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拜见教主大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一气贯日月

拜见教主大人 封七月 2770 2018.01.04 08:28

  PS:感谢书友书友胜世珠宝赌石、路过不谢、Tomricky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张家被灭的消息在山阳府传开之后,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相比于魏郡这种小地方,北燕武林的竞争远比魏郡要激烈的多,破家灭门外加寻仇什么的事情都很正常,当初张家能够在山阳府崛起,其实也是靠着踩着其他人的尸体上来的。

  对于张家被灭门这件事情众人了解的也不多,他们只是从一些张家幸存的下人那里知道了对方好像叫楚休,是因为张百晨和林心瑜一事这才搭上线的。

  一想到这里,众人便不禁都是心下摇头,暗道这女人还当真是红颜祸水,若是没有这件事情,那楚休是绝对不会跟张家有半分联系的。

  而此时的楚休在离开山阳府之后便准备直接去吕阳山周围,等待那处遗迹的开启。

  山阳府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楚休并没有怎么在意。

  在离开山阳府之后,楚休便将秘匣打开,其中赫然是一门功法,上古魔道大派血河派的秘传功法,《一气贯日月》!

  当初在拍卖会上,那陶家的拍卖师说这秘匣七分真三分假,其实说的是这秘匣的来历,有七成是那血河派留下来的,至于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无人可以肯定。

  功法和武技一直以来就比丹药之类的东西要贵,这些都是常识,如果这七成的概率可以确定其中是功法的话,那这秘匣根本就不会拿出来拍卖的,就算是拍卖,恐怕单位也不会用银子来计算了,而是金子或者是紫金。

  这一气贯日月乃是血河派当中十分的奇异的一门内功,出身魔道,但却不完全是魔道路数。

  一气贯日月起源于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

  天地间之生,莫非在死,至于死之种种,毋论出诸于自然,或非自然,尽在一个‘杀’字。

  人诛人,是谓‘杀’。天诛人,是为‘煞’。

  一气贯日月可以凝聚自身杀机,爆发出无边的威力,更高级别更是可以凝聚天地之间的煞气,气贯日月,威能超凡。

  自身的杀机和天地之间的煞气都可以作为一气贯日月的力量,那正道武者凝聚自身的浩然正气,自然也是可以作为一气贯日月来使用的,所以后世才会评价这门功法很神异,可以修魔道,也可以修正道。

  一气贯日月的品级为四转,北燕这边楚休所知道的一些适合他现在修炼的,还没有落入强者手中的功法也有不少,甚至五转乃至于六转的都有,他到可以去尝试夺取一下,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得手的几率有点小,不超过五成。

  楚休选择来山阳府拍卖这一气贯日月,不光是因为这部功法最好得到和他顺路的原因,还因为这一气贯日月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可以起到一个锦上添花的作用。

  这部功法在原版的剧情当中其实并没有太过出彩,只能说是中等偏下而已,甚至其作用要比先天功这种可以帮助武者打捞根基的功法都要弱的多。

  但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这部功法却是很有用。

  先天功在打捞根基之上的确是很强,要不然现在的楚休也到不了先天境界。

  但在对战之时,先天功的特点就是内力雄厚,并没有太多的使用技巧,爆发力不足。

  而在修炼这一气贯日月之后,楚休便可以利用其特性,增强自己的爆发力,不算雪中送炭,但起码可以称得上是锦上添花了,让楚休短板能少一些。

  拿到这门功法之后,楚休便一边修炼,一边向着吕阳山而去。

  而就在此时,山阳府那边,一匹神骏的白马之上,一名面容俊朗,穿着蓝色长袍,身后背着一柄古朴青铜长剑的武者慢悠悠骑马进城。

  这人就是张家的大公子张百涛,早年间拜入西楚巴蜀之地的巴山剑派,大部分时间都在巴山剑派那里修行,几年也回不了一次家,毕竟巴蜀之地距离北燕有些远,以他的速度来往一次就要耗费个两三个月的功夫,太过耽误修行了。

  看着山阳府内那熟悉的街道,张百涛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数年未见父亲和弟弟,这次回来,他可是给他们准备了不少的礼物。

  他父亲的武道天赋不怎么好,这辈子估计也就止步于先天境界了,所以他特意靠着宗门内的功勋换来了一些延年益寿的丹药带给他父亲。

  至于他的弟弟嘛,他也知道自己的弟弟不是什么学武的材料,性格也顽劣了一些,不过江湖上一切还都是以实力为尊的,所以这次张百涛特意求自己的师父,让他答应自己把巴山剑派给一些外门弟子修炼的内功交给他弟弟,可以让他弟弟在修炼上更快一些。

  昔日张松龄白手起家建立张家,跟其他世家勾心斗角不同,张家的气氛可以说是很不错了。

  张松龄在外人眼中是一个贪心的老狐狸,但在张百涛心中,他却是一个为了家族呕心沥血的好父亲,为了自己的修炼,把他辛苦算计来的银子都换成了修炼资源给自己,就为了他能够成才。

  而他弟弟张百晨虽然顽劣,但小时候却主动把修炼资源留给他这个大哥,自己不争不强,这也让张百涛很感动,对于自己这个弟弟也一直都很照顾。

  甚至张百涛这次回来都准备跟他父亲说了,张家他不要,留给他弟弟,只要自己一直呆在巴山剑派内,那张家便不会有事。

  不过就在这时,从酒楼当中走出来一名年轻公子哥,张百涛看到这人,下马打招呼道:“陶兄,数年不见,可还安好?”

  那名年轻公子看到张百涛之后顿时一愣,好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磕磕绊绊的打招呼道:“原来是张兄啊,你不是在巴山剑派修行嘛,怎么回来了?”

  张百涛有些疑惑眼前这人的表现,他是山阳府大族陶家的公子陶毅,自幼跟他也算是熟人,现在他看到自己怎么是这么一副古怪的模样?

  “数年未曾归家,我也是有些想念父亲和弟弟了,正好这次我在巴山剑派内闭关也到瓶颈,便跟师父说要出去走一走,散散心,准备回家来看看。”

  那陶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笑容道:“既然这样,那张兄就赶快回家吧,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陶毅竟然直接脚底抹油一般跑开了。

  看到这陶毅的举动,张百涛更加感觉不对了。

  双方都是熟人,这陶毅也不是白痴,客气话总会说一些吧?他离开山阳府这么多年,现在回来,对方怎么也应该说一说要给他接风洗尘什么的,现在怎么跑的这么快?

  想到这里,张百涛的心中隐隐浮现出了一丝阴霾,立刻上马向着张家行去。

  而此时的陶毅却是比张百涛更快,这个消息他必须要尽快告诉陶宗望和其他山阳府的大势力。

  张松龄父子死了跟他们自然没关系,但问题是这段时间几大势力可还在慢悠悠的消化分配着张家的产业,结果现在人家儿子回来了,看到他们这幅难看的吃相,张百涛心中能不气?

  如果张百涛是个普通人那还好说,但张百涛可也是先天武者,他更是巴山剑派的内门弟子,虽然巴山剑派远在巴蜀之地,但毕竟也是七宗八派之一,他们这些小势力如此欺辱巴山剑派的弟子,对方随便派个强者来讨公道他们都有些吃不消。

  本他们以为张百涛这么多年没回北燕,再回来说不定是什么时候了,所以他们才放心的吞下张家的产业,反正时间一久,当初的事情谁还会记得?但谁承想张百涛竟然会这种时刻回北燕。

  此时的张百涛策马来到张家,平常显得热闹的张家此时却是大门紧闭,等到张百涛推开门后,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挂满了庭院的白绫花结,几名还算是忠心的张家旁系族人身穿孝服,在宅院内摆上灵堂,正在往火盆里面添纸钱。

  看到这一幕,张百涛的身形顿时晃了晃,那几名张家的旁系族人也被张百涛吓了一大跳,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带着哭腔道:“大公子!你总算是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