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无上剑主之天外来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舍我其谁

无上剑主之天外来剑 乘风潜入夜 2015 2019.03.19 12:04

  糖果走后,莫渐遇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对于美女投怀送抱这种事,他从来不抱幻想。对于刚才糖果骗走了他的二品纯质丹,他也不会真的介意。

  眼下,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谨慎面对接下来的比试。

  莫渐遇心里很清楚,接下来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的,既然已挑明了,亮了相,就一定要达成此来的目的,从寒冰门的田是非那里想办法得到冰叶。

  但在莫渐遇看来,那田是非显然并不好对付。

  可惜,对手再不好对付,莫渐遇也非要去对付不可,他想要从天雷宗立足,就必须证明自己,因为不管任何地方,都不会需要一个无用的庸才。

  莫渐遇缓缓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正是那本从逍遥子身上得到的《风行术》,看着手中的书,莫渐遇不禁心有所思:虽然这是土系术者才能修炼的唤灵心法,但在唤灵一途,我是千年难遇的五行俱损资质。我的体内有凝灵珠,五行相克的限制,并不能把我约束,我既然能修炼天雷真决,想必这风行术也是能修炼的。

  想到此,莫渐遇便不再犹豫,趁此间隙,认真的修炼起了风行术来。

  当糖果再来找莫渐遇时,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多时辰。

  “莫离,接下来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跟我来吧。”糖果道。莫渐遇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雅室。

  第三层赛厅,比赛的地方,只有三十个药台,这些药台被巧妙的设置在了大厅的中央。这些药台和之前二层时一样,其上依然摆放着炼丹的药炉,以及不少各种各样的药材和玉瓶。

  当莫渐遇和糖果现身时,其他的药师早已等在了这里。莫渐遇一出现,雷眠和雷瑶立即就迎了过来。

  雷瑶狠狠瞪了莫渐遇一眼,“莫小子,刚才你藏哪里去了?”

  糖果微笑道:“莫离大人一只待在我们的雅室休息。”

  “哼,骗鬼!”雷瑶显然并不相信。

  糖果道:“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做好准备吧。”说罢就转身走开了。

  糖果一离开,雷瑶就狠狠对着莫渐遇踩了一脚,莫渐遇大怒,“小魔女,这里很多人正看着我们呢,你这样做成何体统!”

  “瑶儿,不许胡闹。”雷眠阻止雷瑶道。然后他向莫渐遇说,“莫小兄,一定要想办法从田是非那里得到冰叶,这件事老夫拜托了。”莫渐遇道:“眠老放心,我会尽力。”

  正说着,忽然有人向着莫渐遇他们这里走来,竟是那容颜冰冷的叫梦儿的白发少女。

  “原来你这么年轻。”

  白发少女来到了莫渐遇他们的身边,看着莫渐遇道:“我叫萧梦儿,你是叫莫离吧?”莫渐遇有些诧异,不明白眼前这少女为何为主动过来和自己交谈,但还是说道:“我是莫离,梦儿姑娘岂不是也和我一样年轻。”

  “刚才在比赛的时候,你的炉火为什么会是纯白色的?”萧梦儿问道。莫渐遇蹙眉,心想这女子说话倒是直接。

  “很抱歉,这是我的秘密,恐怕不能告诉你。”

  你问的直接,那么我也就直接拒绝你,莫渐遇毫不犹豫,直接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萧梦儿一怔,她一向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不知道多少人想和自己攀上关系,却没想到眼前这叫莫离的人,竟上来就拒绝了自己。

  “你不回答也不要紧,接下来看看谁能留到最后吧。”说完便转身走了。

  “唉……”

  一声轻叹,糖果走了过来道:“你已经得罪她了,你可知道她是谁?”

  莫渐遇自然是不知道,“是谁?”

  糖果道:“她的父亲就是我们这黑风拍卖场的主人,她的爷爷就是镇守这里的两位天之境强者之一的天青老人。”

  莫渐遇和雷瑶听了一时还没什么,但雷眠的脸色立即变了,“你说她是天青老人的孙女?!”糖果笑了笑,看了莫渐遇一眼,“没错。这次,你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了吧?”

  “麻烦?”莫渐遇一笑说,“我只是拒绝回答那位箫梦儿姑娘的问题,这难道也不对吗?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糖果听了再次叹气,“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好了,比赛开始了。”

  说罢糖果就扭着她的蛇一样的腰身,缓缓的渡步走到了大厅中央。

  “时间到了,比赛继续,这一次的比试会更为苛刻,所有的人都听好了,规则就是每个人都必须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炼制一枚三品丹药,失败的人,就会被淘汰掉。”

  “才一炷香的时间!”

  “这也太苛刻了吧?!”

  ……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肃静!”糖果道,“办不到的人可以选择弃权。下面每三十人为一轮,比赛正式开始!”

  比赛一开始,众人就一个接一个的进入药台场地,这一次的比试显然更为严格,那唯一的进出口,竟然有两名白衣人在把守着,进入的人数一满,剩下的人立即被拦截了下来。

  “庸才总是这样,总会为自己的无能找到借口。”

  田是非不知何时来到了莫渐遇的身后,“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把别人制定下的规则践踏在脚下。只可惜,真正的强者永远只有一个,这一次,会是谁呢?”

  莫渐遇转身,与田是非对视,“你觉得会是你?”

  田是非冷笑,“舍我其谁。”

  莫渐遇道:“还是不要太自信。”

  田是非冷笑着从莫渐遇身边走过,走了两步又停下,“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能赢我,只可惜,你还差的远呢。”

  “差不差的远,得比过了才知道。”莫渐遇道,“阁下现在就这样说,是不是把话说的太早了。有时候,狂妄自大的人,到最后往往是输的最彻底的人。”

  田是非霍然转身,“你说我狂妄自大?”

  莫渐遇道:“我可没有指名道姓,阁下若是非这样认为,我也没有办法。”

  “很好……”田是非狠道,“若果你输了,就把命留下来……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