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古幕谜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瀚海共生 第五章 疯婆隐怪 跟踪指引

古幕谜影 张瀚天 2329 2021.01.05 04:22

  走出院子大门,跟着小冰走着,我和子涵仔细的观察着村落里的周边,村里的路四通八达,就像一个迷宫一样!小冰看着我们四处张望的神情,淡雅地一笑,说道:“我跟你们说吧,外面的人要进来我们村里如果没有熟人带的话,很容易走错路。”

  子涵停身伫足,惊叹不已,立即脱口道:“原来是这样呀!难怪我前两次来怎么找都找不到地方,都是碰到村里人带路才找到的。现在看来我都分不清今天来的时候是从那边过来的了。”

  我瞟了子涵一眼,迷惑的问道:“那你今天是怎么进来的?”

  子涵一听,不由冷笑了一下,接着轻蔑地道:“找人带路呗,这次过来我直接在村口找了个人帮带路!难道你是自己找过来的?”

  我毫不迟疑,接着风趣地道:“我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位置,路上找人问路走过来的,刚好又碰到一个热心人主动给我带路。我说你都来三次了,还分不清方向?”

  话声甫落,子涵面色立变,不由幽怨地嗔声道:“你这位同志可能不知道吧,这村里的岔路口太多了,房子的建筑风格和造型大小都差不多,绕来绕去的很容易迷路。”

  我游目一圈,看着弯曲多变的屋巷,略一迟疑说道:“看得出来,这里的布局完全像个迷宫一样,我上午进村的时候从山坡上高瞻远瞩的观赏村里的村落风景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村里房屋的布局貌似凌乱密集却又似有条序,仔细看后才发现村里的房屋布局像一个八卦阵一样,估计一般过路人如果没有仔细看的话是很难看得出来。”

  子涵一听,大吃一惊,不由脱口急呼:“啊,这村里用房屋还摆出一个阵法呀!搞死人喽,这是什么意思呀?是不喜欢别人进来还是要想把人留在村里呢?”

  如此一说,小冰忍不住“噗哧”笑了,急忙含笑道:“没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啦!我们这村子的房屋是按照八卦阵布局修建的,据说是最初迁徙到这里安居的先祖们规划好的,一代代的传承完成到现在这个规模,因为我们村里的族人比较传统,都恪守祖训。据说这样的布局在古代可以御敌,也可以迷惑抵御响马山贼,让那些带着不轨目的人进村没那么容易得手。”

  我感慨地一叹道:“古时候的三国军师诸葛亮就善用八卦阵御敌,想不到这村里的先祖运用八卦阵布局修建房屋用来御敌,真佩服古人的智慧。”

  子涵一听,激动的朗声说道:“原来八卦阵那么厉害的呀!”

  我接着谦和一笑,道:“传说八卦是上古伏羲所创,他向外探求大自然的奥秘,向内省视自己的内心,推演出了太极八卦图;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八卦阵学名为九宫八卦阵,是一种古代的汉族军事阵法,相传为诸葛亮发明。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八卦阵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所以变化无穷,神奇无比。”

  子涵听后目瞪口呆,抿着嘴伸出大拇指,惊讶的说道:“想不到你小子,蛮神通的,怎么感觉你像个百科全书一样,知识面太丰富了。”

  小冰妩媚一笑,双目注视着我,笑着道:“人家学考古的,这些对他而言都是小儿科了。”

  子涵听罢,瞪大眼睛,像是受了惊吓一般,激动得说道:“我说怪不得呢,人才呀,请受学生一拜。”说完便装着要恭敬弯腰的样子……

  就在此时前面屋巷串出一个女子向我们走来,她的头发像乱莲蓬一样乱糟糟的,脸也黑黑的,不知道是她的皮肤本身就黑还是因为很久没有洗了;脚上穿着两个不同颜色款式的鞋子,穿了条磨破了的旧条绒裤子,披着扯破了领子的肮脏的印花布衬衫,眼睛里没有神采,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像一个木偶一样走着,整个人看起来邋里邋遢的。

  子涵和小冰看到我凝目注视着屋巷没有说话,他们也转头顺着我注视的方向看去,大家顿时楞了,都被眼前这个女子的形态所好奇,我们沉思不语,心里像是在怜惜和同情这个女子,但又让我迷惑了起来,心想这是何人呢?为何这副模样?

  眼前这女子向我们走近发现我们的时候却突然止步,神情慌张,浑身哆嗦着,显得很是害怕的样子,表面神态彼伏而内里激昂机警。心念间,被女子的行动唤醒了我,我仔细观察着她没有说话,她看到我们沉默不语,而后眯着眼睛背靠墙体身体正面对着我们两脚慢慢移动着从我们身边缓缓跨着小步子过去,嘴里念叨不停快得如同念咒一般,待她小步移到离我们几米之外突然拔腿就跑开了。

  这时子涵指着跑远的女子激动得说道:“哎,我们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她跑什么呀,感觉我们要吃了她一样。”

  小冰用着平和的话语说道:“她是见到生人才会情绪紧张激动的,平时见到村里熟悉的人她是不害怕,但她也不搭理人。”

  我迷惑得望着小冰问道:“她从小就这样吗?”

  小冰黛眉一蹙,叹了口气说道:“我听邻居的人说她是十年前来我们村的,没过多久就疯了。”

  我心里觉得惋惜,略显不悦的嗔声道:“那村里和她相关的人就没有帮她找医院就医或者送去精神病院救治一下?”

  小冰无奈的缓缓说道:“唉,她又不是嫁过来我们村的,在这里又无亲无戚的,谁管得上她;听说她之前是跟我们村沈克明过来的,可是沈克明十年前就失踪了,后面发现她也疯了,但看她没有什么比较过激的行为会伤害到人,加上都不知道她是哪里人住哪里,所以村里的人谁都不愿意管这件事。”

  听小冰如此一说,我细而一想,似乎想到了一些关联的问题,我疑惑的说道:“一个是十年前失踪了,一个是十年前发疯了;而我们的父亲又是十年前失踪的,如此之巧合,这里面是否会有着一些关联呢?”

  小冰柳眉一蹙,迟疑的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其他的事情村里人又不愿意多说,都怕扯是非。”

  子涵还在观望着走远了的女子,叹着气念道:“你说这又是何苦呢?又不是结婚过来的,跟过来这村子却变疯了,活着多受罪,图什么嘛。”

  子涵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心想如果说这个女子不是冲着结婚过来古堡村的,那么她肯定是有别的目的。此时我心里更确定这疯女子跟十年前父辈们失踪肯定有些关联。我用手拍了下子涵的肩膀,喊道:“走,我们跟过去看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