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拜见教主大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给你机会你都不中用!

拜见教主大人 封七月 4544 2017.12.09 08:32

  李家乃是通州府三大家族之一,家大业大,每年都会有几批商队进出,带着大量的武者用来防备盗匪。

  这次他们敢走元宝镇这种偏僻的小路,也是因为他们带的人多,并不惧怕那些大部分都是乌合之众的盗匪。

  李荆虽然是李家下人,但他却被李家三公子所赏识,被调入商队当中,虽然不是管事,但也算是一个小头目了。

  此时元宝镇的另一家客栈当中,李荆走到一间上房门前,听着里面传来的嬉闹之声,他敲了敲门,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推开门,上房内一名穿着锦袍,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抱着一名浓妆艳抹,一脸媚俗姿色的女子调笑着,桌子上摆放着一些酒菜,还有其他两名商队的管事也在一旁作陪,身边也各自有着一名姿色一般的女子。

  眼前这人便是李家商队的领队,李通,为人贪花好色,能力一般,实力也一般,看他现在的做派就知道了,在元宝镇这种小地方都要备齐了酒色享受,这种姿色的风尘女子他也下得了口。

  这种人也能成为商队的领队,全靠李通的出身。

  他乃是李家的旁系支脉,虽然贪花好色,能力一般,但起码还是能办事的,总比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强。

  给他配上两个能干的管事,负责执掌商队,这么多年来倒也没出过什么问题,所以李通在李家的地位倒是越发的高了起来。

  看着李通,李荆的眼中隐约露出了一抹不甘和不屑之色来。

  就这种货色都能成为商队的领队,他就算是再能干,将来成为了李家的管事,归根结底也还是奴仆下人,要去辅佐伺候这种废物。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李荆还是挤出了一个笑脸拱拱手道:“见过七爷。”

  因为李通在他这辈当中排行第七,所以李家的下人都喊他七爷。

  看到李荆,李通笑着摆摆手道:“是李荆啊,来来来,坐下吃酒,我再让掌柜的叫一个姑娘上来。

  别嫌弃,小地方还能有姑娘就不错了,等回了通州府领了奖赏,我请你们去醉花楼潇洒一场去。”

  李通虽然能力一般,但他却不蠢,知道单靠自己可管理不好这商队,所以他对于商队的两位管事可是一直都很不错,让二人对他感恩戴德。

  平常商队里面出了事情也是两个管事唱白脸,他唱红脸,所以在商队内反而是他李通的威望最高。

  这李荆现在虽然只是一个小头目,但却被三公子所赏识,按辈份来说他虽然是三公子的表哥,但实际上在三公子面前他却跟那些管事没什么区别,所以他对李荆的态度也不错。

  李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委屈之色道:“七爷,方才我在镇上被人抢了,我亮出了李家的名头,对方竟然还不把我李家放在眼里。”

  “哦?怎么回事?竟然有人还敢抢我李家的人?”李通顿时一皱眉。

  随着李荆把事情添油加醋的给李通说了一遍之后,李通顿时冷哼了一声道:“你放心,这件事情不算完,就算是我李家的一个下人,也不是那些小家族能惹得起的!”

  说着,李通便吩咐一名商队的下人去打听一下对方究竟是什么人,元宝镇就这么大,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打听出来。

  “多谢七爷为小人做主!”李荆连忙道谢。

  看着李荆那感激涕零的模样,李通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种不废什么事情便可以收买人心的手段是他最擅长的。

  过了半个时辰那下人回来低声道:“七爷,对方是楚家的人。”

  一听这话,李通的面色顿时变了变,换上了一副老成持重的语气对李荆道:“李荆啊,对方是楚家的人,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通州府三大家族,沈家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沈家家主沈墨那可是魏郡大派沧澜剑宗大弟子‘落雨剑’沈白的同胞弟弟。

  有着这重关系,就算那沈墨才刚到而立之年便接任家主,为了立威连杀七名沈家家老,也没人敢说什么。

  那楚家虽然是二十多年前才搬到通州府的,但楚家家主楚宗光那老东西实力可不简单。

  他已经跨过了淬体和凝血,达到了体内气血筋骨圆融一体,不含杂质,仿若初生婴儿一般的先天之境,五十多岁的人看着好像四十出头一般。

  我李家老家主在时倒是可以跟楚宗光那老东西一较高下,但现在老家主已经归去了,大公子、二公子和三公子虽然各个都是人中龙凤,在老家主去世后撑起了李家,被外界称为是李家三虎,但跟那楚家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李荆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甘之色,但他也只能乖乖的点头。

  这时李通下意识的问道:“楚家那边来的人是谁?我好像没听说最近楚家有商队进出啊?而且楚家的商队也从来都不会走元宝镇这边的。”

  那名下人道:“是楚家的二公子楚休。”

  李通闻言顿时一愣,随后他便哈哈大笑道:“原来是那个废物啊,李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给你做主了!”

  李荆诧异道:“那位不是楚家的二公子嘛,可不是一个管事,我们能得罪的起?”

  李通冷笑了一声道:“如果是楚家管事的话,我还真不敢去招惹,楚家就算是管事手里面也是握着几分实权的,但这楚休嘛,爷我还真不怕他!

  别看他是楚家的二公子,但却是庶出,在楚家内部更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手里面一点实权都没有,而且为人更是胆小懦弱,就连楚家的管事都不会将他放在眼中。

  听说在一年前他更是做了件蠢事,所以被贬到楚家的南山矿区吃灰去了,这样的废物,就算是我们得罪了他,他都不敢去跟楚宗光说,怕楚宗光更严厉的责罚他。”

  说着,李通直接一挥手,带着人就要去找楚休的麻烦。

  李荆跟在众人的后边,不知道为何,他心里却是有些不安。

  李通说这楚家二公子性格懦弱,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但之前跟他抢秘匣的那位却是行事霸道,面带阴厉之色,这两个真是同一个人吗?

  客栈之内,楚休把玩着一柄短刀,将其藏在袖中,脑海中不断观想模拟着袖里青龙,出刀犹如青龙出海一般的场景。

  袖里青龙不算太繁复的武技,但楚休能感觉到,想要将其修炼到极致大成可没那么容易,这式武技的极限可能要比楚休想象中的要深。

  就在这时,楚休忽然听到客栈下方传来了一阵吵闹之声,好像还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楚休走下去一看,自己的那几名护卫正在跟一群人对峙着,侍女月儿则是缩在角落里面不敢吭声。

  看到楚休走下来,李通冷笑了一声道:“楚休,你倒是好大的威风,竟然连我李家的东西都敢抢,告诉你,我李家就算是一个下人,可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此话一出口,跟随李通来的那些李家下人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激动之色,显然李通这种为了一个下人而去找楚家二公子麻烦的事情让他们感动的很。

  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李通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但他还是义正言辞道:“楚休,把你抢李荆的秘匣交出来,再道个歉,这件事情也就算完了,毕竟李家跟楚家都是通州府三大家族之一,我也不想伤了和气,否则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楚休抬头看了一眼这李通,记忆中倒还真有这么一个人,只不过以前的楚休在楚家内部都不受待见,更别说其他家族了。

  无论是李家还是沈家,都是把他当做废物看的,反正楚家未来的继承人肯定不会是他,也不值得关注。

  只不过楚休唯一不解的就是之前的自己究竟窝囊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对方一个李家的旁支都敢对自己如此嚣张?

  看着那李通,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明之色道:“那我若是不交呢?”

  李通冷笑了一声,那些李家的下人都围了上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楚休身边虽然也有十几个人,但以他在楚家的地位,这十几个人里面真正达到淬体境的也就只有五、六个而已,剩下都是真正侍候楚休起居的下人。

  而李家那边因为是商队,有资格加入李家商队的下人可都是练过武功拳脚的,全是淬体境的武者。

  这时李通身旁一名下人站出来指着楚休厉喝道:“七爷让你交东西道歉是给你脸面!否则就凭你这点人,今天根本就别想离开这元宝镇!”

  站出来的这人乃是李通的心腹,此时不表忠心更待何时?

  况且七爷都说了,这楚休在楚家没有丝毫的实权,甚至都不如一个管事,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

  楚休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只是淡淡道:“让我走不出元宝镇?呵呵。”

  一声看似嘲讽的淡笑传来,那名李家下人刚想要说什么,但这时他眼前已经被一抹刀光所填满!

  无比的迅捷,仿若雷霆划过长空一般,等他反应过来时,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痛,一柄短刀已经插进了他的胸口,随着楚休轻轻的扭动着刀柄,血沫不断的喷涌着,他想要说些什么,但只是瞪大了眼睛,逐渐没了生息!

  在场的众人谁都没看见楚休是怎么出刀的,也谁都没有察觉楚休究竟把刀藏在了哪里。

  直到后方的月儿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众人才反应了过来,这楚休竟然杀人了?二话不说就捅死了一个人?

  李通指着楚休,一脸的惊骇之色:“你……你竟然敢……”

  他的话还未说完,楚休便将短刀从那名下人的胸口抽出,直接向着他斩来!

  这一幕又是众人没想到的,楚休杀了一个李家的下人也就罢了,现在他还想杀了李通吗?要知道李通可是李家的管事,更是李家的旁系血脉!

  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想到楚休会对李通出手,也没人反应过来。

  李通自己倒是想挡,但他这次只是想要威逼楚休,根本就没拿兵器,况且他养尊处优惯了,根本就没经历过几次实战,就算是有兵器他也挡不住。

  只有他身边的李荆咬了咬牙,反应最快,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向着楚休扔去,想要把这一刀挡开,但那匕首却是直接被楚休一刀斩碎,刀锋的痕迹没有丝毫的变化,准确的落在了李通的脖子上。

  感受到脖子上那还沾染着鲜血的冰冷刀锋,再想到之前楚休杀人时的那股突兀和狠辣,李通的双腿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看着李通,楚休语气平淡道:“就凭你这种货色也想来找我的麻烦?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我楚休就算是在楚家内再不受待见,我也是楚家的二公子,楚宗光也是我亲爹,但你是什么?一个旁系而已,地位比管事也高不了多少。

  你哪里来的自信敢来找的麻烦?你信不信现在我就算是当场杀了你,最终的结果也只是我被罚个禁闭、跪个祠堂而已?”

  李通顿时一哆嗦,方才他只是想到了之前楚休的懦弱好欺,但却忽略了双方身份的本质。

  他只是一个旁系,楚休杀了他的确是惹了大祸,但那又能怎样?他毕竟是楚家家主楚宗光的亲儿子,李家还能为了他这么个旁系弟子让楚休抵命吗?

  直到现在李通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楚休把短刀从李通的脖子上挪开,将刀柄递给他,淡淡道:“把刀拿着。”

  李通愣了一下,不知道楚休是什么意思。

  “我说,把刀拿着。”

  感受到楚休那冰冷的眼神,李通这才哆哆嗦嗦的接过了短刀。

  楚休扶着刀身,对着自己胸口,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李通:“你方才不是想要找我的麻烦吗?现在刀在你手里,我给你一个机会杀我。”

  李通连忙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楚休杀了他不用抵命,但他杀了楚休不光是他要抵命,甚至是他的妻儿老小也要抵命!

  楚休向前一步,刀身紧贴着他的胸口,楚休的声音阴沉无比:“我说,让你杀我!”

  ‘哐当’一声,短刀掉在了地上,李通的手哆嗦着,连刀都已经握不住了。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拍打着李通的脸冷笑道:“废物!给你机会你都不中用啊,拿着刀你都不敢杀人,是谁给你的勇气来找我的麻烦?”

  面对楚休这种侮辱性的动作,这种嘲讽的语气,李通羞愤的涨红了脸,但却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楚休指着客栈的门口,淡淡道:“现在给我滚出去,把那个白痴的尸体带走,收拾干净了,别给客栈的掌柜找麻烦。”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上楼,下方那些楚家的下人和月儿都是一脸的呆滞之色,这还是以前的那个楚休吗?

  不过他们今天都被吓到了,也不敢多想,立刻也跟着楚休上楼。

  而此时客栈的大堂,李荆走到李通身旁,小心翼翼道:“七爷……”

  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便直接被李通一脚给踹翻在地。

  李通涨红着脸怒声道:“干你娘!就是因为这个蠢货白痴才惹来这么多的事情,你等着,就算有三公子护着你,老子回到李家也要让你好看!”

  在场的众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一脸呆滞的李荆,就是因为他,今天李通才丢了这么大的脸,从此以后他在李家的日子恐怕是不好过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