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古幕谜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瀚海共生 第十二章 洞中探索 危机四伏

古幕谜影 张瀚天 4235 2021.01.17 01:43

  子涵跟上前,看了看分叉通道,惴惴的悄声道:“这两边都是通道,走那边呢?”

  我接口说道:“这个拐弯进去的通道看起来很深,不知道通向何处?而直走前面的那边看石壁的那些洞口,貌似还是跟刚才的那些石室一样,也就是同一条走廊一样。”

  子涵看罢,忿忿的说道:“那些石室没啥好看的,我们走进去这条通道看看里面通向何处吧?”

  我立即不安的道:“这通道那么狭窄,阴深深的,就怕会有危险。”

  子涵一听,鹞眼精光一亮,猛的一瞪眼,切齿沉声道:“那咋办,明知道那边跟前面走过来的那些石室是一样的,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只能进去才会知道有什么。”

  我忍不住望着小冰,焦急的悄声道:“看样子我们只能走下去了,大家小心点;还是老规矩,我走前面,小冰跟着我,子涵殿后。”

  小冰立即不在乎的接口道:“没事的,跟大家在一起有什么危险都不怕,再说来都来了,就没有退路可言。”

  子涵听后点了点头,把电筒照向通道中……

  随后我让小冰扯住我的衣服,我毫不犹豫的领头往下走,小心翼翼的缓步前行,走了一会后,慢慢发现这个通道变窄了许多,走了一阵之后又是一道转弯,我们随着转弯走了过去,前面出现了个路口,就像一个十字路口一样,两边和前方都有通道,我往不同的通道方向照了一下,随口问道:“子涵,这十字路口一样,我们往那边走?”

  子涵突然一楞,惊喜的笑道:“你是让我做选择吗?”他笑着瞪着我,我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那就勇往直前呗,往前走,一直向前看个究竟。”

  我淡淡一笑,恭维的说道:“好,那就听你的,勇往直前。”接着我探照跨步轻轻往前走,仔细观察着周围,走了一阵后又出现了一道转弯,再往前走又出现了一个路口,我停步在路口中间打着手电游目看着四周,却感觉在前方通道的侧面石壁上忽现飘过一道黑影,我急忙用手电照向石壁上,却消失不见了;心想:这是什么鬼东西?如此狭窄的通道也藏不了人,固然不可能是人影,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但都到这了,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先不多想继续前行吧……心念间,我照着前面的通道,讪讪说道:“这里又是路口了,我们还是继续往前吗?”

  子涵楞楞的道:“我们对这里又不熟悉,走那条都一样是探索,我们还是向前走吧!”

  说话之间,小冰转首一看,不由一扯我的衣服,惊急的悄声道:“刚才有个黑影闪过,但是一下子就没了,这里阴深深的,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说至此处,我脸上不由一热,低声道:“刚才我也看到过一道黑影,就是看不清是什么,我还以为是我眼花呢。”

  子涵听罢,循声脸色一沉,立即沉声说道:“不是吧,我怎么没看到;看这里都像是挖凿出来的地洞一样,且又那么窄,固然不会有什么东西吧。”

  我不由脱口急声道:“刚才进来的那些石洞就像是天然的,这里看起来是人工挖凿的,但不知会不会设置有机关什么的,大家还是小心一点吧。”

  子涵立即催促道:“怕什么,要么我走前面,你们跟着我走。”子涵随着走向通道中,我探照过去通道的地面上,发现跟刚刚走过来的通道有些不一样,地上铺有一些石砖,两边的石壁下还摆设着一些小瓦罐……心里立马感觉不对,可就是说不出忧虑的所在……

  我继而一想,心知不妙,立即慌声急喊:“别动……”

  话末说完,眼看着他的右脚踩下了中间的一块石砖上,随后通道两边的石壁突然暴起一声轰隆大响!像地震一般晃动了一下就停止了。我心中一惊,沉着气镇定着,过了一会,看到没有什么危机,我不加思索的问道:“子涵,你踩到机关了吗?”他低头用电筒照着他的脚前一看,沉声说道:“就踩到一块石砖呀,也没有机关呀,这不好好的嘛。”说完他在石砖上用力跺了几下脚,朗声一笑道:“没事啦,踏实的很,刚才是地震了吧?或者说是地壳运动引起的局部崩塌。”

  看罢,我立即宽心的道:“还好,万幸不是机关。”

  我转头望了望小冰,她凝脂般的双颊上,突然升起两片红霞,感慨的一叹,说道:“幸好没事,刚才吓死我了。”

  这时听到子涵惊异迷惑的喊道:“哎,这石壁两边下面怎么那么多小瓦罐呀。”

  我用手电探照着通道的两边,迟疑的说道:“确实是堆了许多的瓦罐,有些还陷在泥灰中,刚才我也注意了,只有你前面这条通道有这些小瓦罐,刚才一路走过来都没看到过,我也想不通这是何故?”

  小冰黯然一叹,嗔声说道:“你们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我看我们还是换条道走吧。感觉这里就像个迷宫一样,绕来绕去的,路口又多,选平坦的道走会安全点。”

  我心中也有此想念,又没光线,绕来绕去的就怕要困在里面。

  心念末毕,子涵一声惊急的叫喊声刺激了我:“靠,这墙上有东西。”

  我急着问道:“怎么啦?”

  子涵接着喊道:“我手刚扶在石墙上,感觉被咬了一口,好痛。”

  在听着他的急呼声中我跑到他身边,这时右眼侧面石壁上的黑影一闪,我快速举起电筒照过去,黑影又消失了,我仔细看着石壁,发现石壁上有着许许多多的小洞,我靠近用手电打着光仔细看着壁上的小洞,发现小洞里面有一些紫红色的大蚂蚁,这大蚂蚁的触角很长,想必体型很大,它们黑色的复眼像在黑暗中锐利的盯着我们一样,顿时我的鸡皮疙瘩都涨起来了,神情慌张了起来。

  我转身望着子涵的手指,他擦掉血迹,发现手指被咬开了一小口,血很快又从伤口流出来,子涵用手捏住手指根部,怒声喊道:“是什么鬼东西呀?那么厉害。”话音刚毕,他双脚马上跳了起来惊慌的喊道:“脚上也有东西。”

  我立马打着手电照着子涵的脚下一看,惊恐的喊着:“是蚂蚁。”

  子涵边跳着脚边低头随着我的手电的光线看去,嘴里高喊着:“卧槽,这蚂蚁怎么那么大。”

  小冰觉得有异样举起手电照了一下我和子涵所在的通道前面,随后惊慌的高喊呼叫:“你们前面通道有好多密密麻麻的东西正朝我们爬过来了。”我们转眼一看,通道已经密密麻麻的几团黑黑的东西正快速向我们爬过来,顿时惊呆了……

  我在条件的反射下随口大喊“大家快跑。”子涵已经跳着往后退,我退回十字路口中间立马拉起小冰的手拔腿便跑,嘴里急声喊道:“子涵,往左这边跑,快……”

  不知道跑了多久,已经分不清转过几道弯,我们累得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汗流浃背,我喘急的缓缓说道:“刚才那条通道有古怪,我们跑了那么久,它们短时间应该追不上来,我们先休息一下。”我心中一动,继续说道:“子涵,你那个手怎样了?严不严重?”

  子涵一屁股坐了下来,他仔细看了看他的手指缓声回道:“现在好像肿起来了,但没啥大问题,就是很疼。”

  我从背包拿了瓶矿泉水和创口贴出来递给子涵,子涵俊脸通红,汗丝油油,微笑着望着我伸手接着矿泉水和创口贴,笑口说道:“哟呵,瀚天,还是你贴心,服侍周到,还知道我口渴了。”

  我对视着子涵的眼神,肃容道:“就怕这些大蚂蚁有毒,你先用水冲洗一下你手指的伤口,贴上创口贴,等下在喝水不迟。”

  子涵瞪大眼睛看着我严谨的神情,他转头看了看他手指便明白了,接着他拧开了瓶盖倒出矿泉水冲洗着伤口;缓缓说道:“这些蚂蚁也真邪性了。”

  小冰急喘着气紧张的说:“刚才那些密密麻麻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呀?”

  我低沉的道:“那些是蚂蚁,体型很大,在那条通道的石壁上有许许多多的小洞,我看到里面都是蚂蚁。”

  小冰悚然一惊,不由惊异的道:“这蚂蚁也太夸张了吧,刚才看后面追过来的那些都成堆成群了一样,太恐怖了,吓得我脚都软了。”

  子涵听着愣住了,神色凝重地道:“我刚才看到那几团黑影的时候都吓到了,还以为他娘的是什么鬼东西呢,幸好跑得快。可这之前都没有的,怎么在这出现了。”说完子涵把创口贴贴到了他的伤口处。

  我微蹙双眉,略一沉吟,道:“我听说在非洲有一种长近1厘米的黑蚂蚁,别看它们貌不惊人,却有着一副大胃口,无论多大个的人或兽类,都在它们的猎取范围之内;这种蚂蚁因此也被当地人称为“食人蚁”。食人蚁是攻击性比较强的食肉蚂蚁,一旦遭遇到这种蚁群,如果反应不及有时同样会遭遇厄运,它们之所以横行无忌,靠的就是“蚁多势众”;群体虽然庞大,纪律却相当严明:进食时,当一只黑蚁咬到一口食物会快速离开把位置让给后者;大队进发时,排头和断后总是最强壮的黑蚁,对老弱病残者总有两只以上黑蚁抬着前进;当“先头部队”遇到危险或障碍,它们会迅速相互传递信息,立即掉头,几分钟就能够排尾变排头从而迅速逃离险境。被它咬到会有过敏现象,导致局部红肿痛,有些会有皮疹出现。”

  子涵一听,吓得身躯直抖,再亦忍不住怒声问:“不会刚才那些也是食人蚁吧。”

  我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食人蚁,但是看刚才的蚂蚁要比非洲那种食人蚁大几倍,身长有4-5厘米,真够瘆人的。”

  子涵惊急的惶声道:“你看它刚才咬我手指的那一口,伤口就有2、3毫米那么大,那么喜欢食肉,不是食人蚁就怪了。”

  我回想了一下子涵的伤口,不由黯然关切地说道:“照看极有可能是食人蚁,大家还是小心点吧,被它们缠上了就麻烦了。”

  子涵凝重地点点头,黯然一叹道:“妈的,我差点就变成它们的盘中餐了。”

  我一听,“噗呲”一笑,爽朗地笑着道:“照你这体型可以让它们饱吃一顿了,我看它们好久也没食肉了,肯定饿坏了。”

  子涵惊吓得黯然一叹,道:“亏你还笑得出来,真是交友不慎呐。这‘雷’趟得可真不值呀!”

  我哂然一笑望着子涵,朗声道:“我看你都说得那么壮烈了,可不得高兴一下。”

  子涵刚想破口讲话,仅听到小冰迷惑的问道:“你们不是说前面我们走过来那些石室的那个地方不是住过人的吗?既然都住过人,那这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我傲然点点头,道:“我估计这些蚂蚁之前是被人饲养的或者说是特地用它们守护这里的;而在之前石室的那一片地方应该是放置了什么障碍就像设了结界一样,让这些蚂蚁不敢过去也出不去地面上。

  小冰心中一急,不由脱口疾呼:“这蚂蚁怎么会是人养的呢?越说越糊涂了。”

  我立即机声道:“前面被食人蚁追的地方,那条通道的两边石壁下面不是很多瓦罐陶罐吗?我估计这些瓦罐陶罐要么是供给食人蚁的食物,要么就是培育食人蚁用的。”

  子涵突然变得有些迟疑,因而,蹙眉道:“照这么说是刚才惊醒了它们,然后它们才扑过来。”

  我忿忿地沉声道:“那条通道跟别的通道不同,地下铺有一路的石砖,想必这些石砖是专门设计过的:一是方便饲养的人走进去,其二呢是吸到这里的人走过去,其三是为了设置机关;我猜想刚刚子涵踩的那块石砖就是道机关;两边石壁里面应该有一个空间,就是蚁巢,石壁有许许多多的小洞也是方便蚂蚁爬出来;而踩到那块石砖的时候,上面设置的重物会砸到蚁巢,惊醒里面的蚂蚁群,所以刚才子涵踩了那块石砖才会暴起一声轰隆大响,像地震一般晃动了一会。”

  他们听罢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小冰听得心中一动,突然揣测道:“既然说设置这些蚂蚁在这里,照瀚天说的是为了守护这里,那么这里附近应该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才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