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古幕谜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瀚海共生 第四章 同然一辞 世交渊源

古幕谜影 张瀚天 4154 2021.01.04 05:21

  沈小冰领着我们去到饭厅,我们在餐桌旁刚坐下,林子涵就穷追不舍的追问道:“阿姨,小冰都毕业回来了,你就告诉我一些关于我父亲的事情吧?”

  伯母解开围裙,板着个脸,略显不悦的嗔声道:“你们先吃,我得去一趟菜地播种点菜仔,要换时节了,不然错过了时节播种就长不好了。”说完话就出门走了,很明显没有搭理林子涵,林子涵显得很无奈。

  沈小冰觐目看了一眼林子涵,发现他并没有什么不快表情,立即客观的解释道:“子涵哥,不要着急,我妈就是这样子,一天到晚都在田地里忙乎着,等她回来再说。”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成,心里很是疑惑,刚才伯母的不理不睬,能感觉到伯母是很不情愿把事实的真相告诉我们……看来要伯母把父辈们的事都告诉我们这可不容易了,虽是世交,我们毕竟是外人,伯母要是不想说我们也拿她没办法……想到这内心里不知所措,但灵机一动,突然想到沈小冰应该有办法让伯母把真相告诉我们,看她刚说的“不要着急”信心满满的样子,想必她应该有对策了。

  心念间,沈小冰见我发呆没有动筷,立即笑着道:“怎么了?吃不习惯呀?农村的条件简朴,能填饱肚子就行,大家就将就一下喽……”

  未等沈小冰把话说完,我急忙向着她一摆手,立即笑呵呵的解释道:“没有那么讲究啦,朴实的田园生活才好,原生态的食物在城市里都难吃到,你看你长得那么标致就知道这里的食物是精华啦。”

  沈小冰呵呵一笑,得意的道:“那你多吃点,说不定还能长得更帅一点。”

  我俊脸一红,慌急的笑着道:“帅又不能当饭吃,还是多吃点饭菜实在。”

  林子涵佯装一愣,故意正色道:“你们再唠唠叨叨的不快手一点,我就吃完了喔,等下想吃都没了。”

  我深深吁出一口气,转首望着林子涵,风趣的笑着道:“你是属猪的吗?那么能吃。”

  林子涵立即瞪目宽言接口道:“是呀!你怎么知道的?”

  我苦笑一下,摇了摇头,目光炯炯的望着他,说道:“我猜的呗……”

  沈小冰哂然一笑,接着喊道:“赶紧吃啦,吃个饭还那么逗。”

  我低着头偷笑着,缓缓吃着伯母煮的饭菜,估计也是饿坏了,简单朴素的饭菜却吃得很香。

  很快我们就吃饱了,沈小冰让我和林子涵到客厅先休息一下,她先把碗筷收拾好再过来。

  我跟林子涵先走过去客厅坐了下来,林子涵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拿出手机双手不停的在拨弄着手机像是在玩游戏。我凝目望着他,心里回想着之前林子涵说过的话,一边回想一边梳理,总觉得父辈他们的失踪不是偶然,都有着一些共同的关键点。

  心念间产生了一些强烈的关键点,我不由迷惑的沉声说道:“林子涵,其实我父亲也是十年前失踪的。”

  林子涵一听,立即停下手来,脸色一沉,突然厉声道:“啊,你父亲也是十年前失踪的?”

  说起父亲,我的内心总会感到伤悲,我压低声音说道:“是的,跟你父亲一样,只知道他们当年失踪之前过来古堡村。”

  林子涵一听,不由忿忿地自语道:“唉,看来我们都是同命中人,命运作弄人呀。”

  我的神情变得焦虑,无奈的沉声说道:“叹气也没用,坦然面对现实还能减少一些痛楚,起码可以提起勇气去追寻他们。”

  林子涵神色凝重地道:“是呀,不然我们今天就不会在这里相聚你我认识了。咦,对了,你刚才说我们的父亲都是十年前失踪的,且还来过这里,你觉得有什么关联吗?”

  我略一迟疑,肯定地道:“照你之前所言,我们的父亲都是十年前失踪的,都来过古堡村后才失踪,证明我们的父辈是认识的,照看他们的交情肯定也不浅,极有可能他们是在一起奔着同一个目的去的。”

  林子涵如同梦中初醒一般,点着头嗔声道:“你分析得很对,极有可能他们就是在一起奔着某个东西或者某个地方去的。”

  话音刚落,这时沈小冰走了进厅,看着我们谦和的笑着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我立即回答说:“我和林子涵觉得我们父辈应该是相识的,而你说你父亲十年前也失踪了,伯母还说我们父亲他们还是世交,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有着同一个目的一起出去的。”

  坐在我对面的林子涵点了点头。沈小冰往我旁边空着的椅子坐了下来,想了一想,缓缓说道:“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我立即慌声道:“沈小冰,当年他们在你家的时候你见过他们吗?有没有知道些什么?”

  沈小冰显出一脸无辜的表情,摇摇头,不由忧急地说道:“当年我刚上初一,学校都是封闭式管理,我都是周末或者放假的时候才回家,离家又远,有时周末都懒得回来去亲戚家住的;那时候我是好久没见过父亲,当时我还一直问我妈呢,她只告诉我联系不上我爸,直到后来才确认是失踪了。”

  我疑问的接着道:“那后面你没问你母亲吗?她就没告诉过你一些当年的事情?”

  沈小冰立马忿怒地沉声道:“其实我一直都追问我爸去哪了?但是我母亲就是不肯说,要么就直接躲开了我的追问,软硬不吃;直到后来上高中了,母亲跟我说让我努力考上大学读完书才会告诉我;因为她怕我知道了一些信息的话担心我会孤身一人去寻找我父亲,怕我年纪小遇到危险的事情不能应付,这样会增加她的担心和牵挂;所以我才努力读书,就是想着尽早完成学业,好追问她让她告诉我一些我父亲的事情。”

  沈小冰的这一番言语中让我回想起我母亲一直对我的态度,也是如此一般的情理缘故。心里也懂得亲人总不会想让我们去涉险,这就是最无私的母爱,大爱无言,她们总不会跟我们去说内心里的牵挂和难过,回想过去妈妈为我所做的一切,而我真正为妈妈做的却微乎其微,想起她们的心中苦楚永不会比我们少,只是我们确实忽略了她们的太多感受,我们总想叛逆和反抗,觉得她们的刻意隐瞒和保护都是多余的,只是对付我们管控的手段……为什么我就不能让母亲少一份担心,少一份牵挂,让她也因为有我,感到幸福呢,我真的是不孝,可是也再回不了头补偿了。

  心念未毕,林子涵无奈的说道:“难怪之前阿姨一直也不肯说呢,到后面才说让我在今年这个夏季待小冰毕业回来了再说。可怜父母心呀!”

  我心头一酸,顿时伤心地想掉泪,我双手掩面故作揉脸之势,深吸一口气,我忿忿地问道:“林子涵,你母亲就没跟你说过这些吗?”

  林子涵又玩起了手机,不急不慌的说道:“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了车祸去世了,因为我跟我哥的年龄差距大,我哥很照顾我,后面我父亲续房才娶了我二妈,其实就是为了有个女人能照顾我,我是我二妈带大的,她怕我和我哥对她生分和顾忌,她一直也都没生孩子,我是到我懂事的时候经常听到我父亲和我二妈的谈话,我父亲想让她给生个孩子,但我二妈总是说要等我长大了再说。可到后来我父亲和我哥失踪了,她一直没有离弃,帮我们家打理生意,对我也很好就像亲生的一样。我问过她,不过她对我父亲的失踪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哥临走前跟我说他和我父亲过来古堡村沈家这边办事,我都找不到这里。”

  我听得心头一震,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钻眉苦脸的说道:“对不起,提了你的伤心事。”

  林子涵毫不迟疑的马上应道:“没事,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再说那么久的事情了,对我而言这些伤痛早都没感觉了,都是上天的刻意安排,让我们的成长中缺乏了一些父爱和关爱,这有啥办法呢?你说对吧。”

  我苦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你倒是看得很开喔!”

  林子涵用手指搓了搓鼻子,接着说:“有什么看得开不开的,人嘛总得接受现实,你再伤心再难过,你也改变不了事实,对吧。倒不如放下伤痛,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对身边的人和事都能宽慰一些。”

  听林子涵说罢,说得很切实,我心中有些惭愧,低着头看着地板,心想其实现实生活中还是得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掌控着自己的情绪,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别人,更不能感情用事。

  心念间,听到沈小冰心花怒放,欣慰着说:“林子涵说得对,我们还是面对现实吧!”

  我转首望着沈小冰,她好像在想着什么,而后接着继续说道:“林子涵,你可以嘛,刚才进门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粗俗的人,但想不到你对生活的理解那么透彻,小女子看走眼了,不好意思。”

  林子涵立即点点头,谦虚的说道:“其实这都是生活磨出来的,你的经历多了自然就理解得通透了;要不然企业招工为什么要填阅历这一项呢,那不是没事找事嘛。”见林子涵说得有趣,我们俱都笑了。

  在欢笑中我默默的又回想起今天伯母的反应,显然要她讲述当年的一些事情觉得显然没有那么的容易,忧虑又涌上心头。

  这会沈小冰凝目看着我,正色风趣地问道:“张瀚天,你绷着个脸沉默着不说话在想什么呢?”

  我游目望了一下他们两个,均带着疑问的神情看着我,我迟疑地说道:“我是在想:看今天伯母的反应,要她讲述当年父辈们的一些发生过的事情我觉得不是那么的容易,再说这也是一桩伤心事,不好为难,如果伯母执意不告诉我们,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如果想找寻我们父亲的下落,或者是想多了解一些当年父辈们发生过的事,还是想找到一些关于父辈们的线索的话就得让伯母告诉我们,可是看样子太过勉强为难了。”

  这时林子涵神色凝重地道:“你说得在理,我都问阿姨几回了,就是不肯说,真拿她没办法。但如今我们都是有着同一个目的,都是想找寻我们父亲的下落和去向的,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一起想办法看看如何能让阿姨开口,告诉我们一些父辈以前的事情,也好询查到当年他们失踪的一些蛛丝马迹。”

  沈小冰一听,娇靥一红,瞟了我一眼,郑重地道:“我赞同,我以前都套不出有用的话,看来我们得想想法子了;既然上天安排我们相聚在一起,有着共同的遭遇,那么我们就得团结起来,一起努力。”

  听到他们两个坚决的表态,我站了起来,赞声道:“既然大家都表态了,我们都是被命运安排的不幸遭遇的可怜人,我们团结起来,不畏艰难,共同努力去追寻我们的父亲。”

  林子涵抢过话说道:“我觉得在此之前我们之间就不要那么客气了吧,这也是为了方便我们彼此之间的照应和在分析问题时能随意发挥,不用顾虑着礼节和客套;如果彼此之间都相敬如宾,连句粗言都不敢造句,那这以后怎么相处?怎么推动社会发展?”

  我被他幽默的言语逗得笑了起来,我风趣的问道:“林子涵,你这话说得也太有涵养了,可怎么觉得你这个名字跟你的性格一点都不符呢?”

  林子涵哈哈笑着说道:“我是一个性格直爽的人,管不得那么多了,至于我的名字跟我性格符不符,这又不是我自己起的,我做不了主呀!我可能是林子里的涵养吧,粗人一个。”

  我和沈小冰被他的幽默的言语逗得哈哈大笑,沈小冰捧腹笑着说:“此乃粗人的真性情也。”

  我笑着走到门口扶住门边看着外面,看到村落里的房屋的布局,像似一种祖辈刻意设计而成的,很不可思议。我灵机一动,急忙转头望着他们,朗声说道:“我见村里的建筑房屋蛮特别,我们出去走走吧,也当旅游参观一下这古建筑,看看风景,也不枉来此一趟。”

  我的话音刚落,小冰便站起来笑着说道:“走,我来带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