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超感侦探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收网和离开

超感侦探社 千年浮萍 4008 2019.05.27 06:08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冲进来一群警察,不少熟面孔,此刻都气愤、鄙视地看着他。

  江里脸色红白交替,带着惊恐、彷徨、无措、绝望,靠着墙瘫倒在地,这一刻,临别时妻子替他挽衣的温情画面成为了永恒的记忆!他突然满心悔恨!

  另一端,信息大厅此刻正在紧张地追踪中,信息员在电脑前操作着,一个蓝色光点一闪一闪的,突然中断了,信息员懊恼地说:“来不及,不到一分钟,说明对方离我们太远了。”

  邱队长十分气恼,这个内鬼害他在这次行动中毫无建树,还在领导面前落下了个办事不利的印象,现在连一个电话都追踪不到,这让他十分不甘却又无奈。

  此刻遥远的地方那个陷入魔怔的男人从玻璃幕墙前缓慢地转过身来,露出一张獠牙面具的脸,他的手紧握着一只手机,冷静地将磁卡取出,打开一个玻璃瓶,将磁卡扔进去,面具内一双深邃的眼冷漠地盯着玻璃瓶,看着它周身气泡升腾,而后慢慢消融……

  就在此时,铃声响了,他打开帘子,露出柜子后面的景物,赫然是一排排手机,其中一部闪着蓝光,他深出皙长的手,拿出来,按下接听:

  “头,暗室崩塌了。”

  “知道了,暂时不联系,等待通知。”

  他拿起这部手机,缓慢地褪下了磁卡,从格子里拿出一张新卡重新换置后将手机放回原处,再度返回,将旧卡扔进玻璃瓶。然后静静地坐在黑夜里,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唯有一声瘆人的笑在夜空响起:“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城市仿佛从沉睡中醒来,人们纷纷开始重复着每天的历程,早餐是第一步。

  两颗小巧的土鸡蛋竖立在鸡蛋器具里,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拿起勺子轻轻一敲,清脆的声音响起,那双手优雅地开始剥离蛋壳,露出洁白的蛋白,掰下一片塞进嘴里。

  “儿子又彻夜不回,你也不管教管教。”那张温润的嘴嗔怪着望着对面的男人。

  男人一袭警服,肩膀上的杠杠突显其身份尊贵,他的脸饱经风霜,深刻而有男人味,中年熟男的蕴味让他极具魅力,他喝了一口牛奶,低沉地回复:“你早点给他找个好女人定性不是更好?”

  “他嫌七嫌八,突然说只要那个女特工,你让我怎么找?”不说则已,说了女人就郁闷了,而后她满脸希翼地望着男人:“你堂堂一个大局长不会不知道那个女特工的下落吧?”

  男人抬头无语地看着她,女人胸大无脑,果然有理,还真想给儿子找个女特工?那不是家里先被捣腾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两人相视一眼,均带着困惑,这么早谁会来拜访呢?

  男人用面巾擦拭了嘴,然后起身到门口观看猫眼,送鲜奶?他边打开门边回头问:“老婆,你定鲜奶了?”

  “不是已经送来了啊”女人走了过来,瞬间惊呆了。男人顺着她的视线回头,呆立当场。

  一个送牛奶的工人惊慌失措地站在门口,一群特警站在他身后,为首的警官拿出一张搜查令:“王局长,我们奉命前来,请配合。”

  “我是廉政公署调查员,请协助调查!”一名西装革履,身着深蓝色制服的男人向前一步站出来,眼神庄严肃穆。廉政公署?这是噩梦,一直是公务员的噩梦,王局长愣住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对方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一个红色的公文摊开放在他视线下,他顿时如遭重击,僵硬当场,任由警官推开他,径直往屋内走去,王夫人战战兢兢地靠着丈夫,紧抓住他的手臂,瑟瑟发抖。

  书房里,廉政公署调查员拍击着墙体,侧耳倾听,而后示意警员敲开,客厅里王局长夫妻听到锤击声,脸色煞白。最高行政令,无解,他知道自己完了。

  卧室里警员找到了保险柜,警官勒令王局长拿出钥匙,打开后看到了一本本账本、房产证,下方矗立着一堆金条!

  书房里敲开的墙体露出了百元红色大钞的部分,让大家精神一振,更加卖力地敲击,直到整面墙突显,大家倒吸了口气,好家伙,整整一面墙都是钞票铸就,煞是壮观!

  这一日清晨,气氛莫名紧张,因为出现在J城警察局晨会里的是周处长和特派员,特派员宣布由周处长暂代局长一职,原公安局长王守元渎职罪、贪污受贿等数罪并刑,即刻双规,消息一出全场震惊!唯有周处长,哦,现任周局长,春风得意。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建设局局长家中,他的游泳池排空后挖出了整整9个亿现金。

  某局副局长名下和夫人及亲戚名下房产无数,其中两个房产分别赠予了两个小三,每个别墅内都藏有大量现金。

  宣传部部长更为离谱,竟然豢养了好几个银幕上常出现的新晋女神,同处一个屋檐下,将潜规则玩到了极致。

  10个纨绔子弟父母均非清白之身,巨额现金、来历不明的房产、资产,让虚空的国库狠狠添加了一笔。

  当一系列丑闻曝光后,国人纷纷惊叹叫好!国内百分之七十的人还在为自己唯一的一个安身立命之所犯愁,为之倾尽一生努力拼搏,期待政府什么时候实施共有产权房,让自己能拥有房子,哪怕只有百分之十产权归属自己也好过寄人篱下。而这些吸血鬼,他们却轻而易举坐拥数十个房产。这让人不禁感慨,防腐工作任重而道远。

  一切的京城风云都与璐子无关,此刻她在宾馆里问陈立:“叔叔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刚刚和小欣欣视频过,现在超想回去抱抱他。

  “等孙乔军夫妻来了一起回去吧。”陈立已经联系好了约定在这里碰头,然后一起返回。想到回家陈立也一脸迫不及待。上次他才刚到家第二天就再次启程,因为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财政气息,果然,这趟大发了一笔!

  “爸妈要过来了?”晓雯一脸期待,好几天没见了,不知道妈妈怎样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陈立上前打开门,果然是孙乔军夫妻俩。只是,石美露此刻眼睛立刻越过他看向他身后,激动地喊了:“雯雯,我的雯雯。”

  晓雯瞪大眼睛,激动不已,妈妈居然看得见我,她立刻飞扑过去。冲到妈妈前面又愕然而止,因为她看到妈妈依旧看着那个方向,可是宝宝不在那里了啊,宝宝已经在你面前了呀妈妈。她急的围着妈妈团团转。

  璐子愣住了,她看到石美露热泪盈眶地看着自己:“雯雯,我的雯雯。”孙乔军则一脸尴尬,却又满怀期待地看着她。这些日子他不断以璐子为原型在石美露面前塑造了晓雯的形象,某种程度上来说有误导的嫌疑。

  直到石美露颤颤悠悠地上前,一把抱住她,璐子才意识到什么,她被动地僵硬着,美目望向孙乔军,后者则一脸哀求地看着她,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望着晓雯,在心里说:“不是我本意。”晓雯低落地看着妈妈,又看向璐子:“我没事,姐姐,不要让妈妈失望。”

  望着石美露早生的华发,璐子心中一软,抱着她:“妈妈,你受苦了。”话音刚落,孙乔军和晓雯泪如雨下,特别是晓雯,这句话是她一直想跟妈妈说的。

  一个美丽的小鬼泪如雨下的场景非常的震撼人心,唯有璐子看到了她的悲伤。伸出一只手,指尖弹出一颗乳白色的心形液体,润入她的心田,同时进入她心田的还有一句话语:“放心,姐姐会让你得偿所愿!”

  当夜陈立定了次日返回的机票,孙乔军负责了所有开支,他如今财大气粗。出于礼貌,陈立和周处长通电告知他离开,并留下通讯方式方便日后业务联系,他这是在为侦探社打造长久业务关系网,璐子从来不擅长这方面。

  周处长非常重视他和璐子,将私人电话留下,并加了微信好友,保持密切联系。这是他的原话!

  几乎陈立刚刚挂断电话的同时,手机铃声响起,陈立接起:“侦探社,哪位?”

  “我是季云”女孩的声音依旧是职业性的口吻,陈立愣了愣,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季云?”

  璐子正在安抚石美露,听到了提醒他:“救李水莲的女警。”

  “啊!是你啊美女警花。”陈立恍然,调侃了一句,结果,立刻就哦了一声把手机给了璐子。

  璐子一听到季云来电就知道缘由,淡然地接过手机开了免提:“季姐姐,你找我?”

  “小金(璐子化名),李水莲要找你对话,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方便?”

  “你送她过来吧,我们正缺一个文员,如果她有兴趣我们可以送她去培训电脑操作。”璐子不假思索地主动提出。

  “你怎么知道她的打算!?”季云惊叹不已。

  “她的父母早就另外生子,现在生活安定,农村人又很注重女子名节,父母担心她的出现影响了自己如今的平静生活,所以,她肯定走投无路……”每个案子接触之前璐子都会做好一切准备,功夫做足了,才能从容应对!

  “所以你一早猜到她会无家可归才给她留了后路?你真是聪慧过人、善解人意!”季云叹服,“你在哪里?我马上送她们过来!”

  璐子报上宾馆地址,才刚刚挂断电话,陈立就喊了:“丫头,我们什么时候缺人了?”

  璐子还未开口,一旁认真听璐子说话的孙乔军忙不迭地回答了:“当然缺!这次回去我要买间写字楼,起码要有会议室、接待室、办公室、档案室……这些都需要有人打理啊,做做卫生,打打报告什么的!文员肯定需要的!”

  “等等,你啥意思?”陈立有些糊涂了,璐子则挽着石美露的手,抿嘴笑,她早已猜到了孙乔军的心思,这些对她来说无所谓,可有可无,她的未来任重道远。

  “我……陈兄弟,我是想投资你们侦探社,你看我们换个宽敞点的环境多好,费用我负责,股份我只要百分之三十,其余归你们,当是拜师礼,陈哥你要教我入门啊!”

  陈立眼睛一亮,眉毛一挑,摸着下巴寻思着:“这个可以有啊!不过,我们不是每时每刻都有业务啊!有可能一直都不开张,你……”

  “没事没事,你看我现在我不缺钱,就是玩玩,大多数时间都要陪老婆。”孙乔军一脸谄媚地赔笑,“就是要麻烦陈哥有空多指导指导!”

  璐子好气又好笑,人家投资商耶,真正的金主,到哪里都有人求着,陈立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

  “好了叔叔,你不要逗人家孙叔叔啦……”璐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了,结果,话没说完。

  “是爸爸!”石美露将头从璐子肩上抬起,盯着璐子的眼睛,认真地纠正。

  璐子小嘴维持着张着的僵硬,陈立捧着肚子笑弯了腰:“哈哈哈”

  好在座机响了,打破了尴尬,孙乔军讪笑着,投给璐子一个安慰的表情,将玉佩递给妻子。“女儿,陪陪妈妈。”他在心底吩咐晓雯。

  “有客人找您!”宾馆总机来电,陈立让她放人上来,季云带人来了!

  璐子进卫生间变脸更换为金秘书模样,站在陈立身后。好在晓雯此前及时飞舞起来,吸引了石美露的注意力,她此刻根本没注意到璐子的变化,更加不关注来客人了。

  一袭便装的季云让大家眼前一亮,风姿绰约,柔和了许多。她身后紧跟着的女人气质完全相反,小家碧玉,精致的五官带着古典美,只是带着一股卑微地畏缩,让她的气质大大打折。

  李水莲母子三人看到璐子的瞬间眼睛明显一亮,两个孩子很乖巧地喊了声:“姐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