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云、天、神话

云、天、神话

秦十三

  • 玄幻

    类型
  • 2005.08.09上架
  • 0.95

    连载(字)

1010位书友共同开启《云、天、神话》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客似迷来

云、天、神话 秦十三 4294 2005.08.09 10:49

    人间历5005年,南瞻部州东部神空国国都某户人家

  “喂,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我把你救回来足足两天两夜了耶,除了吃和睡就没有别的事干了吗,最起码也对你帅气又仁慈的救命恩人老子我道声‘钉桥’吧?要知道这两天我可是冒着被老妈痛扁的危险收留你的哦。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自己,食量又大,鼾声又重,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平老妈的追问的哦......”说话者此刻正坐在房内靠着角落的双人大床上,双手在后支撑着身体,一头半长的头发依着微仰的头颅散开,透出了一股说不出的惬意潇洒气。虽然看不到庐山真面目,但光是背影所能表现出来的气度以及那一把即使满口无赖话语也叫人忍不住暗赞心动的悦耳嗓音,可以想象此子的相貌必定非常有看头。

  而男子口中那个良心萎缩的被打救者此时便坐在他的面前,闻言在明显是因狼吞虎咽地咀嚼而发出的噪音中抽空用鼻音冷冷地回复了一句“嗯哼?”便了事,令人不禁怀疑这只是一头为食物而生的会说话的野兽。至于长相,嗯......镜头被那个男的挡到了,看不见。(读者:“哇靠,小说也会镜头被挡,你唬谁啊?”某十三:“呃......因为呢,那个呢,算了,反正就是这么样了,谁再罗嗦老子灭了他。”于是,这个世界清净了~~~)

  “所以呢,”像个老妈子似的喋喋不休念了快一整天经的云天听到面前的饭桶在自己不断晓以大义,动以真情下,终于改变了两天来除打瞌睡外一声不哼的态度,稍稍有了一点反应,高兴的不顾形象的在床上一跃而起,把偌大一个脑袋凑到对方面前,涎着脸说道,“因为在下怎么说也是您的一个小小的救命恩人,您怎么也应该报答一下下我嘛。”

  咀嚼的噪音在云天说完话后终于停了下来,伴随着一声轻微至难以察觉的冷笑,一个蚊呓般微弱的声音在“饭桶”的喉咙间喃喃道:“早知道你们人类贪心卑劣,终于按奈不住想讨好处了吧,哼!”言辞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接着,同一把声音带着满口食物的人特有的含糊口气从高度压缩的食物空隙间生生挤出一句话:“那你说吧,想要我为你作些什么来报答您这位‘大恩人’呢,只要我做的到的话,我便许你一个愿望。”在提到“大恩人”的时候,“饭桶”毫不掩饰跟之前一样的揶揄语气,可见这个人真的对“那帮人类”的劣根性毫无好感。不过这些细节,神经大条的云天是不可能注意到的。

  等等!!!

  “那帮人类”???不会吧,说云天救回的那个“饭桶” 是一头会说话的野兽只是某十三的戏言罢了,听他(?)说话的语气该不会是被区区在下不幸言中吧?

  算了,言归正传,看下去该会明白了。

  当云天听到“饭桶”许了他一个愿望后喜形于色的神情落入对方眼中时,“饭桶”亦是心中暗笑:“尽管开心的提出任何条件吧,你一个小小的凡人,任何愿望我想亦能满足你。如若你的贪婪激怒了我,成了你的心愿还了你的人情之后,那便是你的死期了。”

  关于这一段,在日后云天与包括“饭桶”在内的几位死党的聚会中“饭桶”曾讲述过。而云天听“饭桶”讲述之后并没有太大反应,仅仅是“哦”了一声。于是其中一位死党便挑起了众人与云天以下的对话:

  “阿天,你完全不觉得悬的吗?要知道当时你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高中生耶,跟阿麟比起来力量差天共地,你当时只要说错一句话就会死的很惨耶。你现在都不会有死过翻生的感觉吗?”

  云天微微一笑道:“不会啊。”

  “好奇怪哦,”一个银铃般动听的女声带着惊讶加入了对话,“阿天,解释一下嘛,为什么啊?”

  另一把优雅低沉的悦耳男声也加入追问的行列,拥有这样嗓音的人显然修养气度是远胜常子,连他亦忍不住八卦起来,可见这事是真真正正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了。好在他也同时奉上了自己好奇的缘由:“我们这些人在等闲情况下是死不去的,就算那天真的厌倦了魂归天地,又或战败身死,总还有一身修为相随,纵死亦能无惧。你说你现在可以坦然面对死亡我自然相信,可是在那种无力自护的情况下九死一生的逃过一劫而现在回想居然没有半点心惊,我确然很难想象。”

  云天又是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说道:“最可爱的美美和最稳重的玄武同时夹击我,看来我这回是藏私不了了——”

  美美带着娇憨的清脆声音不依道:“什么嘛,阿天不就是长得成熟些、个性稳重些么,干嘛用对小女孩的语气跟人家说话,不要忘记人家可是大你好几十万岁的咧。”(不会吧,这个女生貌若天仙,可爱之极,横看竖看都是一个娇滴滴的17、8岁小姑娘,居然说自己起码有好几十万岁?难道是某十三劳累过度眼冒金星看错了?不过联想到那位玄武刚才说他们那帮人等闲不会死,看来是有点可能啊。哇~~这么说来,云天日后的际遇岂不是精彩绝伦?HoHo,连某十三这个作者也忍不住对本书头号主角的故事开始期待起来了~~读者:“靠,又这样,哪有连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故事的作者,敢情你自己都是混出来的剧情!同志们,抄家伙砍哪~~”)

  云天也不理会美美例牌般的撒娇,径直说了下去:“——其实说白了也没什么,只不过当时我对阿麟的力量完全没有信心,根本不会想要他去作甚么大事——”

  看到“饭桶”阿麟有若实质的杀人目光,云天连忙叫屈:“能怪我瞧不起你么,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个时候像是很厉害的样子吗?”

  看到阿麟若有所思的敛去双目神光,云天才继续补充:“况且,我自己自己知自己事,当时我胸无大志,连人生的目标度没有,有怎么会作出激怒阿麟的要求呢?”

  离开云天不知多少年后的聚会,镜头回到高中生云天的房间,云天此时正笑嘻嘻看着“饭桶”阿麟,对方不可致信的说:“你要我干什么?你再说一遍。”

  云天一字一顿地重复自己提出的要求:“我、要、你、给、我、讲、故、事!”

  阿麟惊讶的浑然忘了刚才自己的冷漠,不自禁的大叫顺便喷出口中满满的食物:“讲故事?怎么会是讲故事,你应该要别的东西才对啊,任何东西,任何愿望都可以啊.......”

  直到此刻,镜头才放到这两人面前。果不其然,云天虽然一脸奸诈笑得像个刚偷到东西的贼一样,但这样一副猥亵的神情摆在绝对俊美的脸庞上依旧叫人赞叹,而挺拔俊逸的身子就算蹲着也不能稍减风采;至于阿麟,天哪,那是什么生物啊,某十三活了近20年也没有想象过世界上居然存在有这样一种巴掌大的会说话的白马,看来某十三真的太累了,要好好休息,调养调养,不然真的要......(说时迟,那时快,某正义的读者一棍子把某十三敲晕,将之拖了回去,边走还一边骂:“你在括号里废一废话也就罢了,现在跑到正文里影响市容市貌来了,看我不〇〇你的XX......”

  好,且莫管那某十三,先把镜头重新拉回云天的那张贼一般的俊脸上(我说怎么那么别扭),云天保持着贼笑忒忒的神色,说道:“我就是要你给我讲故事,天界的故事。”

  “天界”二字让小白马猛地冷静了下来:“天界的故事?”

  “没错,其实从我救你的时候,看到你这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侏儒小马居然会说话我就知道了,你一定是天界来的——”

  “不知道什么品种的侏儒小马???”小白马的眉梢越提越高,而这明显的生气的举动云天居然也没发现,果然是神经大条的射手座男生呵。

  当小白马差点对云天的迟钝开始受不了要发作的时候,突然间冒出的一个念头改变了它的主意:“这里怎么说都是人间界,我现在功力不足半成,休养始终不太方便,干脆就依着这小子的思路扮着天界神兽,呆在他身旁,顺便给他讲讲故事,虽然我不是天界中人,不过论及天界诸事倒也没多少人比我更清楚的。这样也好了了这桩人情。”打定了主意,小白马虽仍对自己无拉拉沦为书评人要来娱乐身旁这个小鬼大不忿气,但神色早已平复下来。

  没注意到小白马阳关三折般脸色交替变化的云天依然照着自己的思路说个不停:“——其实小时候老妈是有给我讲过天界的故事的哦,小时候的我可是每天枕着天界的云霞入眠的,可是当我开始懂事的时候她就不讲了,任凭我怎么哭闹也好她始终是一句话——‘我不会呀,妈妈哪儿会讲什么天界的故事呢?宝宝记错了,把梦境当成了真的咯。’她当时说话的的认真劲儿,要不是我对那件事实在印象太深说不定就会被妈妈蒙了过去,因为我实在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宠我到极点的老妈会看着我哭得闹得精疲力尽而原因竟然只是为了不给我讲故事。于是我从此便迷上了与天界有关的一切事物,因为我隐隐觉得天界跟老妈有什么关联,虽然说自己听起来有点像是在望自己脸上贴金。”

  说到这里云天神色一黯,收起笑容接着说道:“但是自从数百年前各国政府以尖端科技为发展目标以来,天界就渐渐跟人间界断了通连。过了这几百年去了之后,世上流传的神话传说渐渐失真,而据说一直保持着与天界通连的天狼、野王诸国又与本国处于交战状况,各类信息完全无法流通,因此可以说我完全没有获得我想要的东西的途径。所以看到你我才会这么高兴,就算死缠烂打也希望你能帮我完成这个心愿.......”说着云天的星目对上小白马滴溜溜的大眼睛,目光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白马望着那双含情脉脉的俊目,没来由打了个冷战,应到:“好啦,答应你啦,我会在你这儿住三个月,在这段时间内就担任说书人一职,负责讲解你想知道的天界诸事。不过,你说我食量大鼾声又重,你不怕惊动别人吗?”虽然着两项小白马不愿承认,但亦无可奈何。毕竟自己现在功力不同往日,既要恢复而功力又不足以直接吸收天地之气、日月精华,胃口好点是在所难免;至于打鼾,现在自己是兽化之身,睡熟了打不打鼾可是控制不住的。只是现在自己既要住在这里自然要想好对策,不要到时候糗了自己也不好过。

  云天见小白马点头,兴奋的一跃而起,跳到自己的床上蹦蹦跳跳、手舞足蹈,一边欢呼一边还空的出嘴对小白马说道:“瞧见了吧,我的房间的隔音效果是很不错的哦,就算我在里边开party也不会有人听到的;至于食物嘛,我家储备粮食多得是,你吃一年都不会惊动我娘的啦。”

  精灵的小白马听得火直往上窜:“说得收留我有多么辛苦,原来只是想博我同情,骗我留下。”可是恼怒归恼怒,小白马望着云天突然觉得自己的火不知怎地就是发作不起来。

  而当云天跳下床,喘着气对它说出“欢迎你成为我家的一员,虽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我叫云天,你好!”的时候,小白马微一错愕,随即满腔的怒气居然消逝无踪,只余下唇角的微微一笑:“谢谢,我是小麟!”

  于是,小麟和云天便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同居生活”,而云天的神话故事,也由此翻开了第一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