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古幕谜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瀚海共生 第六章 祠堂诡异 暗藏玄机

古幕谜影 张瀚天 4748 2021.01.06 04:58

  疯女子在前面晃悠的缓缓走着,时走时停,还时不时的显出一副惊恐的模样回头看;我们怕跟着她太近惊恐她,她止步不前我们也跟着停下,且不敢直视看她怕她发现,但能感觉到她是知晓我们跟在她的后边。我一路留意着周边的建筑,眼前走的这条巷道是属于村落外围的路,从一路走过的巷道的路面都铺满了鹅卵石,哪怕下雨都不会泥泞,如此之大的村落巷道四通八达,可见工程之浩大,不难想象到这村落的老前辈们的静心设计,用心良苦。

  跟着疯女子走了一段路之后,这女子引着我们走向山去,我们也紧依不舍的跟了上去。子涵走在前面,小冰紧赶着子涵,我走在最后面。爬了一半的时候我暂停了脚步观望着四周,视察了一圈,发现围绕着村落的周边的山脉接连着的山峰围成了一个圆形状,山下是一个很大的盘地,村落在盘地的中央,旁边相连的山体却树木成荫绿草茂盛,而我们所在位置的这座山头却是一片光秃秃的,都是一些农作地,且看地里的农作物却并没有什么生机,现在是夏季,雨季频繁理应生机勃勃才对,何以这等模样?顿时我心里觉得甚为奇异,可是又想不通何故?只是默默觉得不安。

  心念未毕,面前的小冰喘急的朗声喊道:“瀚天,你在想什么,赶紧跟上。”

  我心想顾不上许多了,先跟着上去看看情况再说,紧接着跟着步伐向上爬。

  这山坡蛮陡的,我一边爬山一边小口喘气,看着眼下的这条山道上的坎实,没有杂草,光溜溜的,想必是经常有人走,否则早就长草缠脚了,我心中立马产生了一种猜测,上面会有什么呢?心中不解疑虑的问道:“哎,小冰,这座山上有什么呀?”

  小冰停住脚步,双手撑腰,站稳了,喘了口气,郑重的说道:“上面是祠堂,很快就到了。”

  这时我才回想起来进村的时候我所看到的光秃的山脉的半山腰上有一座破旧的古屋,原来我们现在爬山去的就是去这座古屋的山体;听小冰一说,才回想起来,其实早该猜到了,看来是自己的观察力不够,过于疏忽了。我心中一阵自责,却尴尬的不敢说穿,我强装微笑的说道:“原来山上是祠堂呀,怪不得这路那么顺溜,我看你累了吧,都满头大汗了。”

  小冰伸出右手摆了摆手,喘息着说道:“不是累,是少运动而已。”

  我笑着点点头,接着说道:“那就好,走,我们跟上去。”

  而后小冰转过头继续往上走去,我看着她婀娜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紧跟其后。

  不一会,我们终于上来了,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庄严的古屋,它的屋角、屋檐都沾满了尘土,看起来十分阴森;檐下施以密集的斗栱,室外梁枋下墙顶饰以青石浮雕,门窗上部嵌成菱花格纹,下部浮雕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铜叶,殿外走道青砖铺地,给人一种庄重威严的感觉。

  子涵游目瞄了一圈,不由大吃一惊,脱口急呼:“这屋子好庄严,跟下面村落的建筑却别具风格。”

  我瞧了一眼子涵,立即笑着说:“这你都看出来了,可以嘛,会用心观察事物了。”

  子涵一听,不由冷冷一笑,傲气立现,不由沉声道:“哥可不蠢,是宝是渣,哥还是分得清楚的。”

  我谦和地一笑,平静地道:“这种建筑一般是皇家用的多,另外要么就是寺庙了,但小冰说这是祠堂,倒是有些怪异。”

  小冰一阵迟疑,面现难色地恭声道:“我自小都跟父母过来这里祭祖的,村里人都说这是祠堂,难道别有一说,另有隐情?”

  我心有不解,恭声应道:“可能吧,但也不好说。”我随手从口袋里拿出随身带的折叠小罗盘,按照古屋的坐向转身依着坐向摆着罗盘,仔细看过罗盘的指向后,缓声自语道:“子山午向正针”,我抬头平视看向远处,凝视间沉思着。

  就在此时,子涵迷惑的问道:“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招?像个风水大师一样,这有什么讲究吗?”

  我不予理会他,朗声说道:“子山午向。正五行属水,位于坎卦正中,地支正北,生申旺子库辰,与申辰三合一家。天干壬癸,地支亥丑,皆为拱夹,寅为马星,甲为福德(食神),己为官星,丙丁为财星,辛为印星。选课宜用:申子辰水局补(旺)山上吉,生旺时而不以向煞论;亥卯未木局为食神格,也吉。”

  子涵鼓着瞪大眼睛看着我,喝道:“听不懂,你能说点听懂的吗?老是跟我这种文盲卖弄学问干啥,真急死人。”

  我冷笑了一下,回道:“子山正线即子午线,为周天零度,乃阴阳两仪之分界线,非福分洪厚者,不可轻用此线度;通常只有皇宫、神庙、大族宗祠才可用此线度。”

  子涵傻傻一笑,说道:“原来是这样呀,还以为有什么不妥呢。”

  我转回身,凝视着这座古屋,感慨的摇了摇头,念道:“从这座古屋的建筑和装潢来看,怎么看都不像是祠堂,因为一般来说祠堂都是建在祖先迁居过来的最初的建筑的主屋的位置,因为迁居者落地生根,开枝散叶,之后代代分层,子孙多了,分居分户,那么这个祖屋难分就会为了纪念先祖功德而修建成祠堂,以祈祷先祖庇佑家族人丁兴旺、风调雨顺,所以一般祠堂都是建在村落里面风水最好的地方,却从来没有见过会修建在山腰上的;再说在这种偏远的山区里,信佛的可能性也不多,结合各种情况的分析,这怎么看都更像是一座神庙。”

  子涵一听,立即懊恼的道:“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这前身会是什么庙呢?为何后来又变成了祠堂。”

  小冰听得一愣,不由迷惑的说:“族里都说祠堂,也没听说过以前这里是什么神庙呀。”

  我剑眉一蹙,不由迷惑的自语念道:“那就不知道了。”

  这时听到古屋左边传来一段女子的惊恐声“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们赶紧走开。”我们一听这般的叫喊声让我们惊恐不已,慌急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只见疯女子蹲着靠在古屋外墙的角落里全身发抖,自言自语的惨叫着;我们惊慌的看了看周围,却也没发现有人和动静,子涵大声呼喊:“喂,你跟谁说话呀?这里又没有其他人,我们都是好人,不会伤害你的。”话音刚落,疯女子更为紧张,嘴里念念叨叨的语无伦次的紧张的胡说一通,根本听不懂在念叨什么。

  小冰看至此处,芳心一紧,娇靥飞红,黛眉间立现紧张说道:“好了,你们不要说话刺激她了……”

  未等小冰把话说完,子涵抢过话怒声喝道:“我又没说什么,想让她平静下来,她却更紧张了。”

  我紧张的望着激动的子涵,只见他愧羞满面,红飞耳后,飞眉嗔目的表情。

  我略一迟疑,悄声说道:“如果她是疯了,她的惊恐应该是她在以前曾经遇到过一些比较惊慌的事情,不在她意识里所能接受的恶性事件,以致她内心崩溃无法接受事实,内心和脑里惊恐万分,她的思想和情感在崩溃边沿里走不出来,以致这样疯癫状态,所以碰到生人就会紧张。”

  子涵惊讶地懊了一声,剑眉轩然一展,像是有所感悟,凝目看着疯女子,自语似地道:“真不知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子,多可怜的女人。”

  我和小冰表示同情,沉默着不知言语;紧接着子涵心中一动,毅然问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医治她内心的创伤,让她变回一个正常人?”

  我凝视着疯女子,忧心地道:“其实精神的疾病大多数都出自于患者本身,也得看患者自己想不想走出来,要不然再多的灵丹妙药和医治方法都没作用。”

  子涵不由切齿恨声道:“难道像这样疯疯癫癫的沉醉自己过日子才好过?”

  我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其实人嘛,在生活中总会遇到一些坎坷不平事,但人心是脆弱的;就算在生活当中的正常人遇到崩溃的事情,内心的悲痛和惊恐都害怕的不愿接受事实,而现实与内心的排斥所产生的煎熬在不停交替中,都会丧失斗志,总想用一些别的方法麻醉自己不去想或者说不愿接受现实,就会对身边的人际事物一切都漠不关心,就活在自己颓废的悲愤中。”

  听罢,子涵立即恨声道:“小冰不是说她在十年前就疯了,你认为她跟十年前沈克明及我们父辈的失踪有关联吗?这可就没辙了呀。”

  我点着头,皱着眉头沉声说道:“是呀,按照她现在这种半醒半癫的状态问她也问不出什么来。”

  子涵一听,心知无奈,不由急声问:“那怎么办?”

  我苦恼的不知所措,无奈的向周围游目一番,细而一想,心中一惊;于是,我精神一振,剑眉立展,宽声说道:“她不是把线索指引给我们了嘛?”

  小冰迷惑的接过话说道:“你是说她把我们引导过来祠堂,线索会在祠堂?”

  我立即愉快地一笑,道:“这还说不准,但是她引我们过来,就可以说明这个地方可能是她曾经一直关注很想来的地方,至于是什么原因,现在还不知道;我们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形,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就清楚了。”

  小冰一定神,娇靥顿时显得有所顾忌,急忙摇摇头,沉声说道:“可是我们的族规是不允许外姓或者外面的人进入祠堂的。”

  子涵拉长个脸,肃容说道:“怕什么,现在在这里就你是沈家人,你不拦着我们,我们进去直接就是啦!”

  我亲切地笑一笑,看着小冰无奈的脸,说道:“你在这里,我们一起进去,我们又不会搞破坏,这就没事啦。”

  小冰迟疑了一会,缓缓的点头,道:“那好吧!”

  我们纷纷移步,迳向祠堂大门走去,走近后只见大门有一块黑色的布帘,见此诡异,我面色立变,一脸迷惑,异常不安问道:“小冰,这门是怎么回事呀,怎么像被封住一样?”说完我们止步不前。

  小冰忿忿的道:“这是一块黑布帘,从小的记忆里一直都有的。”

  我双眉一蹙,立即不解的说道:“奇怪了,祠堂门口怎么还挂一块黑色布帘,像是要与外隔绝一样,这不是应该趟开大门才对吗?”

  小冰柳眉一竖,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一直都是这样的。”

  子涵急步走至门前,微一稽首转身看着我和小冰,朗声说:“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何故了嘛!”

  我们刚想迈步往前,此刻听到旁边的一声叫喊:“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祠堂不许外人进入。”我们转头看去,一个带着斗笠,肩上扛着一把锄头的人站立在路口上,小冰见状,慌急的喊道:“大伯,是我小冰,他们是我的朋友,想参观一下我们的祠堂。”随着小冰的话,我和子涵相继点点头。

  大伯接着喊道:“是小冰呀,你不知道祠堂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吗?”

  小冰故作震惊,轻“啊”一声,佯装发愕说道:“这我不知道呀,我们村还有这个规矩吗?我可没听说过。”

  大伯冷冷的喝道:“我们族里的规矩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祠堂的。”

  小冰黛眉一蹙,佯装不知,再度迷惑的回道:“竟有这个族规?我还以为可以带他们过来参观参观呢。”

  大伯哼了一声,继续道:“你带他们参观到别的地方参观,赶紧离开,不然我就叫人了,到时候只有请他们离开,可不能再把他们留在村里了。”

  小冰一听,心知不妙,知道严重性,急忙接口道:“好嘛,大伯,我就带他们回去,不用你喊人了,惊到大家就不好了。”

  小冰转头看了看我和子涵,甩了个眼色。我连忙谦逊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这里不能来,冒犯了,小冰,我们回去吧。”

  子涵身躯一震,故意脱口道:“抱歉呀,阿伯,我们是不懂你们的规矩,冒犯了,多包涵。”

  说完我们便低着头迈步离开,在走着的时候,我特地留意看了看刚才疯女子蹲在的位置,但已不见疯女子踪影。心里在想:这疯女子跑哪去了?怎么没见她的踪影了?刚才也没见她出来的呀?真是奇怪了。

  心念间,我们走在下坡路,前面的小冰喊道:“这路有些峭陡,你们慢点,小心打滑。”

  我们缓缓的走下山,我时不时的回头看大伯,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上面看着我们下山……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歉声说道:“小冰,这事会不会影响你呀?到时候被村里人训斥你就不好了。”

  小冰淡淡一笑道:“管他呢,大伯他性格比较内向,从来都不会多说话,他对我还蛮好的,不会到处宣扬的。”

  听小冰说罢,我心里面稍微轻松一些,点着头笑着道:“那就好,不然影响你就真的很过意不去了。”

  子涵啼笑不得,摇摇头,感慨的道:“这可咋整呀?祠堂又没能进去,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我心中一动,目光一亮,即对小冰含笑道:“小冰,这村里有没有你亲近一点的人,我们可以去找他,让他给我们讲讲村里以前发生过的一些事情?”

  小冰光是一怔,随着恍然大悟,于是娇声一笑,欣然应道:“对了,我们可以去找二叔,他对我们家还不错,平时家里农忙缺人手忙不来的时候他都会主动帮我们家的。”

  我点点头,敛笑望了一眼小冰道:“那我们就去找你二叔,你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让他跟我们讲讲村里以前曾发生过的事情。”

  小冰听罢,望着我,撒娇似的嗔声道:“好,以前问他都不怎么说的,这次得想办法让他开开金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