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拜见教主大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归属

拜见教主大人 封七月 2954 2018.01.11 20:33

  PS:感谢书友守寡の小尼姑、次元梦想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吕凤仙把陈同父子交给他来处理,这倒是让楚休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吕凤仙会放过这二人的。

  不过后来楚休想想也就释然了,现在的吕凤仙并不是原版剧情中的那些吕凤仙,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跟一成不变的游戏相比,人心,是会变的。

  原版剧情中的吕凤仙会经历的事情,现在世界当中的吕凤仙不一定会经历,而且随着楚休的插手,吕凤仙说不定还会经历一些其他的事情。

  这个忽然出现的想法让楚休有些焦虑,一直以来楚休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蝴蝶效应。

  从他重生以后,这方世界其实就已经偏离了剧情了,楚家事变虽然发生了,但却死了沈墨这么一个不该死的人。

  这些都是小事,所以暂时不会引起大致剧情的变化,但等到楚休的实力越来越强,或者是他接触的人越来越多,那这方世界最终会变成什么模样,就连楚休自己都不知道。

  简单来说就是楚休跟其他人相比,唯一的优势可能会渐渐消失。

  楚休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冷芒,蝴蝶效应也好,剧情改变也罢,反正在这方世界,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楚休只要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前进,达到了这个世界的巅峰,那时候他才能够高枕无忧,不惧一切。

  前世他隐忍的足够久了,这一世自然是要行事勇猛激进,同时心中算计如履薄冰,如此才能够一路走到真正的巅峰。

  将这些想法暂且抛在脑后,楚休看向陈元直父子,搜了搜两个身上的身上,并没有发现紫叶茱萸,他淡淡道:“这时候在这里上演父子情深的戏码有用吗?把紫叶茱萸交出来。”

  在看到吕凤仙将他们二人交出去之后,陈元直父子便已经绝望了。

  楚休是什么人,他们只是接触短短两天便已经察觉到了,落在他的手中,他们怕是凶多吉少了。

  陈同带着期翼的目光道:“我把紫叶茱萸交出来,你便能放过我们?”

  楚休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啊,我让你交出紫叶茱萸来,这句话这么难理解吗?”

  话音落下,楚休竟然直接一刀捅进陈同的胸口,扭了扭刀柄,陈同已经没了气息。

  看着自己的儿子就在自己眼前被杀,陈元直瞬间便愣住了,楚休抽出刀来,对他淡淡道:“你也是一样,一句话的机会,把紫叶茱萸交出来。”

  陈元直赤红着双目,对着楚休疯狂的大吼道:“做梦!紫叶茱萸被我藏了起来,你就算是翻遍陈家也是一样找不到!你杀了我儿子,这次我也要让你费劲心机只能一场空!”

  楚休无奈的摇摇头道:“又是一个听不懂人话的。”

  这一次楚休倒是没杀陈元直,也没白废力气去真的把陈家翻个底朝天,他现在可还有重伤在身,早拿完东西好找个地方养伤才是最重要的。

  楚休直接去陈家后院内宅,将陈家一些旁系弟子和陈元直嫡系亲属等人都给威逼了出来。

  陈家的实力本来就不强,除了陈元直一个先天,陈同一个凝血,其余的都是淬体境,所以在交手之时,陈元直压根就没让他们出来送死,而是让他们全都呆在内宅,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许出来,结果现在却是被楚休一网打尽。

  看着楚休把那几十个人压出来,陈元直咬牙切齿道:“楚休!祸不及家人,你不讲江湖规矩!”

  “江湖规矩?谁来定的规矩?”

  楚休淡淡道:“陈元直,你自以为你混了一辈子的江湖,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江湖。

  手里面拿着刀的,才有资格立规矩,现在我手里面有刀,我说的话,就是规矩!”

  楚休没有再逼问陈元直,他直接将目光转向陈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武者,问道:“你在陈家是什么地位?”

  那名武者哆哆嗦嗦道:“管事。”

  “三十多岁便是管事?你是陈家的旁系血脉?”

  那名武者勉强点了点头。

  “知不知道紫叶茱萸在哪?”

  那名陈家管事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楚休便直接一刀斩出,瞬间尸首分离,让陈家的众人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来。

  站在厅堂门口的吕凤仙皱了皱眉头,他是有些不赞同楚休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的,不过想到陈元直父子的所作所为,他也没多说话。

  楚休面无表情的将目光转向第二个人:“你知不知道紫叶茱萸在哪?”

  第二名武者四十多岁,也是陈家的旁系,看到楚休的目光转过来,他直接崩溃的大喊道:“别杀我!我知道!紫叶茱萸就在家主屋内的密室里,不过开启密室的钥匙分别在家主和公子手中,两把钥匙合一才能打开密室!”

  楚休撇了撇嘴道:“拿着钥匙去打开密室,把紫叶茱萸还有陈家的丹药都给我拿来,别想着逃走,除非你自信你的速度能比我快。”

  那名陈家的旁系族人哆哆嗦嗦的从陈同的尸体上搜出来一枚好似装饰品一样的铜云纹,又顶着陈元直杀人一样的目光,从他身上搜出来一枚很相似的云纹,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这便是钥匙。

  拿着钥匙,那名陈家的旁系族人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把紫叶茱萸还有一大包瓶瓶罐罐拿给楚休,颤抖道:“大人,陈家的宝物都在这里了。”

  楚休拍了拍肩膀,赞许道:“不错,从今以后,你就是陈家的家主了。”

  那名旁系族人一愣,呐呐道:“可是家主……”

  他的话还未说完,楚休直接一刀捅穿了陈元直,抽出绯红色的刀身,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道:“现在可以了,你便是新的家主了。”

  将这些东西收回到空间秘匣中,楚休便直接跟吕凤仙离开。

  陈家除了陈元直父子,便没有其他嫡系族人了,杀了他们两个,嫡系一脉便算是彻底被灭了。

  而且临走的时候楚休随便指派了一名旁系当家主,他只是那么随口一说,但权力这东西可是会让人迷失的,没了嫡系,那帮旁系族人会打成什么模样,那就不是楚休会考虑的事情了。

  眼下楚休受了重伤,他也没着急回吕阳镇,而是准备找个偏僻点的荒山养伤。

  路上吕凤仙忽然道:“楚兄,这次你帮了我,那紫叶茱萸全都留给你,我那一份是不会要的。”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谈不上帮你,我的目的其实从一开始就是那紫叶茱萸,而且这次若是没有你拦住黑虎帮那三人,我也杀不了许重阳。”

  吕凤仙坚持的摇摇头道:“意义不一样,对于我来说,你这就是在帮我。”

  看到吕凤仙如此坚持,楚休也没矫情,因为吕凤仙的性格就是如此,你帮他一分,他便会还你十分。

  所以原版剧情中聂东流对吕凤仙其实还是假意笼络的成分居多,但就算是如此,最后吕凤仙也是愿意出手帮聂东流,并且为他背了一个黑锅。

  “对了楚兄,我还有一句话要说,虽然这句话你可能不爱听。”

  吕凤仙看着楚休道:“楚兄,你的性格有些偏激,容易造成杀戮过重,就好像你今天杀那陈家旁系一样。

  行走江湖虽然避免不了杀人,但却不能被杀意所支配,我师父就曾经说过,昔日他在北燕军方时曾经跟东齐交战,一战下来杀人无数,最后甚至杀红了眼睛,差点连自己人都杀了。

  这种情况对于心境是一种冲击,容易耽误以后的修炼。”

  吕凤仙这并不是怪楚休滥杀无辜,他只是担心像楚休这般杀下去,容易堕入魔道当中。

  楚休笑了笑道:“吕兄,如果我说我其实不喜欢杀人,你信不信?”

  吕凤仙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楚休,露出一副你认为我会信吗的表情。

  楚休摇摇头道:“我说的是真话,杀人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达成目的的手段,如果有更方便快捷的方法,我也不想杀人的。

  不过大多数时,杀人都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手段,就好像方才那般,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这世间不怕死的人虽然不少,但也绝对不算多。

  你也看到了,只杀一个人便给我省了不少力气时间,很划算的。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被杀机煞气影响心惊,我现在修炼的功法中就有一门魔道功法,可以凝聚天地之间的杀机与煞气伤敌,近身威能不逊于罡气。

  不论是何种力量,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手段,一种工具,人,是不会被工具所驱使和影响的。”

  吕凤仙点了点头,对于这点楚休心里有数就好,而且楚休的某种理论在他听起来也是新奇的很,倒是让他有些感慨和启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