温身旁。

  “大少爷,大憨那头出点事!”

  孙大憨原本憨厚的表情带着愤懑,黑脸有些涨红,紧皱眉头,咬着牙不说话。

  李温赶紧把孙大憨让进屋中,详细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孙大憨带的几个弟兄,家中都是余姚县的自耕农,本来今年可以算是个丰收年,夏粮还没等收,一场大水把一切都毁了,

  家中的余粮因为给新粮腾地方也都卖了,这一下子就没了粮吃。这还不算,年初在地主家里借了银子买种,大灾之后颗粒无收,借地主家的银子也就还不上,只好把家中的地抵给地主。

  李温想想,这也没什么错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银子还那就拿地还呗!

  但是他不能这么说,只是开口说为什么没来找自己,自己定会帮兄弟们度过这难关。

  孙大憨轻轻叹口气,,“东家,我们都知道您仁意,本来就照顾我等,不想再麻烦您!”

  “就是那该死的吴老财,本是十几俩银子一亩的好地,他硬生生的压成三两银子,有的人十亩好地就卖了三十两银子,去掉本息,也就能拿到手十多两银子!唉!”

  这么一说李温就明白过来,明显是大户趁着闹灾,故意压低地价,逼迫农户卖掉自己的土地,以发天灾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如今,事情发生在自己手底下人身上,自己不能不管。

  “现在怎么样了?”

  “吴大财主的管家正带着人,逼农户卖地!”

  “你所说的吴大财主叫什么?”

  “叫吴连山,还有张有财,李大富!”

  气的李温猛的一拍桌子,他没想到,本以为吴连山只是个抠门的守财奴,却不知竟然是这么一种吃人不吐骨头主。

  “走我们去看看!”

  李温吩咐赵老道看好家,按照他之前说的,找人从船上弄下一门炮,守着粥锅,而他自己跟着孙大憨前去会一会吴连山。

  孙大憨和他带的十几个弟兄都是附近人,一直跑海,但是其中有几个弟兄,家中有地,但是亲兄弟哥们多,地少,不够养活一大家子,所以出来跟着孙大憨跑海。

  这几个水手弟兄的家在赵家湾,靠着一条赵家河。赵家湾地好且平,属实是一块好地方,怨不得吴连山看上了这地方。

  大水过境,农田被毁,现在路上还都是未干透的泥巴,一进村口,就看见一大群人挤在一起,隐隐约约听着哭喊声。

  走到跟前,却看见是一群凶神恶煞的打行,或拎或杵着刀枪棍棒,在里面是一群无助的农户,声泪俱下的祈求着,讨好着。

  在农户的对面站着一个老头,不是吴连山,而是吴连山的管家。那管家背着手,挺着胸,昂着头,眯缝着眼睛,面对祈求的农户不为所动。

  那管家前面还站着一个人,大呼小叫的威胁农户,让他们赶紧签字,或者给钱!这个人李温也见过,就是那个在自己支棚子收粮时,找自己打听消息的瓜皮帽伙计。

  “你们一个个的别都跟哭丧的是的,赶紧按上手印拿银子,要不就赶紧连本带利还银子,老子没功夫跟你们墨迹!”

  “老爷,求求你给我们一条活路吧,这银子给的实在是有些少啊,你叫我们以后该怎么活啊!”

  “怎么活那是你们的事,识相的赶紧按手印,后面拎刀的可不是吃素的!”

  那瓜皮帽伙计掐着腰,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吆喝,真是怪哉,围着这么多人是在唱戏?”

  李温背着手迈步走进人群中。

  “唱你个鬼头戏,唱戏,你特么的是谁?”

  瓜皮帽伙计张嘴就骂,他看眼前的年轻人面熟,可却想不起从哪见过,不过管他见过没见过,自己身后站着打行,自然不怕。

  打行是明代给人充当保镖或者打手的行帮,多是街头无赖,游手好闲的少年,和常说的古惑仔差不多。

  瓜皮帽伙计不记得了李温,可吴连山的管家认识李温。

  本来好似不关己事,背着手站着一边的管家,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何李温会跑到这里来。

  但是他却不能装作不认识,主动走上前来,双手作揖施上一礼。

  “没想到在此遇到李东家,真是缘分。我们这是在讨债,若是李公子无事,还请离开此处,莫要让这些杂事误了您的事!”

  管家说话语气很是客气,不过潜在的内容却是在告诉李温,没事赶紧滚!

  “哦,吴老爷没来?我听说有人打劫,劫到我手下人头上,所以我赶紧来看看!”

  李温对这管家根本就不客气,现在他抓着吴连山到小辫子,吴连山他都不怕,还怕一个管家?

  “你……”

  管家被噎到一句话没说上来,这事牵扯到李温头上,怕是有些麻烦,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哦哈哈,是李家弟弟啊,好巧啊,在这里见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