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割肉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55 2020.01.05 22:51

  吴家大院,迎客前厅,不速之客安坐其中。

  吴连山待管家说完之后,只感觉一股火气从身体里直顶脑门,直接在李温与张百户面前失了态。

  吴连山得到的消息是,与自己一同商议跟李温做粮食的张有才和李大富那二人,一听说李温登门来提粮,两个人直接放吴连山的鸽子,表示协议是吴连山签的,与他们没关系。

  本来张李二人对吴连山在粮价高的时候让自己出粮给李温就多有怨言,这时候终于有机会坑吴连山一把。他们算计着,这次必然会使吴连山元气大伤,以后二人联合也不怵他,再退一步也可以投靠新进商人李温,无论何种结果,也不至于比现在更差。

  吴连山受到背叛,气的双手握紧拳头,微微颤抖,小眼睛恶狠狠的看了一眼云淡风轻的李温,还有望着屋顶神游的张百户。

  他深深的压住怒气,冷笑一声说道:“呵,李东家我吴某人也算好话说尽,给足了你面子,你莫要逼人太甚!”

  吴连山脸挂冷笑,双手背在身后,胖大的身子立在厅中,好似一座小山。

  李温不知吴连山听到了什么消息,态度转变的这么大,从其发怒的样子看并不像是好消息,可现在又如此淡定从容,并带嚣张,那么只能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哦?我若是逼急了吴老爷会如何?你还能咬我?”

  “你…”

  李温越是轻描淡写,云淡风轻,吴连山越是来气,伸出手怒气冲冲的指向李温。

  可又一想自己不能被牵着鼻子走,哼了一声,撤回手,转身也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坐回椅子上。

  张百户看看李温,又看看吴连山,指挥使有过交代不要掺乎二人的事,他感觉自己坐在这里看二人打嘴架忒不自在,轻咳一声,站起身来说道:“那个,你俩聊,我出去走走,走走!”

  张百户也不等两人回话,迈着大步,蹿出前厅。

  在看李温,看着装作无所谓的吴连山,也猜出他大概所想,缓言道:“吴老爷,莫不是想拖着不给粮?或是毁约当做无事发生?”

  显然李温猜中了吴连山的心事,吴连山也算默认下来,轻端茶盏,嘬上一口茶,“呸”的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茶叶根。

  “哈哈,怕是吴老爷失策了,不谈你如此去做,以后他人与你会不会做买卖不说,你以为张百户跟我来是为何?你以为我那粮卖到何处去了?若是吴老爷自以为斗的过官家,那你尽管去拖!”

  说到最后,李温眼神犀利,面带嘲笑,语气稍显恶狠狠的。

  吴连山只感觉后脊背一阵发凉,额头上渗出细汗。

  本来自己打算坏了名声无甚所谓,大不了不与本地人做生意罢了,即使告官那也算是拖过去了,到时候粮价下来再赔粮就行。

  可现在李温说话口口声声带上张百户,又明示自己这粮食与官家有关系,且张百户还跟自己说了是奉命与李温走一趟的,心中更是乱猜莫不是军粮?

  心中胡思乱想,冷汗直流,吴连山可不知道李温在吓唬他,也不知道张百户是来壮声势的,只是感觉那张百户出了门,难道是出去做安排?自己不拿粮就带人杀进来?

  越想越害怕,越猜冷汗越流,仿佛看到自己的大院子鲜血流满地,无一生还的样子了。

  “那个,李东家,你…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是在想,我手中存粮难以拿出来那么多,现在只能拿出来一万石粮,多了实在是拿不出来~”

  吴连山脸上再次挂上一副凄苦可怜样,双手来回搓弄着,语气顿时软下来。

  李温就是在吓唬吴连山,自己现在骑虎扯大旗,吴连山什么都不知道,不吓唬他吓唬谁?

  “吴老爷,我李某也不是刻薄之人,既然粮食不够,银子来凑,这么一来可能买家还更高兴~”

  看着李温和煦的笑容,吴连山轻擦额头上的汗滴,感觉那笑容真让人生厌。

  “呵呵,是,是,李东家说的是,那就一万石粮,一万六的银子!”

  “哎?不对!粮食一石卖一两没错,可没粮食,那么给银子可就不是给一两了,按着约定,可是三两!”

  吴连山差点又跳起来,强压着心里的怒火,恨不得把眼前的李温撕碎了吃掉。

  李温看着怒而不能发的吴连山,心中别提有多舒坦,想来他也能体会到那些被他逼迫卖地农户的感觉了吧。

  “李东家,这…这不合适吧,不是我…是因为你要的太急~”

  “吴老爷你想想,现在外面粮价可是到了三两四五,你说这是三两合适,还是给粮合适?”

  吴连山咬着牙,一拍打腿,颇为痛苦,“李东家,可这四万八千两银子,我~我拿不出来啊!”

  吴连山买地就已经花去一两万的银子,一个大财主再有钱也拿不出更多的银子来,这四万八千两可是要了他的老命!

  “哦?吴老爷不至于吧,哦!我知道了,定然是吴老爷把银子都用来买地了,啧啧,要不用地抵吧,买家那面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吴老爷补上银子把!”

  李温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还叹着气。

  吴连山被气的身体都有些哆嗦,要不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发怒,否则他都要跳上前去扇李温的耳光。

  “吴老爷买地我也见到了,三两银子一亩,不知道吴老爷能拿出多少银子?剩下的需要抵多少亩地?”

  一听李温说一亩地三两银子,吴连山是实在忍不住了,“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脖颈青筋暴起,小眼睛怒目而睁,伸手指着李温吼道:“姓李的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今天就是舍得一身剐也要把你拉下水,我让你也活不安生……”

  李温见吴连山是真的到极限了,若是真的这么办,那吴连山定要跟自己拼命,过犹不及,见好就收吧!

  “哎,吴老爷你急什么,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么?我怎么会做如此没人性之事呢?地价就按灾前市价算如何?”

  吴连山气的从鼻子哼出一股气,即使李温变着花的骂自己,也比让自己低价卖地更容易接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