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无上剑主之天外来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只死无生

无上剑主之天外来剑 乘风潜入夜 2063 2019.02.13 15:05

  铁有缺微笑:“血尸鬼虫,很了不起吗,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不但可以免于一死,还可以除了体内的血尸鬼虫。”

  莫渐遇皱眉,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铁有缺伸手入怀,从怀中掏出了一蓝一紫两个瓷瓶,他首先拿着蓝瓶对莫渐遇道:“这是“见血封喉”,是一种剧毒无比的毒药。这种毒药,只需一滴,就可以毒死数十人。”接着他又拿着紫瓶说,“这是“情吻”,亦是一种穿肠毒药。你只要在明日的“雪谷猎杀”中,趁机将这两种毒药一同服下,就可以免于一死。”

  “你这是在开玩笑?”莫渐遇冷冷的道,“你这个玩笑不好笑。你口口声声说要帮我,却拿来了两种剧毒无比见血封喉的毒药,想让我服下。”

  “你可听说过毒毒相克,以毒攻毒?”铁有缺道。

  莫渐遇缓缓摇了摇头。

  铁有缺道:“不错,这两种毒药皆是剧毒无比,但是如果一同服下,却能彼此相克,能使得服下了这两种毒药的人十个时辰之内不死。”

  “不仅不死,还能配合我的另一种独门秘药,激发你身体的潜能,让你变的生龙活虎,强壮如牛,力大无穷。”

  莫渐遇听了冷笑了一声,道:“十个时辰之后呢?我是不是依然还是会死?”

  铁有缺道:“十个时辰之后你的确会死。所以……你如果不想死,那就在十个时辰之内逃出雪谷。你只要能在死亡来临之前成功逃出银川雪谷,我就有方法保你不死。”

  “你已别无选择,如果想不死,就只有相信我。不按照我说的做,你必死无疑,如果按照我说的做,或许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你叫什么名字?”莫渐遇突然问道。

  铁有缺一诧,他没想到莫渐遇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还是答道:“铁有缺。”

  莫渐遇点了点头,道:“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但在此之前,我还想让你回答我两个问题。”

  铁有缺道:“什么问题?”

  莫渐遇道:“你值不值得相信?”

  铁有缺道:“你只能相信。”

  莫渐遇又问道:“你为什么会选我?”

  铁有缺道:“因为你是所有的“猎物”中,在我看来,最不屈服的一个。”

  ……

  半个时辰后,已从囚室离开的铁有缺,出现在了刑无情所住的那间厢房的门外,房中正静悄悄毫无声息,铁有缺轻轻叫了两声刑门主,却不见回答,便转身欲离开,谁知他才刚转身,门竟缓缓的打开了。

  铁有缺无声笑了笑,然后闪身入了房间。

  进了房间的铁无缺,静立片刻,待适应了屋里的幽暗后,才看到了刑无情。刑无情正站在书桌后的书架边,背着手默默的看着书架与墙壁的缝隙间。

  “刑门主?”铁无缺诧异道。

  刑无情却没有理他,而是忽然伏下身,开始在地面、书架旁、书桌下不停地摸索起来,最后,刑无情的手停在书桌下,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然后手上微微用劲,只听轻微的“咔咔”声响,靠墙的书桌突然象扇门般缓缓地朝外打开。

  望着黑乎乎打开的暗门,刑无情诡异一笑。

  铁无缺见了神情更加诧异,略一犹豫,从怀中掏出一支纸媒点燃。

  铁有缺这才转头看向他,淡淡的道:“跟我来。”然后跨入暗门,顺着低矮的甬道拾级而下。

  铁有缺连忙跟上了他。

  两人下了数十梯后,转过一个转角,便来到一个不大的地下室,地下室低矮窄小,空空荡荡,一眼望去,空无一物。

  铁有缺环目四顾,才发现四面的墙上似有黑乎乎的凸起之物,仔细看去,像是挂着些圆乎乎毛茸茸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地走近两步,举起手中的纸媒一照,突然浑身一震,立感头皮发炸,全身寒毛直竖,毛骨悚然,只见墙上挂的竟是一个个长发散乱的人头,有的呲牙咧嘴,有的双眼圆瞪,有的一脸悲戚,千情百感,栩栩如生!

  铁有缺吃了一惊,盯着一个双目微张的人头,纸媒摇曳的火光照在他死灰色的眼中,微微泛起一点反光,使那人头似在和自己无声地对视。

  “看到这些,你一定很吃惊吧?”刑无情在铁有缺身后冷冷的道。铁有缺惊道:“这是……?!”

  刑无情伸手入怀,亦拿出了纸媒点燃,然后逐一点燃了墙上的几个油灯,立刻,地下室变得如同白昼。

  铁有缺吃惊中再次环目四顾,只见人头分三排挂满四面墙壁,粗粗一看竟有好几十个之多。

  “这些,都是历次被捕杀的猎物,共七十一人,”刑无情淡淡道,“其中无名之辈占绝大多数,但也有几个名动江湖的人物。”

  说着,刑无情度了两步,指着一个人头道:“这是飞羽门弟子孤飞,自诩轻功天下第一,但在雪谷中只逃得两个时辰,就死在了唐重楼的暗器之下。”

  一旁的铁有缺脸上已有了震惊神情。

  “你虽然已经当了几次猎人,”刑无情狞笑着道,“但依然是孤陋寡闻。”他说着又度到另一面墙前,指着一个脸黑如墨炭的人头道:“这是采花大盗黑狐,此人采花无数,官府悬赏的花红已达万两白银,却也没有抓到过他一根寒毛,但他在雪谷里,也只不过坚持了五个时辰,就栽在了方妙儿的迷香之下,最后被乱刀分尸而死。”

  说罢,刑无情突然又指着远处一个人头道:“那家伙逃得最久,足足逃了十个时辰,最后在即将要逃出雪谷时,还是被南宫尘设计阻杀在了断头崖。”

  刑无情转头向铁有缺问:“你可知道此人是谁?”

  铁有缺道:“看他相貌,难道是“映月吴钩”!?”

  “不错,”刑无情道,“就是映月吴钩何九天。他的能耐,想必就不用我对铁公子多说了吧。”

  “没想到昔年江湖十大恶人排名第一的何九天,原来也丧命在了雪谷中。”铁有缺吃惊道。刑无情冷笑了一声,道:“我可以向公子保证,凡是被扔进了雪谷的猎物,绝对只死无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