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拜见教主大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绯红的刀锋

拜见教主大人 封七月 2784 2018.01.03 08:28

  作为张家家主,张松龄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亲自跟人交过手了,他还是希望这楚休能够识趣一些,省得他还要叫来其他山阳府的势力,分他们一杯羹。

  楚休握着自己手中的红袖刀,淡淡道:“如果我说我在离开楚家之时,楚家那些东西我都没拿,你会信吗?”

  张松龄冷笑道:“你说我会信吗?”

  楚休摇摇头道:“我猜你也不会信,不过张家主,你方才有句话说的很对,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唯有命才是自己的,但可惜,这一点你自己却是没看透!”

  话音落下,一瞬间汹涌杀机席卷而来,楚休的双目顿时变得一片赤红!

  楚休的气势显得很锋锐,他用的是刀,他自身的气势也仿佛是一把刀一般。

  不过方才的楚休只是一柄藏在刀鞘中的刀,杀机内敛。

  而现在的楚休则是一柄出鞘的凶兵,刀出鞘,要饮血,要杀人!

  猩红色的刀光划过,红袖刀不知道何时已经出鞘,速度奇快无比。

  袖里青龙的快刀之术可不光可以让楚休在关键时刻爆发出青龙出海般的至强一刀,更是可以让楚休出刀的速度变得更迅猛。

  张松龄根本就没想到楚休在这种时候竟然会抢先出手,他让人堵在门口就是害怕楚休逃走,但他没想到楚休压根就没想过逃走,而是率先对他杀来。

  自己要的东西还没拿到手,楚休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

  仓惶之下张松龄的身形疾退,松纹古剑古朴厚重,连点之下,呈现出南斗星痕挡在身前。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张松龄的剑法来历不凡,也是他早年从秘匣当中开出的剑法,但却只是一门强大剑法的残招。

  不过虽然只是残招,但其中却包涵着南斗剑势的生机之力,剑势绵延,滴水不漏。

  但等到楚休的刀光已经映入眼帘,张松龄的面色却是骤然一变。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刀。

  绯红的刀身,透明的刀锋,像透明的琉璃当中镶嵌着绯红色的骨脊。

  刀身略短,刀弯处宛如绝代佳人的纤腰一般,有着千般风情,万种烈艳。

  黄昏细雨红袖刀!

  再美丽的刀也是刀,当刀出鞘时,饮的便是血,杀的乃是人。

  那抹绯红在楚休的手中已经演变了成了浓烈的杀机,刀势凄艳诡谲,绯红色的刀锋撕裂一切,南斗剑势轰然碎裂!

  楚休眯着眼睛,但他眼中那猩红色的杀机却是快要溢出了眼眶。

  两世的记忆融合,楚休的骨子里便有一股暴虐的因子,这点在通州府时楚休便已经发现了。

  不过对于这点楚休一直都没有选择压制,反而任其壮大,这便导致了楚休在战斗过程当中杀机汹涌到异常浓烈的地步。

  当然楚休自己心中有一个度,不会被杀意冲昏头脑,相反这股强大的杀意还会适当的增强楚休自己的实力。

  此时面对张松龄楚休便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不堪一击!

  也不知道是自己现在的实力太强了,还是眼前这张松龄养尊处优惯了,实力太弱了,反正楚休在这张松龄的身上没感觉到丝毫的压力,他可比那死在了楚休手中的沈墨要弱得多。

  此时的张松龄也已经顾不得惊骇了,他连忙大吼道:“一起上!”

  先天和凝血境的武者之间的确是有一定的差距,但这个差距却并没有到天差地别的程度,起码凝血境武者的攻击还是能对先天武者造成一定伤害的。

  听到张松龄的话,这时外边那些张家的武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冲进厅内,手持兵刃一齐向着楚休杀来,动作配合到也还算不错。

  楚休的身形一动,直接反身冲入人群当中,手中的红袖刀上妖艳绯红的刀光吞吐着,瑰丽无比,随着刀锋犹如一汪秋水般的洒落,一颗人头冲天而去,瞬间血花喷溅,一名凝血境的武者直接被楚休一刀斩首!

  刀越染血,那刀锋当中绯红便越浓烈。

  楚休的身形游走在那些张家武者中央,黄昏细雨,仿若闲庭信步一般,但只要他的刀锋划过,那便势必会带走一条人命,让血花绽放!

  不一会的功夫,楚休便连杀了十余人,整个大厅都被鲜血所彻底染红。

  张松龄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色,不能再这么让楚休杀下去了,否则他们张家定然要元气大伤的!

  张松龄的南斗剑势善守不善攻,就跟他的性格一样,他更愿意在其他人的攻势下坚守着,耗到对方没脾气为止。

  在山阳府内,张松龄一直都是这么做的,直到他遇到了楚休,一个让他连挡都挡不住的存在。

  既然挡不住,那就只能强攻!

  张松龄虽然不善攻势,但他也不可能只修这么一门剑法,在楚休的杀戮那些张家之人时,张松龄直接抢攻,手中的松纹古剑爆发出了一股极其璀璨的锋芒来,无数剑影洒落,这并不是御气五重境强者的剑芒,而是出剑太快所造成的虚影!

  海南乱披风剑法!

  乱披风剑法由一个已经被灭的剑派海南剑派所创造,所以也被称之为是海南乱披风剑法,在江湖上流传的颇为广泛,但品级却不低,足有三转。

  剑影落下犹如骤雨倾盆,虽然看上去杂乱无比,参差不齐,但乱披风剑法的精髓就在于这乱字上,让人琢磨不透这其中的剑势。

  深处那剑影当中,楚休的刀势一转,细雨绯红,在那狂乱的剑势当中一刀横斩而来,直逼张松龄胸口而来。

  剑影停滞,张松龄的乱披风剑法乱不了楚休,面对这恐怖的一刀,他只能收剑防御,南斗剑势施展而出,但却被楚休这一刀轰飞,强大的力量甚至让他虎口流血,持剑的手都在颤抖着!

  不过就在此时,躲在人群中一直都没有出手的韩威趁此时机,左手成爪,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带着凌厉的劲道向着楚休的后心偷袭轰来!

  楚休头也没回,左手一动,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五指犹如五根钢钉一般,直接将韩威那一掌按下,沿着他的手臂一路拿捏,只听一声声骨裂脆响夹杂韩威的惨嚎传来,他整个手臂都比楚休的大弃子擒拿手捏成了粉碎!

  “我给过你一次机会,可惜,你却并没有去珍惜啊。”

  话音落下,楚休的手在韩威的脑袋上轻轻一带,令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韩威的脑袋竟然仿佛是一个皮球一般,转了一大圈,直接飞了出去,瞬间鲜血犹如泉水一般的喷涌而出。

  被大弃子擒拿手拿在手中,你的身体可就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了!

  这一幕恐怖无比,让在场的众人都愣在了那里。

  张家这些门客和下人也还算是有些见识的,杀人嘛,没什么稀奇的,但像楚休这般恐怖的,手一动便硬生生摘下一个人的脑袋,这一幕都已经把他们给吓傻了。

  最先忍受不住的不是别人,正是张百晨。

  张百晨是个没什么本事的纨绔子弟,在张家内,他也是被保护的有些太好了。

  张家有张松龄这个家主支撑着,外面也有他大哥张百涛在撑门面,他本身也是那种胸无大志的人,没想过要去跟他哥哥争夺什么家主之位,所以他们兄弟的感情也算是和睦,从小到大他何曾见过如此残忍的场面?

  所以在这一瞬间张百晨便彻底崩溃了,失去了理智一般的向外跑去。

  看到这一幕张松龄的面色骤然一变,他连忙大喊道:“别去!回来!”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他一步踏出,手中的红袖刀飞舞,摘掉了两名拦在他身前,张家武者的人头,直接一把将张百晨给抓在了手里。

  感受就在自己眼前晃悠的那冰冷刀锋,张百晨的身形直打哆嗦。

  张松龄看着楚休,眼中露出了一丝悔意。

  他不是后悔去动楚休,而是后悔自己没考虑周全。

  对楚休动手这件事情他感觉自己已经考虑的足够多了,楚休一个没有背景,被人追杀丧家之犬,动了也就动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他漏算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楚休的实力!

  他怎么也没想到,同样身为先天,自己再加上张家的这些武者竟然都拿不下楚休,现在更是让楚休把自己的亲儿子都给擒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