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超感侦探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认亲

超感侦探社 千年浮萍 4143 2019.05.15 17:31

  认亲的过程如意料之中,一切都在撕心裂肺的哭泣中进行,在场所有工作人员都泪眼婆娑。就在认出自己的家人后,经比对核实无误的人被放行进入屋内,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露露,你受苦了!”孙乔军泪眼朦胧地牵起妻子的手,结果她像只受惊吓的兔子跳到墙角远远躲开,事实上是几乎所有受害者都以神同步的姿势,蹲在墙角,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剩下的寥寥无几的几人则呆在原地,一脸呆滞地坐着,而这些人的家属无一例外都是女性。

  孙乔军和其他家属一样被她们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妈妈,妈妈。”孙晓雯哭喊着让孙乔军肝肠寸断,他和几个家属相视一眼,再度小心翼翼地走上前,蹲下来,温柔轻声细语:“露露,是我,军军啊!我来带你回家!”

  所有的受害者都抱着头蜷缩在一起,头也不敢抬,这是种来自灵魂的本能反应:畏惧!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到会出现这个场面,因为此前一直是安排福利机构的女护士看护,从未出现这种情况,每个受害者都像绵羊一样乖巧听话。

  “为什么会这样?!”不少家属哭泣着问工作人员,无法得到回应,因为他们也一头雾水。

  晓雯沉默了,她知道为什么这样,但,说不出口,爸爸会不会因此嫌弃妈妈,她很害怕出现这种情况,虽然她相信,爸爸是爱妈妈的。

  某处一间空间很大的办公室里,此刻正坐着很多人,有警官、军官、政府要员代表,他们看着大屏幕现场直播的这一幕默默无语。

  “她们这是创伤应激综合症,属于精神科疾病,这些人身上发生脑创伤、性虐待,长达数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这些伤害带来的阴影已经深入骨髓,创伤事件之后,可能持续数年,甚至终身都走不出心里阴影,更何况,她们已经失去了智慧,唯有本能!她们本能的畏惧带给她们伤害的男人!”说话的是警方的心理医生。

  “真是畜牲!和平年代,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真是令人发指!”这次开口是一名军官,心直口快一直是大部分军人的特质。

  “现在怎么办?要心理辅导以后才能认回吗?”

  “我觉得,这需要时间,更需要的应该是家人长久耐心地陪伴、呵护和安抚,才能真正让她们走出心灵的创伤。”

  “可是领不走根本没法陪伴啊!”

  “我建议给他们一些时间单独相处,培养信任。同时也便于我们起诉,这期间警方和军方要保护好他们的安全,以免节外生枝,被人毁掉人证!”

  “我同意”

  “同意”

  “我也同意”

  与会之人一致通过后,一切便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去,自会有人执行。

  会议继续进行,直播画面停止,出现了一张张照片,每停顿几秒就换一张,赫然是璐子在天才学院基地的一组生活照。

  “这是你们哪个部门的人?”主持会议的政府官员询问,所有人都你看我,我看你,然后支棱起耳朵,但是,没有听到回答。

  “怎么?不敢说?还是不好说?”

  “这是个英雄,要重重嘉奖!”

  最后画面定格在她化身的段晓文身上。

  “美貌与智慧的化身,训练有素,胆大心细,这是你们刑警卧底,还是情报局特工?查一下是谁,务必找出来!查不出来,也要有部门站出来认了这个人的存在,最好能在公众面前打造这个正面完美的形象,让国民对政府有信心、有信任!充满依赖!!以此抵消这件丑闻在全世界的负面影响!你们明白没?”

  在座的所有官员看着主持者若有所思。

  露丝密码联络的那名军官并不在行列,看来级别不够。

  Z城璐子侦探社里,璐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一场今年国内最大党内会议的头条!即便知道了也无所谓,反正,从头到尾都不是真容。

  此刻璐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小巧的笔记本放在双膝上,双手快速在键盘上操作,手势之快让人眼花缭乱!输入一连串代码后,那名求助军官的五官出现在电脑左侧,右侧军事档案库则开始搜索比对,一张张头像快速滚动……

  J城,所有认亲不成功的受害者及其家属均被护送到部队严加守护,每个家庭都分到一个单间。

  每个单间都有洗浴用品和卫生间,没有摄像头监视,充分说明自由民主。

  每个人都被告知每天几点去一楼大堂领伙食,不限制网络和娱乐,可以上网玩游戏看电影,打球锻炼身体,一切不限制,除了不要离开这片受保护区域。

  孙乔军单间里,石美露合衣上床将自己包裹在被子里,连头都埋进被窝。

  晓雯悬浮在半空中一脸哀伤地望着妈妈。

  孙乔军关上门拉上窗帘,在心底呼唤:“雯雯,在吗?”她已经很久没出声了,他很担心她。

  “爸爸。”玉佩飞舞起来,“我一直在。”

  “我来照顾妈妈,你去探查一下,找到那个军官,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消息?”

  雯雯原本无神的眼睛猛然意动,对啊,差点忘了这事。

  “好的”玉佩无力地跌落在孙乔军手里,像失去灵魂的死物,雯雯飘飞而去了。

  孙乔军转身一脸温柔看着妻子,拿着椅子在床边坐下来,也不管她听不听得到,自顾自地说着话。

  “露露,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看电影?当时我只是个小售货员,你刚刚学校毕业,单纯可爱,王姐随口说小妹妹,新人来了要请客哦,改天晚上请我们去看电影啊!没想到你就当真了,第一个月工资拿了就买了三张电影票……”

  被窝里没有任何反应,只有起伏的被子让人知道她还没睡。

  几乎所有单间里的人都用这种方法在和自己的家人沟通,没有任何效果。

  孙晓雯漂出去后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继而她看了看灯火最密集处,快速飞去。

  但是没过多久,她又飞回来了,因为这里面积太大了,无目标方向地查找,耗费了太多时间,她根本不能离开玉佩太远,失去载体她会很脆弱。她很沮丧开始想念璐子,如果她在就好了,她们可以远距离电波沟通,她可以给她能量让她充盈饱满,感觉日渐强壮,这种能量让她着迷但是又有局限性,放在她面前主动探触都无法吸收,滴在玉佩上也不会渗透进去让她吸收,只有璐子直接弹入她的魂体才能融入。

  “会议的第三个议程:天才学院基地能量仓及设备仪器自毁,如何修复问题。2,大脑移植技术成熟度研究。这项技术研究是跨时代的创举,它可以给脑死亡和躯体死亡的植物人带来福音,但是用健康的活人做研究有伤天和,除非植物人患者主动强烈要求……”

  果然如璐子预料之中,政府部门根本不会放弃这样一个科研项目,所以临走时她开启了自毁装置,即便不能改变什么,也要延缓他们的脚步!

  夜里八点璐子收到孙乔军的求助信息:“大兄弟住的地方不明确,难以找寻,你大婶畏惧男人无法带回。”

  璐子噗呲一笑,蛮有潜力嘛,懂得隐晦用语。她看了眼笔记本电脑,画面堪堪定格,找到了!

  八点半左右孙乔军收到消息:申请女眷前来照顾大婶,侄女才能前来报到。

  至于其他她没有多说,如果以孙乔军他们智商都能看懂,这里是军事重地,又怎么可能瞒得过别人?

  所以,她索性在微信里直接问了句:“你们被监视了吗?”

  孙乔军四下张望没发现监控探头,讪讪一笑,自己想多了,回了句:“没有摄像头。”

  “大兄弟就在陆军总院技术部。”

  “好的!”

  “确认一下,我再考虑来不来!”

  玉佩飞到孙乔军手里,晓雯已经迫不及待离开了!

  此刻陆军总院技术部驻地宿舍楼正灯火通明,十余名技术兵凑一块闷头抽烟,为首的一个正是璐子看到的郭小辉。

  “明天就要去天才学院基地勘察现场了,阿磊的失踪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

  “他们说路段监控显示阿磊最后一次出现就在那里,但是我们什么都没发现。”

  “郭队,怎么办?”

  “两天假期还跑去玩什么真人CS,简直瞎扯淡!”郭队长狠狠地瞪了大家一眼:“能怎么办?报警也报了!私家侦探社也找了,没有一点线索!”

  “队长,你说求助一个大神,有消息吗?”

  郭队长眼角直抽,他也只是想碰碰运气,能不能请到人家帮忙还真是未知数,不过他确定对方一定能看懂他的意思。

  窗外玻璃外晓雯转身飘走了,赶回去复命!

  次日新闻媒体出现了一条劲爆消息,那位美女英雄现身了,她是中央情报局培养的特工,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只是给了一张远距离马赛克的军装照,无论是电视还是报纸都长幅度地描述了美女特工生平,此次如何受命卧底天才学院基地……

  孙乔军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视新闻,一队队英姿飒爽的女兵资料片在画面上闪过。

  “爸爸,不是这样的,她们不是璐子姐姐。是璐子姐姐救了我们的!”

  “这是政治宝贝,我们的政府要安抚安稳民众,不得不这样操作!”孙乔军不愧是老江湖,一下就看到点子上了。

  哒哒哒,敲门声传来,孙乔军打开门看到扛着摄影机的队伍,领队的是警员。

  “很抱歉打搅您了!由于受害者无法正常出庭,我们奉命进行日常生活拍摄作为法庭依据,请协助我们工作,谢谢!”

  “好的,请进!”孙乔军忙将人让进来,按要求进行日常沟通,夜间在地上打地铺的场景。由于是本色出演,没有什么压力很快完成拍摄。

  临走时,警员微笑握手,职业性地传达:“请尽快联系女性家属前来,接走患者,祝她早日康复!”

  孙乔军一愣,继而一喜,还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他不知道的是,早已有人提出了申请且获得了许可。

  “头,你看,我们联系一下上级,看看能不能请……”看到电视新闻士兵非常惊喜,但是话没说完,后脑勺被狠狠挨了一记。

  “你以为你谁啊,人家中央情报局特工为你服务?!”郭队长拍了下他的头。

  郭队长气呼呼地走了,但是,还是抱着侥幸地去找了部长,然后他也被挨了一记后脑勺,臭骂一顿赶出来了!

  望着他气鼓鼓地离开,部长叹了口气,他参加了会议,比谁都清楚内幕。

  Z城侦探社里,璐子和陈立正在看孙乔军发来的消息。

  “寻找失踪的工程兵?”

  “好像没什么风险。”

  “有把握吗?”

  “应该没问题。”

  “那确认一下,是不是找到线索就兑现承诺,要现金。嘎嘎嘎嘎嘎。”陈立又恢复成一副财迷心窍的样子,猥琐不堪。

  “打电话吧!”陈立快速拿起专机。

  “叔叔,不如我们打个赌吧!”璐子看着平板电脑视频,嘴里微微上扬。

  “什么?”陈立懵逼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你说我会不会被当成骗子?”

  J城从陆军总院气冲冲地出来的郭小辉没走几步,腰间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电话,本来想也不想就要掐了,转念一想,接了起来。

  “喂。哪位?”郭小辉声音带着点情绪,让电话那头顿了顿,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郭队长,我看到你在电视上的求助了!”

  “嗯?啊!是你?!”郭小辉先是一愣,然后快速反应过来,惊喜交加:“您是那位特工?!”

  “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一言难尽”

  “你是谁?”

  “侦探社。”

  “你有线索?”

  “给我一件他常用的东西,我就可以帮忙找到线索。”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空?”郭小辉突然火山爆发了,他刚刚才挨K,一直处于压抑状态。

  “好,那就这样!”声音依旧如常……

  郭小辉提着手机愣了半天,突然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继而一个激灵!

  璐子很干脆地挂断电话,然后和陈立相视一笑:“1、2、3、4、5、6、7、8、9”

  叮铃……叮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