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无上剑主之天外来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乱世江湖

无上剑主之天外来剑 乘风潜入夜 2055 2019.02.12 11:03

  “我一定要活下去!”

  莫渐遇在心里暗暗发誓。

  他虽然年龄只有二十岁,但却在这世间最残酷肮脏的环境里长大。他心里很清楚,对于他来说,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希望。

  他出身贫寒,母亲在其十二岁的时候因病过世,父亲也因此而大受打击,整日酗酒颓废,也在其十七岁那年因喝多了酒而冻死在了街头。

  莫渐遇饱受了人间冷暖,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人人自危的年代,为了求的一丝温饱,不得已才加入了魂门。

  只可惜当莫渐遇加入了魂门之后才发现,自己已陷入了更加残酷的境地。

  魂门,虽只是这乱世江湖里的一个普通的江湖门派,但其背地里却做着杀人越货、谋财害命的勾当!

  魂门的第一条规则:一但入了门,就永世不得退出。

  除非死。

  莫渐遇当初加入魂门时,本是为了求得温饱,谁知却不幸入了狼窝,被人所控。

  这一身陷,就是三年。

  这三年里,莫渐遇在魂门里真可谓是九死一生。

  次日清晨。

  冷风如刀,刮过中原大地,撞在魂门的高墙上,发出刺耳的呼啸,刮得门外守卫的两名门侍也感到刀刮般的冷,不禁抱紧了长刀,缩在门里暗暗骂娘。

  魂门内,一个身着一袭锦衣的公子哥,正手拿着一把坠玉铁扇,背着手,不慌不忙的走过一条有青砖铺成的小径,然后一转,就到了一处门阶。

  铁扇公子驻足,略一打量,便踏上一尘不染的门阶,敲响青灰色大门上那黄澄澄的铜环。盏茶功夫,才见那门“咦呀”一声裂了道缝,一张衰败的老脸隐在门里问:“何事?”

  铁扇公子一笑,道:“铁有缺,还请老人家通报一声。”

  里面的人脸色瞬间就变了,连忙将门打开道:“原来是铁公子,快里面请!”

  这叫“铁有缺”的青衣公子,跟在老人身后,七弯八拐地穿过重重长廊,本来平静的脸上已露出一丝惊异,这里的洞天超过想象,更奇的是静悄悄不见人影,透着股逼人的幽静。

  终于,一直走到了一间厢房外,老人停了下来,对着厢房的门禀报:“门主,铁公子来了。“

  “让他进来。”

  随着一声平淡无味的回答,铁有缺跟着老人进了厢房,只见里面更显幽暗,除了带有一股子陈腐的霉味,还隐隐有点淡淡的药香。

  忽地,一扇窗被人从外推开,房间内登时亮了起来。只见厢房内布置成书房模样,正面的墙上还挂有一幅狩猎图,只见一只凶残受伤的狼被几只猎人团团围住,猎人们正弯弓搭箭指着凶狼,脸上隐约透出得意张狂的神情,凶狼呲牙咧嘴,目露凶光,似欲透纸而出。

  整幅画笔墨不多,却有种无形的苍劲和悲壮。

  “你来早了。”

  铁有缺还在打量,却听一个淡定的声音由近传来,定睛看去,却是画下那张宽大的书桌后,一个五十多岁的绿衣老者正直起身来。

  铁有缺一笑,“来早总比来迟好,来早一些,还能和刑门主叙叙旧不是。”老者却只淡然道:“叙旧就不必了,我刑无情从不和人叙旧。我们有话不妨直说,不知铁公子这次赌多大?”

  铁有缺道:“赌多大,我要得先看看猎物。”

  刑无情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不知这次铁公子带了多少?”

  铁有缺道:“不多不少,十万两白银。“

  刑无情点头道:“十万两白银,已经不少了,公子身为铁扇门的少主,应该很清楚,只要是赌,就会有风险的。”

  铁有缺笑了笑,道:“这我当然清楚。”

  刑无情道:“既然公子清楚,就省了我不少口舌,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这次的猎人中包括彭虎、南宫尘、唐重楼、雷恨、方妙儿,这些人,每一个和铁公子你比起来都不逞多让,公子占不了多少便宜的。”

  铁有缺脸上微微色变,那几个名字不单单代表着江湖上五个出类拔萃的人物,而且还代表着五股庞大的江湖势力,彭虎是五虎断门刀的少门主,五虎断门刀彭家不仅是江北六省黑白两道的巨擎,威震长江以北,更涉足天下的镖行,北方的镖师有一小半都是出身彭门;南宫尘则是南宫世家的大公子,南宫世家不仅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巨富,而且其私盐生意已遍布了五湖四海;唐重楼是唐门后期之秀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人,据传其暗器功夫,已是如今唐门第一人;雷恨则是雷家堡堡主雷仇敌的幼子,雷家火器威震天下,天下群雄无不闻之丧胆;而方妙儿,则是妙手门新任的门主,也是历来门主中最年轻的一位,妙手门的迷药早已天下独一,到了方妙儿的手里,更是被运用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

  这几家势力,如果联合起来,近乎雄霸天下,天下虽大,任何人要想躲过他们几家的眼线和追踪,都是不可想象的事。

  “公子如果想要在这次雪谷猎杀中胜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刑无情似笑非笑的看着铁有缺道。

  铁有缺道:“有这几个棘手的家伙作为对手,的确很难取胜,不过我还是想试试。不过在开始之前,我还是想要先看看猎物。”

  “这次的猎物,公子会看到的。”刑无情道,“到了明日所有的猎人都来齐了后,公子再一一过目也不迟。”

  “不,我现在就要看,而且非看不可。”铁有缺道。刑无情微皱起了眉,“为什么?”铁有缺道:“如果这次能赢,我便可进账一笔不小的数目,我最近手头正有些紧,正需要这笔银子。”

  刑无情缓缓摇了摇头,“对不住了铁公子,规矩就是规矩,虽然这规矩是我定的,但也不能乱来。如果让铁公子先一步见到了猎物,那对其他的猎人来说,岂不是有失公允。”

  铁有缺听了,丝毫不以为意,道:“这的确有些不妥,不如这样如何,”说着他就从怀中掏出了一物,“这是《北冥神功》的上半部,我就拿它来作交换,刑门主觉得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