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云、天、神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身世奇离

云、天、神话 秦十三 2514 2005.08.12 12:05

    (首先某十三在此向诸位读者大大再拜谢罪,因为某十三一时错手导致之前上传第二章时将结尾部分漏掉了。虽然某十三再半个小时内经已补上,但这可能还是使得某些读者看少了一些关键。某十三再次说声抱歉,希望诸位读者看在某十三跟云天同属神经大条之射手座的面上多多包涵啦,哈哈!)

  好了,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云天诸人了。

  话说云天听到小白马从衣柜里跑出来后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刚才你妈跟那个医生都已经发现我了!”,云天不觉失声道:“什么,你不是开玩笑吧?会不会你想太多了?”要知道云天虽然因着神话的事觉得母亲的态度有点古怪,但是云天却从来没怀疑过自己一家平凡人的身份。因此可以想象小白马随口说出的这个消息对于云天来说有多么大的震撼力。

  “应该不会有错,刚才他们朝我藏身的位置盯了几眼,然后大概是怕我发现,便停住不再看了。我想他们应该已经感应到我的力量的波动了。”小白马回答道。

  “可是...可是.......”

  小白马打断云天的话,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嘘——他们在外面说话了,我要听一听。”

  只见小白马闭上乌溜溜的大眼睛,功聚双耳,然后一对本来往外耷拉着的耳朵渐渐向上提起,最后成了像是被一个无形的人用力往上拉扯而成的古怪形状。

  云天知道小白马正在施展曾经跟自己提过的“天听大法”,便悄悄的坐在一旁,不再打扰小白马,只是关切地注视着。

  小白马运起“天听大法”,很容易便找到了自己想要听的“频道”——

  “药大哥,云儿最近的身体怎么样了?”不用说,这一位便是刚刚从云天房中离开的“气质美人”林夫人了。

  “小天的体质是越来越好了,我想现在如果传他‘傲天诀’的话,天儿的身子应该可以承受的住了。”

  听到孙承药话里“傲天诀”三字,小白马大吃一惊:“原来传说中失落数千年的天界神功‘傲天诀’竟然在林家人手里,看来云天一家及那个医生的身份竟非同寻常。而且那个医生竟然敢断言云天可以承受的住连天神亦不敢轻易修练,动辄走火入魔、功力破体爆裂的‘傲天诀’,看来我这回真的对云天看走眼了。” 不由暗恨自己功力大降,不禁掩饰不了自己的能量波动,更对与自己朝夕相处了三周的一家人的奇异之处完完全全的视而不见。

  小白马定了定心神,把注意力放回自己的“收音机”上。这回耳际传来的是一把听来与云天有七成相似的悦耳男声。如果说非要找出两人之间的不同之处的话,那只能说云天的声音听来起伏跳脱,充满意趣;而现下说话者语调间则给人予悠然自若,仿佛对任何事都智珠在握的感觉。

  小白马又再暗自责备:“天下间能在言语间便展露此等风度者,除了那两位和玄武之外,我也没见过多少。放着这样的异人住在自己身边二十来天居然一点没有觉得异样。”

  这个得小白马给予极高评价的男子,自然便是云天之父——林仲了。

  林仲一口否决了孙承药的建议:“老孙,不是我信不过你,不过,我想天儿现在还不能着手练功。”

  被老朋友抢白,孙承药却没有半点不悦的神色,点点头道:“你这么说,自然有你的理由。”

  林仲点头道:“天儿是什么身子骨儿,我们都清楚。百万年来,除了老爷子之外,让孩子这般出世的便只有我夫妇二人。但是,老爷子诞下近千名皇子公主,最终却仅有三位公主活了下来。天儿虽然十数年来无病无痛,但据我猜测,这只怕是因为自幼便居于人间界,灵窍经脉为凡尘俗气所封堵的缘故,所以......”

  孙承药醒悟过来,蹙眉道:“所以你怕天儿一旦修炼‘傲天诀’触发先天仙气,有可能跟老爷子的子女般猝死?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难怪这么多年来你不肯让我教天儿易经洗髓法改变体质,非得让我开些药方暗中让天儿服食。”

  “嗯,用药之法虽然进展缓慢,但却可以保证天儿的仙气不会因为练功而被引发。”

  显然对林仲所述状况早已清楚的林夫人又道:“不过这始终只是治标不治本,我们终是要找个法子帮天儿回复仙身,总不能让他一辈子过着本不属于他的生活啊!”

  “其实我们几个为天儿的事忙了十多年了,但我一直有一件事没有明说。”林仲对着妻子和挚友歉然一笑,接着道,“在我们成亲的当天,老爷子曾经暗中透露了他耗费数万年、失去数百爱子才发现的唯一一个治本的方法。”

  “那你还不快说啊!”林妈妈埋怨丈夫把这样一个关系儿子生命的消息瞒了自己那么多年,又心系爱子安危,情急下也顾不得什么气质,断然对林仲大喝道。

  林仲溺爱的望了妻子一眼,拱手做了个赔礼的手势,才道:“其实这个方法却是不难,只是成功率极低,以老爷子之能,在研究出来后也只能在之后的四百多子女当中保住我们大家都知道的这几位。”

  孙承药听到“老爷子”亲自出马也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成功率,不禁神色一黯。显然孙承药必定深知那位“老爷子”的手段,才会在听到林仲的话后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知道自己几人不会比“老爷子”的成功率高。

  反而林夫人爱子情切,,听到爱子的“怪病”(十三有言:其实云天在常人眼中压根没有什么“病”,绝对的是一个身体健康,活泼帅气的阳光少年。只不过在上文看来,云天一家确实如云天所猜测一般与天界有某种关联,故而云天的家人也就并非普通人了。而在一般情况下一个不谙武艺的平凡人在武林高手眼中等同于废人,同理得证,在奇士仙人眼中,不能修仙自然也就是“有病”了)可以解决,也不理会什劳子的成功率,急急的追问道:“你先把方法说出来嘛,到时怎么作我们再慢慢的想。”

  “好吧,想要帮天儿把灵窍奇脉打通而无性命之虞,首先要......”

  听到话题转到与云天最是攸关的部分,已经和云天有了感情的小白马更是用心想要听清记劳,无奈耳朵边传来的声音反倒越来越微弱。以为只是林爸爸放低声音的小白马咬了咬牙,狠命将功力催谷到极至。出乎意料的,林仲的声音并未变得清晰,反而出现了蜂鸣般的“嗡嗡”声,而闭着的的眼睛“看”到了一朵不断着变幻形状颜色的怪异云彩。接着,在一阵天旋地转中,伴随着耳边仿佛是云天声音的若有若无的呼喊,小白马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