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天上月,人间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相逢意气为君饮(3)

天上月,人间雪 琉璃啦 2116 2021.10.14 08:37

  才念了一天学,下午一下课齐裕就趴在几面上,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奄奄一息道:“我连字都没认全就开始念这么难懂的书,我真是太难了!”

  “真的好难!好多字都不认识!”陶梦之同样有气无力地瘫趴在几面上,两人难得有达成共识的时候。

  天雪笑了笑:“我倒觉得山长讲得很有趣呢,那么晦涩难懂的内容一下子就记住了。”

  蓝玉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齐裕和梦之一眼:“大男人不识字你好意思吗!还有梦之,你好歹也是大家闺秀,读个书认个字有这么难吗?!”

  梦之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驳斥道:“我家世代武将,没有读书的天赋。”

  齐裕也一本正经地驳斥道:“我以后是要当武将的人,也没有读书的天赋。”

  玄龙正坐在位置上伸腰舒展,听到这话立刻哈哈大笑起来:“你俩可真有意思,小王我就喜欢你们这种蠢得明明白白的人。”

  齐裕、陶梦之:“……”

  你到底是在夸我们还是在骂我们??

  玄龙站起身来:“走,晚上我请大家去醉仙楼吃一顿,就当是欢迎这刚来的三位学友。”

  齐裕:“醉仙楼?哪儿啊?”

  梦之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就说你没见识吧,当然是彭城郡最好的酒楼了!”

  齐裕愣了一下,然后非常谄媚地搓着手:“彭城郡最好的酒楼?!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不愧是小龙王,够意思,够朋友!”

  玄龙大手一挥:“都愣在这儿干什么?快去换衣服走吧。”

  和山长报备后,众人回斋舍换了衣服就高高兴兴地出发了。

  齐裕到梨花书院也有好几日了,除了早就相识的天雪、小金鱼,他差不多已经摸清其他这几位学友的性格了:他们虽然都出身名门,但没有任何小姐公子架子,只是性格比较突出:比如陶梦之性格刚烈、好胜心强;玄龙豪迈不羁,和齐裕走得最近;蓝玉翩翩公子、骨子里带着来自家族的清高与骄傲;金修元待人亲和、性格最好;司文因为年龄小,喜欢调皮捣蛋;只有小南他还不怎么了解,毕竟人家年龄还小,而且又是姑娘家,不好亲近。

  说起这醉仙楼的名气,在整个彭城郡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酒楼由五座三层楼组成,飞廊连通,大门和楼之间设百步柱廊,房屋使用靠背栏杆,不管是近处的市井街景,还是远处的绿水青山全都一览无余。

  楼内有置有若干院落和厅堂,水石花树之美,器用之豪华,令人咋舌。

  小金鱼挽着小南的手(小金鱼和小南年龄相仿,又是个话唠,天雪听齐裕的废话都来不及,有时无暇顾及她,她便和平时沉默寡言的小南越走越近,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进楼后就不住地四处打量并啧啧惊叹:“这到底是吃饭的地儿还是哪位大人的豪宅啊?”

  司文:“之前玄龙哥也带我们来吃过一次,虽然好吃,但我觉得还是不及小金鱼你的手艺!”

  小金鱼听到这话心中很是欢喜,但还是装作不信道:“我才不信,你肯定哄我的!”

  “是真的真的!”

  一行人来到一间包厢坐下,小金鱼拉着小南好奇地站在飞廊向下张望,司文虽然之前来过,但看到小金鱼看得这般有意思,不禁也来了兴趣,跟着她一起向外张望。

  天雪和齐裕这些大一点的都坐在里面一边等着上菜一边闲聊。

  蓝玉摇着扇子:“齐裕你真没学过武?我看上次你能跟梦之过手,还以为练过呢。”

  齐裕得意地“哼哼”了几声:“大概我骨骼惊奇,天生练武奇才吧。”

  陶梦之翻了个白眼表示非常不屑:她才不会承认他的武学天赋在自己之上!

  天雪见齐裕越发得意,不由得笑了笑:“你明明是闯祸太多,被人追着打练出来的。”

  众人一愣,都哈哈大笑起来。陶梦之笑得最大声:“哈哈哈,我就说嘛!怪不得你腿脚功夫这么好!”

  “才不是这样!”齐裕解释不清,只得埋怨地瞪了天雪一眼,天雪抿嘴笑而不语。

  蓝玉好奇道:“那天雪你这医术又是跟谁学的?”

  “我师父教我的,她是清心观的一名道士。”

  玄龙一挑眉:“哟,那正好,以后咱们伤筋动骨的时候可得有劳天雪了。”

  齐裕诧异:“这读个书还能伤筋动骨?”

  玄龙:“上午读书,下午习武,你们刚来,山长想让你们先适应一阵,明儿就开始动真格了。”

  “太好了!”齐裕听到此话却很是高兴:比起读书认字,他还是更喜欢舞枪弄棒。

  天雪则有些为难:“是每个人都必须习武吗?”

  她身体比常人孱弱,也知道自己没有习武的天赋,对武学之事一般都是敬而远之的。

  修元安慰她道:“你放心,书院里的习武之事都是以强身健体、舒筋活骨为主,对那些感兴趣且身体好的人(蓝玉在一旁插嘴道:“其实就是经得住揍的人”)才会格外教授武艺的。”

  齐裕听这意思,在过去挨得住揍的人主要是陶梦之和玄龙,蓝玉和修元勉强能抗,小南则完全不行,现在能抗揍的估计会多个自己了。

  天雪好奇道:“那习武之事由谁教授呢?山长旧疾在身,应该无力教授吧。”

  修元:“不是山长教,山长另请他人。”

  “谁?”

  “我哥!”陶梦之一脸得意地看着他们。

  齐裕诧异:“你哥?为什么啊?”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哥厉害啊!”

  “他来教我们枪法?”

  “想得美,陶家枪法可是我家独门绝技才不会教你们的。我哥主要教你们用剑。”

  齐裕听到这话不由得挑了挑眉:“‘剑’哪用得着你哥教啊,你来不就可以了?”

  陶梦之以为他在夸自己,好不得意:“剑嘛,我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话没说完,她发现齐裕正对着玄龙、蓝玉他们挤眉弄眼,玄龙和蓝玉都在捂嘴偷笑,这才察觉上当,一下子恼羞成怒拍桌而起:“姓齐的!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枪戳死你!”

  “得了吧,你连枪都没带还怎么戳死我啊?”

  “哼,无知,你以为陶家枪法重点在枪吗?我用这筷子都能在你脑门上戳个洞!”

  “来啊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