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洪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随风而动(求推荐票)

洪主 烽仙 2069 2019.11.21 00:34

  时间流逝。

  云洪不断练着剑。

  《风羽剑》六十四式,经过这大半年修炼他早就纯熟,尤其是这四五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苦修。

  堪称日夜不停。

  到今日,云洪终于领悟到了《风羽剑》的一丝真正奥妙。

  六十四招剑术,有的是攻杀招数,有的是防御招数,有的是借力打力,有的是迅猛突刺....看似不同,但实际上,这六十四式,最本质都是相同的。

  四个字——随风而动。

  这风。

  不是吹起来的风。

  是指因战斗引起的空气波动,这其中是有迹可循的,风羽剑的最高境界,便是要令修行者的每一剑顺着空气波动,能够更快出剑。

  高手对决。

  快和慢。

  即生和死。

  六十四式剑法,只为帮助练剑者更好捕捉风势,以便能够在生死搏杀中,寻找那稍瞬即逝的机会,比敌人更快的出剑。

  “按阳师教导所言,风羽剑修炼到圆满境界,便不再拘泥于剑法本身,每一剑都能够完全契合于风的波动中。”

  云洪一边练剑,一边思索着。

  随风而动。

  这是阳楼早就教导过的,云洪早就记住了。

  可若是没有这半年来千遍万遍的修炼,没有真正用心修炼,用心感悟,云洪就算知道再多,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做到。

  光知道,是悟不出的。

  要靠练。

  靠亲身体会,才会可能悟出。

  “交手便会引起空气波动,我的剑,要顺着这股波动来。”云洪默默感应着,手中的剑法却在突变。

  时而诡异莫测,时而迅猛难挡,时而厚重如山,时而横冲无变.....

  一招又一招。

  有的风格完全不同的两式,这一刻,在云洪手中却施展的极为擅长,宛若一体,最重要的一点在于。

  他的剑。

  越来越快。

  就如自深山而出的河流,初时缓慢,随后慢慢变快,最终携带着山石树枝,化为汹涌澎湃势不可挡的洪流。

  “呼~”

  剑停。

  一切戛然而止。

  “还是不够完美。”云洪喃喃自语。

  这些天,他能感觉到自己距离剑法入微越来越近,每一招每一式,几乎都能融入风的波动中,但又总是差那么一丝韵味。

  差一丝。

  便是天和地。

  便是基础和入微的区别。

  代表他还没有真正掌控风的波动。

  “我的拳法已入微,我对身体的掌控越来越强,剑,虽是身体延伸.....可它终究不是身体,剑法入微比拳法入微要难得多。”云洪思索着。

  “既然寻不到那丝契机,只能慢慢磨了。”

  云洪心中实则非常渴望剑法入微,可越是渴望,他越是强迫自己要冷静,要心静。

  因为他知道。

  焦虑对修炼百害而无一利。

  而且,按云洪估计,只要自己这样持续苦修下去,一两个月内,剑法定然能够入微。

  “夜深了。”

  云洪通过殿门看向远处的街道楼宇,几乎没什么亮光,一片黑暗,门口负责守夜的护卫,都已经抱着刀睡着了。

  .....

  “先回房间。”

  云洪拿着剑,转身朝着自己房间去。

  第一件事情,便是脱掉贴身穿着的锻体衣,如今他整天穿着的锻体衣重达两百八十斤,说出去恐怕都没几个弟子能相信。

  让院内杂工预备的热水,一直盖着盖子,云洪伸手一摸,水到现在还是温的。

  洗了个澡,又换身干净衣服。

  随后。

  云洪坐在自己的床上,进行着睡前反思,思索今天的得与失。

  修行,练最为重要,因为这是强大的基础,但反思也很重要,这能更快提升自己。

  “剑法靠磨。”

  云洪沉思着:“关键是身体淬炼。”

  这几日。

  他一天吃三餐灵米,每次三斤,吃两次妖兽肉,每次五斤,每天就要吃掉至少十两银子,若非有游家的资助,根本不可能如此持续。

  耗费大。

  可云洪的心脏,通过疯狂精纯气血释放出热力,对肉身淬炼的效果,却无比明显,虽只有四五天时间,却抵得上云洪之前苦修一两个月的效果。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灵米和妖兽肉的效果在减弱。”云洪暗道:“今天的淬炼效果,比第一天时要弱上至少五成。”

  这下降幅度太快了。

  按云洪估计。

  原因有两个,一是他的身体素质提升太快,灵米和妖兽肉消化所带来的气血,对身体淬炼的效果愈发不明显,心脏释放的热力效果减弱便是证明。

  二来,是他身体,已经接近淬体六重极限。

  “外界都以为我凝脉,实际上我尚未凝脉,经脉未曾打通,便无法修炼真气,这样淬炼肉身是有极限的。”

  云洪看过许多书。

  尤其是上次许开仙人介绍自身修炼之道,更是清楚点明。

  肉身淬炼到易筋阶段极致,便能凝脉,这个上限,因个人先天而异,有的高有的低。

  上限高,凝脉难,其后修炼易。

  上限低,凝脉易,其后修炼难。

  “这些天疯狂淬炼,我的身体素质应该已经和正常凝脉武者相当。”

  和剑法修炼一样,他的肉身淬炼,同样到了一个瓶颈,至于什么时候能突破,他同样把握不住。

  甚至于,若是出现凝脉的机会,心脏会不会再来一次异变震动,云洪同样不知道。

  “身体素质虽相当,按凝脉武者修炼出真气,爆发力要更强些,九天后的烈火殿比试,我未必能赢刘铭和吴师姐。”云洪握拳,继续熟悉着自己的力量。

  烈火殿原先的两名凝脉弟子。

  一个是刘铭。

  一个是吴虹玉,出身地方豪强,年不足十五便凝脉,至今凝脉已近一年,天赋极高,之前的多次烈火殿比一直是烈火殿魁首。

  郡院选拔,每个县可推举五十名弟子,烈火殿弟子个个能参与郡院选拔,所以云洪并不担心什么。

  只是。

  “输给吴师姐也就罢了,她凝脉已久,距离八重无漏境恐怕都不远了。”云洪自语,眼中隐隐有着一丝冷意:“只是,绝不能输给刘铭。”

  相比同龄人,云洪更成熟,考虑更多,这是因为家庭缘故。

  刘铭当日在擂台上的威胁,在擂台下的公然挑衅,云洪选择无视,选择隐忍,是因为他知道没必要逞口舌之利。

  但这不代表他心中没有怒火。

  “还剩九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