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古幕谜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瀚海共生 第二章 追根究底 前往古堡

古幕谜影 张瀚天 2780 2021.01.02 03:54

    一连忙碌了几日,把母亲的丧事办完。但自己悲伤的心却久久不能开怀,独自坐在院子里,回忆着童年时一家人许许多多的美满幸福的时光。可如今宅院却仅留下自己一个人,一片寂静笼罩着庭院,更是让自己感到悲痛和迷茫。我总会举头默默得凝视着天空发呆,心里不停的问道“爸,你在哪呢?妈如今也走了,你知道吗?现在我是孤零零一个人……”、“爸,不管你在哪,我一定要找到你,你是我仅存世上唯一的亲人。”一次次内心的呼喊却又是一次次的失落,眼中总会含着泪光。

  我从口袋里拿出母亲去世前交给我的玉牌,悲痛的含着泪看着玉牌,才发现这块玉牌是一个半弧形状,黝黑的表面看起来不像是玉石,有些像某种陨石,手上玉牌的体积的重量明显要比玉石材质的重一些,明显是金属元素多的缘故,就有一点比较奇怪,话说这块玉牌是祖传之物,却怎么暗淡无光泽呢?我把玉牌攥在手里苦思,这时更多的迷茫让自己想不通,没有一点头绪,回想着母亲临终前说父亲传承着使命及守护的秘密又会是什么呢?想着想着心里又是一潮酸痛,只要想到父母亲总会让自己陷入悲痛中;我心里怨恨上天的不公,更恨世态的炎凉,咬牙切齿的愤恨驱使右手不知不觉狠狠的抓着玉牌紧紧握着,细想之后懂得现实如此又能奈何得了谁?我叹了口气,不一会感觉手掌内有些湿润,有些粘稠的一道液体流过玉牌滴到地上,我低头伸出右手打开手掌望去,眼眶内含着泪光的眼球模糊的见到手掌内血红一片,才知道手掌内流着血,玉牌回旋着一道黄光…我伸着左手用衣袖擦拭干眼泪,再细看玉牌的时候刚才那道黄光已消失不见了,心想这应该是刚才眼中含泪的模糊幻觉吧,然而不以为然。左手拿开沾满血的玉牌,看着右手掌里的两处流着血的伤口,知道这应该是刚才心里绞痛时过于用力紧握玉牌刺穿手掌的缘故,我进屋找来纱布给伤口止血包扎了一下右手,然后用矿泉水洗了一下左手和玉牌,这时候发现玉牌变成暗紫色却光泽饱满,立即暗想难道这祖传的玉牌一直都没洗过?这表面也太脏了吧,洗洗就变色了……

  心念未毕,这时候手机“噹”的一声响,我拿出手机看阅,邻居刘婶的女儿小凌给我发了条信息“天哥哥:节哀顺变,听妈妈说你这几天很不开心,但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你要化悲痛为力量哟。”我苦笑了一下打了几个字回复了过去“收到,你有心了。”回想着这个小女孩,以前放假在家的时候经常跟她一起玩耍,她是隔壁刘婶的大女儿,现在在读初三,比较聪慧,个性比较坚强,年纪小小的说话总像大人一样;她应该是听了她母亲刘婶说了我家里的变故,大人比较守旧,知道我家有丧事,估计才不让小凌过来找我。想到这我心里有愧,也真的要振作一些了,总不能放弃自己活在悲痛之中,就算是父母健在,总不能一辈子都活在父母的照顾之下。想到这的时候深觉小凌说的有理,立即赞同的点了点头,我急迫的再给她回了一条信息过去:“谢谢!”

  我坐在院子里,细细回想着母亲临终前说的那番话,再四处张望看着家中的房屋,心里在想母亲说我们家族的祖辈是开当铺和古玩店的,父亲失踪后,母亲关闭了古玩店封存了,这些年也不允许我进去翻查。我心存好奇,觉得这里面会藏有些什么呢?猜想应该会有些线索吧。我兴奋的跳起来回屋拿了钥匙直接奔赴存放古玩物件的屋子,屋门上是一把古旧的铜锁,我找到钥匙开锁推开门,一股灰尘被门风带起,房里的空气带着发霉的异味串出,很是难闻,照看应该很久没人开过这道门了。房屋里面两边靠墙的是一些摆满物件的柜子,最里面的角落处有一张书桌,书桌后面是两个书柜,我直接向书桌走了进去。

  书桌上摆着一些笔筒、算盘和盖杯之类,从书桌面上的平整度和书桌斜面可看出桌子面上放有一块玻璃,已然满是厚厚的一层灰尘,书桌里面摆着一把官帽椅,官帽椅后面是两个装满书籍的书柜,书柜门的玻璃上挂着一些蜘蛛网和灰尘,如此重要的地方,照眼下的这等情形,看来得打扫一下才方便翻阅了。

  我心情一宽,立即行动去提来了半桶水和抹布,顺道找到屋里的开关开了灯。我用湿抹布擦着桌面上的玻璃,擦开灰尘玻璃底下压着的照片立马闪现出来,我停下手认真看了一下,都是些我小时候拍的全家福合照,除了回忆之外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发现。我飞快的把桌面椅子书柜擦了一遍,然后我细看了一下书柜,这是大红酸枝的四君子书柜,下部4个柜门的面板分别精细雕刻“春梅图”、“夏兰图”、“秋菊图”和“冬竹图”,书柜上部是对开夹着玻璃的柜门,柜子中间是雕刻卷草纹的抽斗,像一条腰带一样。我打开书柜随手拿了几本书简单查阅一下,里面放的大部分都是一些老书,都是些人文历史和考古、风水学之类的书籍,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意外发现。

  随后我关上书柜门,坐在椅子上,眼前的是一张老红木清式大字台,榫卯结构,按构造可看出可分体拆装,便于搬运,写字台的里口安装8个抽屉,故称八斗;四面雕花,下面是梅花格脚踏,古香古色,清新高雅。我随手逐个拉开书桌的抽屉翻看着,上面一排基本上都是一些笔记本和一些零零杂杂的纸张,右边下面两个抽屉是账本和送货单,左边下面两个抽屉上面是几张折叠好的地图,下面的抽屉里面满是折叠好的报纸。我拿出地图摆开在桌面上大致看了一遍,发现上面有许许多多用红圈圈着的一些地名,我甚是不解。而后我把下面抽屉里的报纸拿上来看,这些报纸都不是同一个报社出版的,而在折叠好的面上有着一些“盗墓团伙落网被抓捕”、“无名人士举报及时,古迹得以保护”等等的新闻报道,这是何故呢?我急忙的翻阅着抽屉里的报纸,大概的看了一遍,基本上报纸上都有着一些要么是“古墓被破坏”或者是“盗墓团伙被追捕”的新闻消息,我随手拿着一张报纸上圈着得报道细看了新闻报道中的案发地址,然后试着在地图上找找看。果不然这些报纸上出现过的被盗墓的地点都圈在了地图上,一一用红圈圈了起来,脑海中猛着在疑问:难道母亲说的家族传承守护的秘密跟这些守护古墓有关联?但地图上所标的地方有许多都相隔甚远,按照以前出行的交通网络并没有现在这般便利的情况下,父亲总不能那么准时出现阻止或举报盗墓团伙,这说不通呀!可报纸上的这些报道的举报者又是何人所为呢?甚是想不通,但这些疑问又有谁能告诉我呢?疑虑间情不自禁蹙眉摇了摇头,但内心里又产生了疑问:如果说盗墓的这些消息只是父亲所关注的事件,那么这些不算是很重要东西的话又为何小心翼翼的叠着整整齐齐的收藏在抽屉里呢?这跟账本和送货单的抽屉是平衡的,照这么说来理应父亲对这些事情是很在意的才对……

  疑点重重却牵引着自己的思绪,我宽松的垂下双手靠着官帽椅仰视着在深思,带着许许多多的疑问,却不知如何下手。缓缓的回想着母亲临终前说的那段话,母亲说父亲的嘱咐:如果我长大了想要去找他,就去古堡村找沈卫民,就会知道父亲的行踪和线索…那么说我想揭秘这些疑问和寻找到父亲,就得去古堡村才能揭秘了?想到此处心头一震,心里坚定了起来,不由虎目一翻,暗下决心:对,去古堡村找信息。古堡村跟我们家是属于同一个地区管辖,距离一百多公里,也不远,明早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