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无上剑主之天外来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囚鸟

无上剑主之天外来剑 乘风潜入夜 2057 2019.02.12 21:11

  刑无情笑了,道:“原来北冥神功的上半部,真的被铁扇门得到了。”

  铁有缺道:“不错。我就用这本武功秘籍,来与刑门主你作一次交换。”

  ……

  还在囚室的莫渐遇,躺在木板床上一动也不动,阳光此时已经从囚室唯一的用来通风用的小窗照了进来。

  趁着阳光,他算到有四只躲进囚室过冬的老鼠,正在这间囚室里出没,当然,在自己躺着的干冷木板床下面,想必还躲藏着一些蜈蚣、蝎子之类的毒虫,也趁着难得的阳光暖意,在龌龊的角落里磨着触须爪钳,只是自己未能看见而已。

  这一天,算是遇上了难得的好天气。之前送饭来的人才走了没多久,阳光就照了进来,莫渐遇望着窗外,可以感觉的到外面的世界仍是活的。

  或许,只有他自己看起来是死的。

  就连这囚室的老鼠,都可以自由自在的出入,而他却被困在这间狭小而黑暗的囚室里,进退不得,等待着任人宰割。

  看着外面的阳光,莫渐遇突然感觉阳光那么美,那么好,那么暖和,他真奇怪自己以前为何从没有花过时间去享受阳光。

  他突然又想起了自己以前见到过的一只青色的鸟儿,对他来说,那只鸟儿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他只记的初次见到那只青鸟的时候,是在他家乡的一家叫“迎春楼”的地方。莫渐遇依稀还记得,自己每当路过那里时,都可以看到被挂在二楼屋檐的鸟笼。

  那只青鸟很漂亮,可惜却被一直关在铁笼里。

  莫渐遇忽然觉得,此时自己的处境,岂不是正和那只青鸟很像。那只被关进铁笼里的青鸟还有他会同情,那么他自己呢,有没有人会同情?没有,一个人也没有。

  他正想到这里的时候,就听到铁链“轧轧”的声音!铁链轧轧之声通常只有两种情形:一是又有人被选做了猎物,关进别的囚室了;二是有“猎物”被从这里带出去。

  莫渐遇心里很清楚,此时此刻只要从送饭进来的孔里向外窥看,就可以窥见被锁链绞着得寸步难行的脏脚,或是看守的人用鞭子鞭鞑“猎物”的情景。

  莫渐遇仍然一动未动,因为他才刚吃了看守送来的早饭。所谓的早饭,其实只不过是一碗稀得不能在稀的粥,外加一个冷硬的馒头。

  在莫渐遇看来,那实在不是人吃的,但他又非吃不可,别无选择。因为如果不吃,就会被饿死。

  莫渐遇一想到刚才被自己喝下的那碗粥,就有忍不住想吐的冲动,那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一碗粥,那碗“粥”稀薄得简直像人的鼻涕!虽然里面还掺杂着一些肉丝,却是一些死去动物内脏的肉碎,这肉碎还要在天气好视线清楚的时候才可隐约发现。人吃了它,懒懒散散的,浑身无力,只想一动不动的趟着。

  铁链轧轧又响起,沉重地拖曳在地上,仿佛铁板与铁链之间已沉累得绽不出火花。步伐声在自己囚室外骤止。

  莫渐遇心中一惊,然后便缓缓坐起了身来。

  他刚一坐起身,“嗙”的一声,囚室的门就被一脚踹开了,囚室内瞬间大亮!莫渐遇只觉得刺眼,抬起了一只手遮住了光亮。

  “杂种,有人来看起来了,先给老子跪下!”

  第一个进来的人,竟是那自称“佛爷”的红衣人。

  莫渐遇露出了一丝嘲讽,脸上没有丝毫惧色,在他看来这红衣人只不过是一条狗而已,虽然这只狗一直以来都在当他们的头领。

  莫渐遇一脸蔑视的样子立即激怒了红衣人,红衣人大怒之下又要上前动手!

  “佛力,干嘛这么暴躁,让我看看他。”

  突然有一温和的声音道。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铁有缺。铁有缺从佛力的身后现了身,先是面带笑意的打量了莫渐遇一会,然后嘴角一动,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

  “你看来很虚弱。”铁有缺看着莫渐遇道。莫渐遇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他。铁有缺转身看向了佛力道:“你先离开吧,我要和这位小兄弟谈谈心。”

  佛力脸色一变,道:“铁少,这可使不得,这家伙可凶的很,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你先去吧。”佛力话还没有说完,铁有缺就截住了他说,“别说他已虚弱成这个样子,就算正常的情况下,就算有十个他,也休想伤得了我。”

  佛力显然不敢得罪铁有缺,瞪了莫渐遇一眼,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佛力走了以后,铁有缺就面向莫渐遇道:“看起来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莫渐遇冷道:“你是谁?”

  铁有缺道:“先不管我是谁,还是让我们先来说说你吧,你已经被选为了猎物,两天后就会被扔进雪谷,按照老规矩,猎物只要进了雪谷,狩猎的人就不会让任何一个“猎物”活着出来。”

  “你,当然也不会例外。”

  “你是猎人?”莫渐遇忽然道。

  铁有缺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然后笑了笑道:“你倒是不笨,只可惜依然没有用,等待你的依然只有死。”

  莫渐遇冷看着他不说话。铁有缺手中铁扇一开,又打量了莫渐遇一会儿,然后道:“你想不想活下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莫渐遇冷冷的道。

  铁有缺道:“我知道你们之前都是魂侍,而且每个人的身上都被下了血尸鬼虫,你想不想将体内的血尸鬼虫除去?”

  莫渐遇听了眼中一寒,蓦然盯向了铁有缺的脸,“你肯帮我?”

  “我当然肯帮你,不然我又怎么会来见你。”铁有缺笑了笑说。

  “你们这些人……”莫渐遇眼中更冷,“把人命当成草芥,杀人如割草,岂会有救人之心,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铁有缺把玩着手中铁扇道,“你觉得自己还有选择吗?不相信我是死,相信我也是死,何不选择相信我?”

  “说不定我是真的来帮你的,选择相信我,或许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莫渐遇沉默了下来,沉默了良久,他才道:“你打算怎么帮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