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玉芝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前尘往事藏不住 人生何处不相逢(一)

玉芝游 忠何 2843 2019.03.18 10:57

  都是金庸惹的祸!

  这是书洹爷爷在三年前的那一个晚上得出的结论。一切本不该如此。。。。。。

  韩玉梁看着儿子韩学龙情礼兼到地将韩成父女送出了门口,又见孙儿书洹送芷漪去了,尚未返家。心下沉吟:也是时候了。

  大门一关,见儿子送客返家,书洹爷爷下定决心,正声道:“你们都过来,我有事商量。”

  书洹奶奶闻弦歌而知雅意,坐到丈夫身边与他相视一笑。

  韩学龙夫妇一整天都在外工作,无法体会二老此时心理,只好恭谨地坐到二老对面,疑惑中带着好奇问道:“爸,什么事?”

  书洹爷爷笑道,“你们俩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工作,错过了许多惊艳之事,不过今天这件喜事却必须与你们聊聊!”

  韩学龙一听喜事,欣然道:“爸,什么喜事值得您这么兴师动众?”

  书洹爷爷大笑,“我和你妈决定让书洹与芷漪定下一门娃娃亲,早结良缘。”

  韩学龙乍惊,与妻子匆匆对视,望到了她眼里的震惊,忙道:“爸,怎么突然做了这个决定?太仓促了!况且这也不是我们一家说了算,宋鸿才老师不一定答应啊!就算他也答应了,但如果书洹和芷漪相互之间无倾心之意怎么办?就算书洹与芷漪相互有好感,但谁也保证不了他俩以后不会遇到各自真正喜欢的人啊?”

  一切仿佛都在书洹爷爷的掌握之中,气定神闲道:“你说的这些我早就预料到了。书洹和芷漪定是暗自心许,这是我和你妈一同观察出来的结果,你一整天都不在,自然无法得知,我也不怪你。还有,我的孙儿,我会不知道?怎么可能变心!我韩家就不可能出那朝三慕四的人!我观芷漪娴静心良,亦断断不会如此!至于你说的芷漪父亲那边,倒也不难。想我韩家与他宋家也算门当户对,你与宋鸿才又为一校同事,书洹芷漪青梅竹马,有什么事不可以谈?还有,我刚刚为书洹和芷漪的姻缘卜了一卦,正是:红鸾星动,天赐地设,金童玉女,世世连理。不会有错!“

  韩学龙憋笑道:“爸!您的卦象不准啊!之前我评中教高级,您就卜了一卦,说我禄星护佑,不日必得升迁。结果呢?不还是没选上吗?”

  书洹爷爷哂笑,“那是你自己不争气,外加小人作祟!还有,事业卦我的确不精,但姻缘签我可熟得很!别忘了,你妈与我的姻缘都是我算出来的!”

  “那好,但是爸,您不要忘了!书洹出生时,那清玄道长曾说:‘震木青帝膻中玉树,巽木黛妃眉心灵芝’!书洹他胸膛上的膻中穴是有一个玉树小像的,我观芷漪眉心也没有灵芝胎记啊。书洹自有天定良缘,我们顺其自然就好!“韩学龙心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料信奉黄老学说的书洹爷爷却道:“清玄道长对书洹有取名赐字之恩,我自然敬他!但他那说的警言与诗句我们大可不理。想青帝,黛妃何等神仙人物,怎会降临我们家?还有,若真有女子眉心灵芝而不能隐匿,这岂不是先天就一上官婉儿之像?想她机心深重,狐媚欺上,以致尘世俗名不佳,你们想要一个平白无故会遭人戳脊梁骨的儿媳妇?“

  可见,万事万物有因有果。皆依天道循环演变。当初通天教主抹去芷漪眉心灵芝,看似无心,实则有意,无心化不便,有意增一劫。

  “可是。。。。。。”书洹爸爸仍想辩驳。

  “好了!没什么可是的!等书洹回来,听听他的意思你们就明白了!”书洹爷爷不容置疑。

  书洹爸爸无可奈何,只有拉妻子为援,便问:“你觉得呢?”

  书洹妈妈思量一番后,笑答:“我是好久之前就见过芷漪的。那小姑娘很懂事,有礼貌,家教极好,关键是长得还顶漂亮。我早就发现书洹喜欢她了!我乐观其成。”

  书洹爷爷拈须大笑:“好!那就一致通过了!”

  书洹爸爸哭笑不得,摇了摇头,无奈道:“爸!康熙隔代传位给乾隆,您是隔代就定了孙媳妇啊!”

  ——————

  书洹已经记不清泪是什么时候停止淌过脸颊的了,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将这多愁多病身“拖”回家的,只知道回到家中,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齐问自己觉得芷漪如何时,终于毫无顾忌地将那积郁已久的一腔愁肠直泻而出。

  眼泪是催化剂,剧烈反应的远远不止哭泣的那一个人。

  奶奶心慌不已,焦急问道:“怎么了?跟芷漪吵架了?”

  书洹这才将芷漪所说的自己与姑姑的“龙过论”,每一生都等我,这一世却有缘无分,不再等了,一一倾诉。

  书洹为了不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责怪芷漪,故意将芷漪与那“青帝”有婚约之事隐瞒,也将自己与芷漪的小名一事深埋心底。可他此时哪里得知,他这一看似好心维护芷漪的举动,却让他和芷漪缘休三年。

  书洹爷爷一听完,哀声大号,捶足顿胸,叹道:“怪我!当时就发现芷漪异样,却还调侃她就是小郭襄,这不是伤口上撒盐吗!”

  书洹奶奶也红了眼,“芷漪那可人的小孙女,苦也!”说完,摸了摸书洹的头,“书洹也苦啊!”

  “看来芷漪是把书洹和小宇之间的‘游戏’给当真了!不过书洹也是心诚,小宇叫他不要看金庸的武侠,他就不看。没想到竟会出这一番周折!不过,这也好办,书洹只需要找到芷漪,解释清楚他与小宇之间是真真正正的有血缘关系的姑侄关系,‘姑姑’与‘过儿’只不过是一时玩笑罢了,当不得真。”书洹爸爸忙劝慰道。

  书洹妈妈听完,点了点头,忙擦了擦书洹眼泪,道:”书洹,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解决,我们大人帮不了你什么。你和芷漪的心结因你而起,也应该由你去解!“

  书洹这才止住,泣声道:“知道了,妈妈!”

  正是:

  痴情男儿空心善,错把佳期慢三年。

  不遇不逢化劫数,难修难成一世缘。

  ——————

  一轮寒月,两处离愁。

  芷漪跑回自家楼下,哭泣声呜呜不绝,久经不息。

  杜鹃啼血犹不伤,黛妃泣泪已断肠。怨诉不忍听,惊起孤雁南飞,缺月闭颜。

  那孤鸿展翅击空的清声惊醒了芷漪。是啊,不能让爸爸妈妈看到自己哭,那样他们就不喜欢书洹了。

  芷漪深深吸了一口临江清风,吐尽心中积郁浊气,跑到那江边沙洲处,捧起一斛江水,向脸砸去。

  冷红了脸,寒透了心,深深泪痕,了无踪迹。

  芷漪静下心来,回忆往事种种,一笑而过,轻声吟唱:“风中风中,心内冷风。。。。。。”【1】

  滚滚长江东逝水,今夜尽是离人泪。

  芷漪收拾心情,往家走去。孤鸿南飞已远,仍留悲鸣愁人。芷漪转头望去,正好见到爸爸先前于楼下小院里种的棵棵梧桐,在这残月冷光中,静待有凤来仪。孤鸿影单,渐行渐远,彻骨北风一起。

  佳人面,冷如霜。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一声门响,芷漪回到家中。

  芷漪爸妈一同迎了出来,满脸欣喜,忙问学得怎么样,书洹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如何评价。。。。。。

  芷漪强颜欢笑,一一应答,父母那在大人世界里早已历练得炉火纯青的敏锐目光,在自家女儿身上找不出一丝端倪。

  所有离愁,毫无影踪;一切哀怨,不留痕迹。

  一皆称好,一概答善的芷漪突然想到一事,忙道:“对了爸爸,书洹爷爷说马上就要过年了,寒假就先不上课了,有很多亲戚要走,也有很多人去拜访,不方便。让我暑假再去学。”说完心想,先糊弄过去再说吧,能拖一阵是一阵。

  宋鸿才笑着说:“嗯,好!我正想给你说明天我们家也要开始走亲戚了,寒假就先不学了,才艺嘛,不急于这一时。今天也晚了,你快去洗漱,明天还要早起。”

  月华初上,长夜未央。在这皓皎月光下,芷漪躺在床上为自己刚刚撒的谎感到羞愧,不过心想,也许到了暑假,爸爸妈妈就会忘了让我去书洹家学才艺了吧!

  芷漪此时还不知道: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毕竟不是费雯丽,只晓得船到桥头自然直。

  正欲睡时,芷漪发现眼眶竟是模糊起来,泪盈眶而出,恰似一泓清泉,无根而生。。。。。。

举报

作者感言

忠何

忠何

敬请各位书友知:   【1】:《让一切随风》是由大野克夫作曲,黄沾重新作词,钟镇涛演唱的粤语歌曲,收录于钟镇涛1987年10月1日发行的专辑《听涛》。忠何最喜欢的是陈慧娴的版本。   忠何遥拜各位书友!

2019-03-18 10: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