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上月,人间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今年花胜去年红(7)

天上月,人间雪 琉璃啦 2161 2021.10.22 09:44

  聊了一会天,夜已深该就寝了。齐裕数了数人:“我家没那么多床,地方也不够,刚好这天也热起来了,咱们就打通铺睡院子里吧。”

  玄龙他们都无所谓睡在哪里,纷纷表示同意,婶婶和齐敬听到这话却吓了一跳。

  婶婶敲了一下他的头:“说什么胡话呢,贵客怎么能睡在院子里呢!我们仨睡外面,把床铺留给他们。”

  司文一听这话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我从来没在外面睡过,我就想睡院子里!”

  婶婶有些为难:“可是……”

  蓝玉把扇子一合:“以天为幕,以地为席,放纵心意,随遇而安,甚好,婶婶不用太客气。”

  然而婶婶和齐敬还是不肯:“哪能让你们睡这种地方,还是进去睡吧!”

  玄龙打了个哈欠:“睡哪儿不是睡,就外面吧。”

  修元笑了笑:“今夜繁星伴眠,是最好的地方,二位真的不用替我们操心。”

  见玄龙他们执意要睡在外面,婶婶和齐敬只得妥协,又赶紧找来笤帚打扫了院落一番。

  齐裕从屋子里拿来草席铺在地上,然后一股脑的将上衣全脱掉垫在身下躺下:“天儿热,大家都脱了睡吧。”

  玄龙犹豫道:“这大热天的脱衣不是给蚊子白咬吗?”

  齐裕:“放心,这边上有天雪种的驱蚊草,安心睡。”

  司文和玄龙听他这么说才放心脱光上衣搭在身下然后躺下。修元和蓝玉碍于刻入骨子里的矜持只肯脱掉外衣,斯斯文文地在边上躺下。

  司文第一次睡在外面,躺在草席上兴奋地指着天:“你们看!好漂亮的星星!听,还有虫子在叫呢!”

  齐裕也伸手指向天:“想要星星吗?哥哥给你摘下来。”

  “想想想!”

  齐裕神秘一笑,看准了某个方向,伸手一抓:“看,摘下来了!”齐裕将握着的拳头放到司文面前然后慢慢松开,其他人都好奇地看过来,只见一只小小的萤火虫正停在他的掌心,一闪一闪的和天上的星星一般。

  “哇!”司文开心地拍着手:“真的是星星!”

  玄龙嗤笑一声:“齐裕,你平时都用这把戏骗人家小姑娘的?”

  “那倒不是,我们镇上的姑娘可看不上这个。而且天雪比我更厉害,一抓一大把拿来做药引呢。”

  “我也抓到了!”正跟玄龙说话间,司文突然兴奋地握着拳头伸到齐裕面前,然后慢慢松开手:一只黑背油光且长着两根须的虫子站在他掌心里正与齐裕两个大眼瞪小眼。

  齐裕吓得大叫一声:“油娘子?!快扔掉扔掉!!”

  “油娘子是什么?诶?它跑得好快!还能飞!好厉害!!”

  玄龙被司文的声音吵得头痛,踢了他一脚:“司文!你他娘的能不能安静点好好睡觉!?”

  “哈哈哈,玄龙哥,油娘子飞到你头上了!”

  “什么东西?”

  齐裕大叫:“别动!我替你打下来!”说完齐裕一掌对准他脑门拍下去,打得玄龙一阵晕眩:“这么大力?!齐裕你他娘的是在借机打我吧!”

  司文手肘撑在地上往边上看了看:“哇,蓝玉哥和修元哥已经睡着了!”

  玄龙莫名来气:“这俩居然能睡得着,弄醒他们!!”

  蓝玉和修元本来睡得好好的,结果被齐裕和玄龙强行弄醒。修元性格温和只得无奈笑笑,蓝玉则气得直接朝他俩扑了过去打成一团,一群人吵闹了半宿才终于消停。

  到了第二天早上。

  天雪和梦之、小金鱼、小南相伴一起来到了齐裕家里,还没进柴门就望见那几个家伙正横三竖二地躺在院子里,玄龙、齐裕和司文脱光了上衣互相搂着睡得正香。

  “呀!”小金鱼见状立马惊叫一声,和小南一起害羞地捂住了眼。

  陶梦之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好像看到了什么脏眼睛的场面,天雪则走近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眼,笑了笑:“齐裕和玄龙也就罢了,没想到司文身上也还挺结实的。”

  蓝玉听到声音最先醒来,看到女孩子们来了,赶紧起身穿衣服,顺便踢了旁边齐裕一脚:“起来了。”

  修元和司文他们逐渐醒来,看到天雪她们,司文“哎呀!”一声赶紧捂住了自己光着的上半身,反倒有些生气地看着她们:“你们进来怎么都不敲门?”

  小金鱼捂着眼睛怼了回去:“站在院子外面都看到了,怎么敲门?!你怎么睡觉不穿衣服啊!”

  “好热的嘛!本来还想脱了裤子睡的,阿裕哥说小弟弟容易被虫咬才……”

  小金鱼连忙堵住耳朵:“啊!好了你不要说了!”

  梦之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上前对着还在呼呼大睡的玄龙和齐裕一人一脚:“醒了,赶紧起来穿衣服!”

  玄龙比齐裕先醒来,看到她们也不见外,先坐起身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再睡眼惺忪地穿衣服。穿衣服的时候不经意间对上天雪莫名其妙炽热的眼神,玄龙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天雪,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小龙王的身体真好看,”天雪由衷地赞叹道,眼神里还带着一种异样的痴迷:“这种厚度、光泽,还有这些纹路看得一清二楚,用来练手……”说到这儿天雪突然停住了,像是刚回过神来一样带着几分歉意笑了笑:“呵呵呵,没什么,没什么。”

  玄龙:“……”

  你这像是“没什么”的样子吗?

  齐裕在梦之的连环脚下总算是醒了过来,坐起来后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叹了口气:“小龙王不愧是小龙王,打鼾打得跟打雷一样,您这是要降雨还是要劈人啊?”

  玄龙已经穿好了衣服,白了他一眼:“你可别说我了,你小子睡相也真他娘差,半夜突然往我胸上一拳打来,多亏老子练过,不然就吐血了。”

  他们还在磨磨叽叽起床时,天雪已经带着小金鱼、小南先进了屋:“大娘,我们带了早点,一起吃吧。”

  婶婶听到这话立刻喜出望外:“哎呀,这怎么好意思,我还正想跟隔壁借点米面呢!”

  “没关系的,一起来吃吧,小金鱼做的。”

  “好好好。”

  因为人数众多,桌椅已经不够了,一群人直接在外面席地而坐,把吃的喝的统统摆在了草席上。

  小金鱼今天早上做了蒸饼,软软白白的面饼上撒了香酥的芝麻,里面填的枣泥馅,松软可口,连一向斯文克制的蓝玉和修元都忍不住多吃了两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