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古幕谜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瀚海共生 第三章 村道离奇 沈林相识

古幕谜影 张瀚天 3813 2021.01.04 05:21

  一大清早便开始出发,几经翻转坐车,折腾了一上午才坐中巴车到古堡村的路口下了车,进村的路口没有车辆,只能靠步行进村了。看看手机导航的定位也不好使,显示的只有大概的位置,只能依着进村的路口往前行,想着只有遇到路人再设法问路了。走在前往古堡村的村道上,可见山区偏僻崎岖,走了许久都未尝碰见过路人和车辆!沿路看着路边的自然风景,心情舒畅了许多,也不知走了多久,才碰见了一个过路人,在礼貌的询问过后指引了方向,顺着路人提供的方向走了许久,终于看到了远处一圈山恋起伏间围着一片宽阔的盘地,盘地中间有着许多的房屋,看来想必前面下去就是古堡村了。我停住了脚步观看着整个村落的自然风景,却意外发现这个村子的房屋有些集中,虽然看起来有些杂乱但以大房屋的布局又似有条序,房屋的排列围成了一个整体像是一个八卦阵一样的排序,通往四周的山间一共有四条路,我所在的位置现在走的是其中一条;我扫视了一圈村落附近的山脉,一个半面光秃山体的半山腰上有着一座破旧的古屋,像是一座寺庙;心里猜测着这难道就是古人前辈们的刻意设计?是为村里的人丁兴旺占据风水地理所布的局?还是故意摆局为了迷惑抵御侵犯者的侵入……?我心里再次充满疑问,想了一会又苦笑了一下,心道:看来自己的职业病又犯了。

  我继续按着路线往村里走,终于离村落中的密集居住房屋越来越近,在路边的耕地上有一个大叔正在地里耕作,我礼貌的向他呼喊问着去往沈卫民家的路,当我说出沈卫民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而后他告诉我说沈卫民十年前就失踪了,而他家里现在只有他的妻子守着这个家,不离不弃的坚守在这里,村里人都觉得惋惜;并告知我在这个村子里容易迷路,只有他们村里的人熟悉环境的才容易找到想去的地方。我心想村里的房屋按照八卦阵布局的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就能随便自由出入了,但是只要懂一些术数易知就能破局…心念间,大叔很客气热情的开口带我进村,我点点头连连道谢,我们一边走着一边跟大叔聊着家常,终于在大叔的引领下找到了沈卫民的家,大叔示意着他要回去耕作就不逗留不打扰我了,我鞠躬道谢并看着他走远,而后我才激动得缓慢敲门。

  等了一会之后,门扇慢慢的被从里面拉开,霎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熟悉的脸孔,我高兴的喊道:“沈小冰,是你!”

  只见沈小冰愣住了看着我,而后显出兴奋的的表情,却用着不解的言语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里的?”

  被她这么一问,我自己都糊涂了,尴尬的说道:“哦,这是你家呀!我真不知道这是你家,其实我是来找沈卫民的。”

  这时沈小冰的表情更为诧异的说道:“沈卫民是我爸,你们认识吗?”

  我尴尬得苦笑一下,不由摇着头,沉声道:“不认识。”

  我话音刚落,此时屋里传来了一句:“小冰,是谁来了?”

  沈小冰沉默着,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看到了我,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你是谁呀?”

  我打量着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中年妇女,四十多岁,高高的个子,一头浓密油亮的短发,眼睛秀气、明亮,眼角边浮现着隐约可见的几条鱼尾纹,笔直的鼻子坚强地耸着,殷红的嘴唇,有一道柔和的曲线,岁月的风霜在脸上刻下的沟壑却掩饰不住她曾经的美丽,身上蓝底白花的衬衫已经洗的有些泛白,却很整洁,裤子也是那种过时的款式,脚上穿着一双绣着单色兰花的布鞋,淡雅别致。

  我礼貌的鞠了个躬说:“伯母,我是来找沈卫民的。”

  伯母听完我说的话不解的看着沈小冰,沈小冰看了看伯母,黛眉一竖,脱口说道:“妈:他叫张瀚天,是我大学的校友。”

  伯母更是疑惑的说道:“你的大学校友来找你爸?”

  沈小冰一听,忍不住惶慌的沉声回答道“不是,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我爸的。”说完小冰和伯母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望着我。

  我腼腆淡雅的一笑道:“伯母,不是这样的,让你们误会了,我和沈小冰是大学校友,我叫张瀚天,我父亲叫张永福,是我父亲的嘱托让我来古堡村找沈卫民的。”

  我解释完后,伯母和沈小冰才明白过来。伯母一经想通,心情顿时一畅,露出一副自然的表情说:“哦,你是永福的儿子呀,以前听永福常提起你,说你跟小冰是同年出生的,现在都长那么大了。来,别站着了,进屋坐。”

  随后我走进屋,心里意外惊喜的是原来这就是沈小冰的家,而沈卫民正是沈小冰的父亲,眼前的这位妇女是沈小冰的母亲,如此更好交流,按伯母所说,她和我父亲是相识的……

  心念间,我缓缓进了屋找了把椅子不自然的坐了下来,也许是因为陌生的缘故吧,再加上沈小冰在这里,心里总觉得有些羞涩。

  心念未毕,听到伯母让沈小冰去给我倒杯茶,我听到后立即便说道:“伯母,不用那么麻烦的。”

  伯母微笑着对我说:“要的,进门就是客,你来我们家也走了那么远的路,喝口茶解解渴。”

  我微笑着说道:“伯母,您客气了,打扰你们了。”

  不多时,沈小冰端着一杯热茶过来放在了我椅子旁边,说道“来,喝口茶解解渴。”然后就往我旁边的椅子坐了来。

  我道了一声:“谢谢”,随后我拿起了茶杯吹着杯中的热气来减缓心中的激动。

  耳边听着伯母问道:“你这次来我们家找我丈夫沈卫民有什么事呢?”

  我礼貌的放下茶杯,略一沉思,避重就轻的回答着:“是这样的,我父亲十年前失踪了,前些天我母亲告诉我说我父亲走后曾有过嘱托:如果我想找我父亲就过来古堡村找沈卫民,就会知晓一些父亲的行踪和线索…所以我才过来的。”

  刚把话说完沈小冰瞪大眼睛对着我说:“你爸失踪十年了?我爸十年前也失踪了。”

  我剑眉一蹙,不由忧郁的接着说道:“其实刚才是一个大叔带我过来找到你家的,他也告诉了我说沈卫民早在十年前就失踪了,我也是很疑惑为什么嘱托上要我来古堡村找沈卫民?”

  这会伯母皱着眉头沉默不语,脸上显得有些悲伤和不安。

  就在此时听到门外“嘭、嘭、嘭”的敲门声,伯母凝目看着大门。又是几声“嘭、嘭、嘭……”的敲门声,沈小冰见伯母不语,便起身走出屋去开门。

  听到打开门扇的声响后,紧跟着一声吼叫声:“阿姨,您在吗?我是林子涵,之前约好过来找您的。”话音刚落不久,一个魁梧的青年男子冲了进屋,直到他见了坐在椅子上的伯母才停了下来。看了看我,然后不好意思的喊道:“阿姨,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有客人在,冒昧打扰了,对不起对不起。”

  眼前这男子,身如玉树,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上身纯白的T恤衣领微微有些湿,脸额、发根、脖子上的皮肤冒着薄薄的汗渗透衣领,下身是一条休闲牛仔裤笔直的裤筒下穿着一双黑色马丁靴,外表看起来很是洁净,但从言语中可看出是属于放荡不拘直爽烈性的性格。

  我见他唐突又直率的言行笑了一下。

  沈小冰随后紧跟着走进屋来问道:“妈,这是谁呀?”

  这位青年男子看了看沈小冰又看了看我,看着伯母沉默不语,他才坦然的说道:“我叫林子涵,刚才太唐突了,大家勿怪。”

  我笑着宽声道:“我刚才就知道你叫林子涵了,你进门就说了。”

  沈小冰疑惑的看着他,这时伯母站了起来,说道:“他是世交林家林志良的儿子,他父亲跟你们的父亲是老相识老朋友了。你们先聊着吧,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这个点到我们家里来你们肯定还没有吃中午饭。小冰,你去给子涵倒杯茶。”伯母说完就走出屋去。

  沈小冰走去内堂倒茶,林子涵看着我急忙谦恭的问道:“帅哥,怎么称呼?”

  我立马由椅上立身站起来,拱手谦恭的说道:“你好!我叫张瀚天。”

  林子涵伸出右手握住我的右手,喊道:“你好!刚才唐突了,见谅见谅!”

  沈小冰端着茶杯从内堂走了出来,把茶杯放在一边的茶几上说道:“来,喝茶。”

  林子涵马上热情的走上去对着沈小冰说道:“原来你就是沈小冰。”

  沈小冰疑问的道:“是呀!怎么了?”

  林子涵笑着说:“之前你母亲跟我提起过你。”

  沈小冰疑惑的问道:“这么说你之前就来过我家了?”说完就走过来坐回我旁边的椅子上。

  林子涵用手挠着头,惭愧的说道:“不瞒你说,其实算起来这一次是来的第三回了。”

  一听子涵说来了第三回了,我不由飞眉瞪眼,惊异的问道:“你都来三回了?那么说你不是村子里的人了?”

  林子涵干脆的答道:“对,我家不住这村子里。”

  沈小冰不由心中迷惑,惊讶的问道:“你来找我妈干什么?”

  林子涵顿时显得有些吞吞吐吐的不知所措。

  沈小冰望了一下我说:“张瀚天是我校友,不是外人;你找我妈的事难道就不能跟我们说?”

  我听到这话立马觉得有些尴尬,而林子涵更为尴尬,忍不住解释道:“不是,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我来找阿姨只是想让阿姨告诉我一些关于我父亲和我哥的信息,只是之前过来求阿姨她总是吞吐不言。”

  霎时间,我和沈小冰都觉得不可思议。心想又是一个来寻找父亲消息的,怎么那么巧合的事情都会有……我和沈小冰的眼光对视了一会,心里所想截然一样,但看林子涵直爽的性格所言又不像是编造的……

  林子涵看着我们俩沉默着没有回应,脸上露出一副怪异的表情,便接着继续说道:“真的啦,不骗你们!我父亲和我哥十年前就失踪了,我一直谨记着我哥临走前跟我说过他们是来古堡村到沈家的,之前也曾听父亲和我哥提过古堡村沈卫民是世交,后来他们失踪了,当时自己还不太懂事,所以这几年才过来寻找线索的。但是阿姨一直不想提,她说要等机会成熟的时候再说,我总想着阿姨是刻意隐瞒不说,上一次过来我厚着脸皮纠缠着阿姨,后面阿姨才说等沈小冰大学毕业回家了让我再过来,所以我算准了时间过来的。”说完后林子涵露出一副很无奈的眼神看着我们。我心里在想说得如此坦率的言语也不像是在说谎,因为刚才伯母见到林子涵进屋的时候就找缘由离开了,想必仅是为了避开林子涵的追问,所以才匆忙走开。

  心念间,听到伯母的喊话:“小冰,你带他们过来吃午饭吧,饭菜煮好了。”

  沈小冰朗声应了一句:“好,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