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控制三山所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11 2020.01.17 22:46

  临山卫,曹成章府衙,前厅。

  曹成章仔细端详着眼前十颗老参,好似亲儿子一般,越看是越喜欢,眼睛久久不愿离开。

  “我说李百户,这参你怎么弄到的?真是好家伙,我有银子都讨不到。”

  “回曹大人,这参是我托人从北面弄到的,这可要比朝鲜参强许多,难弄的很!”

  曹成章点点头,又伸出手抚摸着一个二十斤的大酒坛,封泥已经干透,却很牢固,他将鼻子凑近酒坛子,用力吸了吸。

  “曹大人这酒是三十年老酒,然后用来泡参,可谓好酒配好参,大补!”

  曹成章脸色红润,脸上的笑容就没下去过,终于他把注意力从这些东西上移开,坐回椅子上,端起茶盏喝上一口茶,想来也是索然无味。

  “如今你也成了百户,有些规矩你要懂,不过你放心,我在这位置上一天,你这百户就坐的稳稳的,有任何事寻我就可!”

  “多谢曹大人。说起来我还真有一事问起大人,我这百户还是个光杆百户,手下未有一兵一卒,这说起来也让人笑话,且在三山所也立不住威望,怕是给大人丢脸!”

  曹成章怎么能不知道李温是什么意思?

  “唉!你也知道,这朝廷粮饷多有拖欠,北面用的银子忒多,咱们这南地,就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老哥我也苦啊,着实是没粮饷拨给你!”

  曹成章要是在现在,绝对是个出色的演员,刚才还是笑容满面,现在却化作一脸愁容,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么忧国忧民呢。

  李温心骂你个老匹夫,不定吃多少空饷,还在这里哭穷。

  “那这可如何是好啊!”

  李温也装作面露一脸愁容,唉声叹气。

  “这样吧,你可招些家将,自己出些银子,另外三山所的地方你管起来,这总可以了吧?”

  李温要的就是他这句话,三山所本就是归临山卫管,跟余姚无半毛钱关心,只不过是多年来民进军退,让余姚的地方官掺和进来,现在自己将三山所拿到手,这以后三山所自己就让他姓李!

  “多谢大人成全,在下定不辱使命!”

  曹成章看起来大方,实际上他是没有半分损失,一直以来,明朝的商税都很低,根本都收不上来,并且三山所的军田早就卖的干净,田亩数只是存在字面上。

  所以这么久以来他都不去管三山所,扔给余姚,这也就是余姚县令蒋灿大公无私,接过来处理三山所的政务。

  如今有了曹成章这话,李温自然是将三山所的管理权拿到手,虽然三山所是个千户所,但是没千户,自己这个百户也是一样。

  在曹成章这里得到自己所要的,他还得去一趟余姚,去找余姚知县蒋灿,跟他知会一声,以后这三山所的将由自己管理。

  在临山卫没有久坐,李温快马赶到余姚县城,穿好官服,来到县衙求见知县蒋灿。

  因为身着百户官服,所以进门也没那么多啰嗦,接待李温的是县丞,言说知县蒋灿正忙于公务,让李温稍后片刻。

  余姚县丞名叫钱自道,年约五十,留着一撮胡子,有着一股读书人的气质,陪着李温坐在一旁,闭着眼睛不说话。

  明代自是重文轻武,文官看不起武官。说起来李温这个百户还是六品武官,而知县是七品文官,虽然六品看似比七品高,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显然现在就是个例子,如果是六品文官到此,李温相信,无论有多么重要的公务,那蒋灿也会扔下出来相见,而不是让自己与一个见不上自己的老腐儒坐在一起。

  如此以来,即使蒋灿再刚正不阿,在李温看来也还是一个略失风度的人。

  李温愣是和眼前的老县丞,无言端坐两刻钟有余,那知县蒋灿才缓缓而来。

  谁知那蒋灿进入堂中也并未说些客气话,而是跟那县丞点点头,转身做到主位上。

  老县丞起身向李温一拱手,也没说话,转身离开。

  李温心中略有不爽,见过瞧不起人的,还不曾见过这种瞧不起人的。

  “李百户登门,不知有何事见教?”

  蒋灿开门见山直接问明李温的来意。

  “在下登门,是有一事相告,三山所本是军事卫所,多年来已近荒废,如今草指挥室曹大人有心捯饬卫所,以复当年,故命在下接手三山所,行之管理!”

  说完李温从怀中掏出曹成章写的任命书,递给蒋灿。

  蒋灿接过去,通读一遍后,又还给李温。

  “既然如此,本官自然遵行,只是那三山卫如今百姓商户众多,其中民事可还是得由余姚来做吧!”

  “这个就不必蒋大人操心了,在下感谢蒋大人多年对三山卫的管理!以后三山卫皆有我所管理,若是有百姓商户不愿,皆可自行离去,李某定不阻拦!”

  一听李温这么说,蒋灿皱起眉头,脸色略有冰冷,在他看来,眼前这个百户太过于嚣张。

  “感谢自不必提,身为朝廷命官,自然为民做主,替君分忧!我只是想提醒一下李百户,这民政之事不似战场上打打杀杀,其中纷杂,李百户可是要好好打算!”

  “多谢蒋大人提醒,虽说在下身为武官,可也是读过书的,也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更是知道圣贤书上没说过武官不能处理民政之事!”

  李温面不改色,回呛过去,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好脾气,他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人一丈的做派。最是讨厌那种自视甚高,瞧不起人的主。

  李温的几句话却是把蒋灿气得够呛,自己为官多年,还不曾见过如此嚣张的百户,竟然敢呛声自己。

  “哼,那就祝李大人早日功成名就!我这陋室恐怕也难以取大人的眼,就不多留李大人了!”

  蒋灿突然口口声声的叫起李大人,显然是在挖苦李温,可李温脸皮厚,不以为意。

  李温起身告辞,说实话心中早就想离开这地方,与这等人打交道真是不舒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