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古幕谜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瀚海共生 第十章 再访祠堂 石刻壁画

古幕谜影 张瀚天 4108 2021.01.14 04:15

  随着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香烛味,光线从窗户透进来,游目看去祠堂内一片阴沉沉的样子,大门正对进去在堂内中间有一堵墙,墙前面有一个砖砌起来大平台,目测约有1米多高,3米长,深度也有1米多,这平台的正方前面有一个石刻大桥台,大桥台前摆着一张四方的八仙供桌,但上面都空置着;堂内半空悬挂着密密麻麻的环香。

  我漫步走往堂内西边的偏厅,这个偏厅北面的墙前有一个梯级型的牌位小楼阁,两边有两根朱红色的木柱,木柱之间是一个木刻的屏门将前后隔开,显得非常庄严肃穆;木柱刻有一副对联,写着“永福永寿永康宁,百代贻谋绵祖泽”,“言孝言义言忠信,萬家乐事叙天伦”;最里面的正面墙上悬着一块匾写着“蜀子堂”,匾下的梯级上陈列着许许多多的牌位;牌位阁前面有一个石刻桥台上面摆着三个大香炉,香炉边满是香灰;桥台前是一张八仙供桌,上面摆放着几个茶杯、酒杯和一个酒壶及一个茶壶……

  这时,我心念着:从这个偏厅的空间来看,偏厅北面比大门对着中间那道主墙要纵深一些,像是一个凹位,按说中间那道主墙隔开的后面还有一个空间,这边做牌位阁,把墙封住了,那应该从另外一边可以进去。看样子理应如此才对。

  我转身移目至南面的木窗,光线透过窗花映入眼帘,清楚看到木窗的花格被岁月的侵蚀,它们早已淡褪了朱红,剥蚀了漆油,却依然风韵不减,熠熠生辉……随后我看了看西面的墙壁上倒是空白一片,没有什么东西。子涵和小冰都在堂内四周观看,一片肃静。

  我缓缓的走往东边的偏厅,眼前这偏厅一遍空旷,没有摆放物件,直视看到东面的墙上镶着一排石刻板,我随着木窗透进来的光线走至最外面靠近木窗边,看着从外往里排序的第一个石刻,有些模糊不清,我急忙打开电筒,仔细观看了一会,才发现石刻上刻有一些图案。我悄声喊道:“你们快过来看,这里好像刻有些东西。”

  子涵和小冰听到,快步走了过来,子涵惊喜的轻声问道:“发现什么了?”

  我慌忙说道:“你们看,这石刻上刻有图案。”

  小冰大感惊奇,连忙说:“咦,是喔,就是有些模糊,怪不得以前过来都没发现。”

  子涵忽然惊叫起来道:“这刻的好像是座大山,你们看。”

  我仔细看了一遍,嘴里念道:“这幅石刻上刻的是一座山,这山上有一座古屋,山脚下是一个八卦图。”我看得出神,心中一动,喊道:“这刻的图案不正是古堡村吗?”

  子涵听罢,露出一副正容,冷冷说道:“那就是古堡村啦,还以为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我瞪他一眼,缓缓说道:“这是沈家祠堂,你难道还想刻在壁上的还会是藏宝图呀!”

  子涵傲然说道:“我哪知道,看这石刻有一定的年份了,还刻得那么神秘。”

  我长吁一声,叹道:“祠堂肯定是刻修建众筹募捐的光荣榜啦、记事啦、族谱啦、迁徙过程什么的,好让后人纪念瞻仰!”

  子涵更是惊愕,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那还有什么好看的?这是人家姓族里的事,跟找我们父亲的去向半毛线关系都扯不上。”

  小冰听罢,抢过话说:“那也跟我有关系呀,好歹也看完所有的石刻再说嘛,也好让我多了解一些族里的事!”

  子涵瞪眼喊道:“得得得,那你们看吧,我去别的地方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发现。”

  我拿手电照了一下子涵的脸,小声怒道:“说话小声点,难道你想把村民喊来呀!”

  小冰勃然大怒,轻声斥道:“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这一样。”

  子涵猛的一怔,捂住嘴巴点点头便慢步走开了。

  我扯了一下小冰衣服,悄声说道:“来,我们一起看看另外的石刻。”我往里跨了一步,仔细的看了一遍石刻,轻轻的说:“这一幅石刻上的图案画是在一个村落里,有一些官兵进村杀戮,人们四处流串;你看这些挥着刀是官兵,也有些骑着马的,都是穿着官兵服饰,而地上那些往着不同方向奔跑的就是平民。”

  小冰有点诧异,悄声回道:“对,看这个图案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我再往里走两步,小冰也跟了过来,我们认真看着石刻的图,我缓缓说道:“看这一幅石刻,这下面是洪水淹没了一些房屋,这上面是一座大山,人们正在往着山里面跑;这应该讲述的是村落遇到了洪灾。”小冰惊讶的点点头。

  我继续往里走,细看一遍后,我接着说:“你看这一幅,这周边有很多人在跪拜,中间有一个人站着举着一个棍子,这也可以说是一个兵器或者是一个权杖,看他们的装束像是远古的部落,这一幅图案应该说是一个部落的民众臣服于一个的领袖。”

  小冰忿然说道:“嗯,是这个意思。”

  我望了一眼小冰,低声说道:“走,我们再往里看。”

  我们往里走了一下,凝神沉气看着石刻,小冰大感惊奇的说道:“这图案刻的上面黑乎乎的有些怪异,这下面有很多人在跪拜,人群中间有一个三层的平台,平台上有个桌子,旁边还有几个人在跳舞,这是什么意思呀?”

  我眼睛定定看着石刻,正容说道:“这刻的应该是说在石洞中进行的一个盛大祭礼,也就是祈福;上面这些黑黑的奇异怪状像是石壁,中间三层的是祭台,上面有个供桌,那几个人应该是巫师在行祭礼。”

  小冰长“哦”了一声,恍然大悟,接着笑道:“原来如此,还真是照你一说,我才看得明白。”

  我微笑的看向她,这时我们双目对视了一下。我点了一下头,说道:“走,继续。”

  我们又往里走,认真看着一幅石刻,突然小冰兴奋的说:“这一幅我能看得懂,这讲述的是婚嫁的迎亲队伍,这阵势也太隆重了;瀚天,你看是这样理解吗?”

  我伸了一个懒腰,笑着说道:“嗯!恭喜你说对了!”

  小冰笑咯咯的伸出剪刀手放在她脸前摇晃着,嘴里笑道:“耶,说中了,我聪明吧?嘻嘻。”

  我立起手拇指给她做了一个“赞”的动作,她更笑不拢嘴了,而后我便笑道:“我看你是恨嫁了吧!一看到迎亲队伍你就‘聪明’了。”

  小冰小脸一红,拖长声音笑着说道:“讨厌……才不是呢!”

  我瞪了她一眼,再往里走去,我看了一遍这一块石刻后,接着说道:“这上面刻的有农耕、织网扑鱼、驯养野兽,陶埙制作,金属炼制;这应该是讲述的是人类文明的发展。”说完我没见小冰的动静便转头望去凝视着她,小冰还在原地不动的笑着,她看了我一眼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才走了过来,她看了一会这幅石刻后微笑的点点头,而后往里走了过去,她眼定定的仔细看着最里面也就是最后的一幅石刻……

  我望着她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刚想走过去,突然听到她惊恐的喊道:“瀚天,你过来看看,这刻的是两个人脸蛇身卷在一起的图,一男一女,很是奇怪!”

  我走向前,仔细看了全图,我缓缓说道:“这描绘的是伏羲女娲图,寓意着创世。”

  小冰“啊”了一声,说:“这就是伏羲女娲呀?我还以为电视里那些人脸蛇身的女娲形象只是为了渲染影视效果呢。”

  我摇摇头,接着说道:“他们是神话中人类的始祖,既然是神话,也会被后人夸大宣扬,但真相如何如今也无从考究了。”

  小冰默想了一会,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沉声说道:“也是!”过了一阵,小冰黛眉紧蹙,不由迷惑地问:“你说这些石刻的内容有什么用呢?”

  我毫不迟疑讪讪说道:“其实这些石刻只是记述宗族的历史变迁发生过的重大事件,顺序应该是从里往外排序,从创世开始,到迁居古堡村。”

  小冰呵呵一笑道:“那就是我们沈氏家族的渊源记述,那就是没什么特别的啦!”

  我“嗯”了一声转头往西看去,悚然一惊,果然在大门对入的主墙后面有一块空置的空间,只是三面都是墙体,没有光线,一片漆黑。我正要走进去的时候,听到前面子涵传来的声音:“你们快过来一下,这里好像有些不对劲。”

  听完我和小冰快步走了过去,子涵看着我们问道:“石刻上发现什么没有?”我急忙应道:“石刻的内容都是宗族渊源的记述,没有什么;你刚才说是那里不对劲?”我凝目看着子涵,子涵指着大门对着的主墙中间说:“你看这个主墙上中间是不是糊上了一层泥巴,看起来年份也不算很久远,这泥巴表面虽然粗糙,但色泽还不算很旧,貌似有些都已经掉了。”我随手把手电照了过去,在某些泥巴掉了的地方里面发现有些线条,我心中一动,兴奋的说道:“这里面应该是刻有一幅壁画,就是不知是什么原因,外面被人糊了一层泥巴掩盖了。”子涵接过话说:“对对对,我也是这样觉得。”我再仔细观察了一遍后,惊奇的说:“这糊的泥巴外面估计原来还贴有一幅画,你们细看这中间这一块泥巴貌似新一些,按照这一块泥巴的色差透现出一个竖着的长方形状,这一块长方形区域的泥巴跟旁边的泥巴有些色差,我推测这应该贴过一幅纸画,那些掉落的薄薄的泥巴是因为贴纸画的浆糊黏着的原因,画掉了或者被撕了,那么泥巴才跟着纸画一起掉落了。”

  他们完全惊呆了,急忙一定神看着我说的位置,子涵激动的喊道:“是喔,要很仔细看才能看出这个贴过画的印子。”

  小冰瞪着凤目,发出微弱的声音,迷惑的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明眸一转,继续压低声音说道:“据观察这周边的搭配,我觉得上面的这个大平台设计是用来放雕像的,也可以说是神像;现在虽然没见有雕像,但下面的大桥台和八仙供桌还摆放在原地,也就是说这原来是敬奉‘神像’的;只是后来可能被人毁了雕像,主墙上又糊了泥巴掩盖了壁画,还贴了一幅纸画上去。”

  其实我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我不慌不忙缓缓说道:“从这些糊上去的泥巴的风化程度来看可以推测出大概有几十年了吧,

  子涵继而一想,惊疑之心立释,于是面色一霁,戚慨的一声叹息,无可奈可的摇摇头,道:“照这么说也就说的通了,最为合理的解释。”

  小冰一听,这才恍然大悟,感慨的道:“那这座神堂可是历经风雨了。”

  我叹着气说:“现在也不知敬奉的这尊神像是什么样子的了。”

  子涵听得灵机一动,脱口边说:“我爬上去把那些泥巴削掉看看壁画画的是什么,应该会有关联。”

  我点点头道:“小心点。”子涵朝我点了点头便快速爬了上去,我和小冰在下面看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