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超感侦探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初来乍到

超感侦探社 千年浮萍 5728 2019.05.07 21:18

  快速降落的失重感让孩子们犹如坠落暗夜的精灵,骚动不安,五分钟后轻微的哐一声,飞机晃动了下,大家因为惯性身子晃荡了下险些摔倒。

  随着一声移动门滑动声传来,光明驱赶了黑暗,明晃晃的灯光耀眼炫目,学员们条件反射用手遮挡,同时闭上眼,璐子从头到尾都是半眯着眼,警惕地观察四周,心里计算着:下降速度每秒5m,5分钟抵达,全程深度1500m。

  “哈哈哈,欢迎光临孩子们!”待他们睁开眼就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鼓着掌向他们走来,背影光亮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脸。

  走近了才看到一个造型非常时尚的三十多岁男子,黝黑的络腮胡须衬出更加白皙的国字脸,一袭白色衬衣黑色西裤,简单却帅气。

  “孩子们,我是你们的老师方亚飞,未来的一个月时间我将与你们朝夕相伴,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惊喜?!”他的声音中气十足,自来熟地上前左右环抱搂住刚刚下飞机的黄伟和包晓波,两人别扭地挤出僵硬的笑容。

  “你们叫什么名字?”

  “黄伟”

  “包晓波”

  “走,老师带你们去看看你们的小窝……大家伙们跟上”方亚飞不忘了回头喊上所有人。

  身后的学员们面面相觑,唯有璐子轻松地将背包搭在肩上,向前一步。

  见璐子迈开步伐,毛文明、张鑫赶忙跟了上去,其他人慌忙加快脚步追上去。

  这是条冗长的过道,全程软石地板铺设,踩在脚下有点软,软石地板具有防滑防火阻燃作用;墙上不知道用了什么环保材料,散发出淡淡的树脂香味;每隔一定距离都有一个消防栓,消防设施一应俱全。

  洁白的墙体,灯火通明,没有一处视觉死角。这是璐子的总结。

  一行人好奇地东张西望大约走了20分钟终于在一个菱形门前停驻,方亚飞食指按在指纹机上,咔哒,门开了,一抹幽蓝透进来,视野顿时开阔。

  方亚飞很绅士地退后一步,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

  璐子第一个迈开步伐向前穿过菱形门,其余人都跟在她后面缓慢跟随,幽蓝的光芒不时映照在他们脸上,充满梦幻色彩。

  璐子循着蓝光而去,在这个圆形走道围绕着的中央,她终于走到护栏边缘向下望去,古井无波的小脸终于因为极度震撼而微微张开了嘴,定格当场!

  数千公顷的广褒城池里,数以万计的蓝色光团汇聚成蓝色海洋,美轮美奂!

  有序地围绕着中间的巨型灯塔,悬浮在半空中,灯塔内不时发出玆啦兹啦的声响。

  这是什么?脑海里意识体对电波的敏感让她内心欢欣雀跃。

  她周围所有人都张大嘴巴凝固在原地,绕是璐子见多识广都能如此,更何况他们,他们当中有些人甚者从未离开过家乡。

  很满意孩子们这样的反应,这也是为什么他每次都自告奋勇前来接收学员,他喜欢看到一群初来乍到的菜鸟这一瞬间眼底的震动、渴望揭开谜底的火热目光,这让他终于找到了一些乐子,所以,他乐此不疲。

  “这是一片蓝色的海洋,流淌的不是海水而是知识!”此刻他的声音轻柔磁性仿佛带着魅惑力,他白皙皙长的双手挥舞着,像个自我陶醉的演讲家。

  “知识?”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下意识地重复着。

  “每个光团都是一个专业知识、生活常识、专项技术等以脑电波形式的存在!我们这里称之为:识海!”

  “啊!”似懂非懂,却也知道这是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璐子却在瞬间好像捕捉到什么了,却又始终抓不到重点,她美眸闪着智慧的光芒,盯着最接近自己的那个光团,极力克制着来自意识的渴望。

  “跟我来孩子们……”方亚飞冲大家勾勾手,毛文明本想抗议,表明自己已经25岁了,不是孩子,但是,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和心神都被吸引,完全忽略了这种小事。

  方亚飞带着大家走进观光电梯,电梯内很宽敞,两排对坐的长椅固定,大概可以坐10个人。

  这部电梯很有趣,它不是往下沉,而是横向走,穿过一个长长的长廊,中间曾一度黑色,看起来像是一座隔离墙。

  “天才学院创始人出身寒门,父亲是机械维修工,母亲早逝……”这样的行程原本应该无聊,特别是一群陌生人如此近距离坐在一个封闭空间里,但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和枯坐,大家都被王亚飞的故事所吸引,而他文采斐然,出口成章,非常有渲染力的让人们通过他的讲求仿佛看到了一个少年艰辛成长的过程。

  “这位创始人IQ指数高于200,从小喜欢钻研,家里每一件电器都被他拆开重组,最初他只是了解构造,而后他学着修复,修复过程中他发现其实可以更好,于是进行重组设计出性能更好的东西!拆完了家里,他开始拆同学的,因此被投诉,于是他早早辍学走进父亲的工厂……进入了机械师学院……名列前茅……他的人生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但是,这世界上有太多人都做不到这点,他们考虑更多的是,如何不劳而获,如何一蹴而就,如何摒弃过程直接摘取果实……这些人含着金钥匙长大,天生富有、慵懒、贪婪……于是,创始人开始研究怎么把钱从他们手中剥夺呢?”

  大约经过了15分钟,终于又重现光明,看到了人影。但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方亚飞身上,被故事精彩、跌宕起伏的情节深深吸引,草根励志故事很符合他们。

  璐子双目下垂,长长地睫毛覆盖在眼帘上,扑闪扑闪,一心二用,不得不说方亚飞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男人,充满渲染力的声音让你陷入故事里不能自拔。

  但是这货怎么和陈立那么相象,无论是肢体语言还是说话都夸张得不要不要的,每次都能成功地打断璐子的思路,十分坚难地分出一丝心神在精确计算这段距离的时速、时间、方向,在心里构筑地图。

  “这里是文体中心,大家没事可以来健身。”方亚飞暂停了故事,摁下暂停开关,大家一脸失望,意犹未尽。

  他们就在观光电梯内向下望去,篮球场、乒乓球馆、台球桌球、棋牌室、健身房……应有尽有!

  难以想象一个地底世界可以开拓出如此庞大的疆域出来。

  “这里是餐厅,分学生区和教师区……”继续前行后就不再停留,走马观花般介绍每个视线范围内的区域。

  “是不是很精彩?是不是很神奇?”方亚飞不再玩深沉,又恢复成为那个神采飞扬、活力四射的老师,果然,他再度看到了一双双年轻炙热的眼神,这种眼神让他陶醉。璐子很配合地摆着pose,心里却在画圈圈,突然觉得还是陈立可爱些!

  “好了,今天的参观就到此为止了,老师带你们去宿舍洗刷刷,然后晚餐,然后,什么都不要想,美美的睡个觉!”

  观光电梯左转进入另一条轨道,璐子心里有些明了,它的轨迹其实就是个长方形,在这个地下城里围绕着主体一周。她的脑海里形成了一副地图,发现,有几处空白,一处肯定是即将到来的宿舍,另外两处呢?未曾访问的区域里有什么?

  宿舍楼到了,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这让大家很意外,细心的璐子发现,这里的建筑风格是清一色的白,视觉上会觉得很不舒服,压抑感,就像大部分人走进医院,看到白色的床,白色的被子,白大褂……

  “好了,孩子们,就送你们到这里了,这是你们的胸卡,戴脖子上,别弄丢了,它不仅是你们的通行证,还是房门钥匙和饭卡哦。”方亚飞从袋子里拿出一堆胸卡开始点名:“林小璐”

  璐子上前双手接过自己的卡,道了声谢谢,空灵好听的声音让方亚飞眼睛一亮,不由多看了她一眼:“冠军小美女,一路上都很安静,不喜欢这里吗?”

  璐子愣住了,一方面没想到他会突然跟自己说话,另一方面,发现他很敏感,直觉敏锐。

  因为她确实不喜欢这里,一踏入这里就有种奇怪的不适感,可以说目前为止,除了蓝色海洋世界里的光团给了她很渴望的感觉外,就没有别的惊喜了!也许是因为她本就带着某种目的性的原因。

  毛文明看到她不知所措的样子,心中一软,上前解释:

  “老师您多想了,她只是不善言辞!”

  看了他一眼,璐子沉默不语,很快又恢复了清冷和距离。

  方亚飞撇了毛文明一眼:“哟呵,小伙子还会英雄救美呀!”再度深深地看了璐子一眼,才低下头拿出另一个胸牌开始叫唤下个人,这个过程足以让他初步了解每个人。

  递出最后一个胸牌后,他拍拍手:“ok,那么老师走了,明天再见。”

  看着方亚飞很潇洒的离去,大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毛文明打破沉默:“我的胸牌就是我的名次耶。”

  大家闻言心中一动,纷纷查看自己的胸牌,发现果然都是各自的名次。

  “走吧!”毛文明将胸牌套在脖子上,率先往大门而去。

  一楼大厅低矮压抑,还有一抹淡淡的腐败味道,众人皱了皱眉,这和报名处的差距有点大。

  璐子看的比别人更多,她看到了这里人为遗留下来的痕迹很少,照理这里每年入住一千名学员,应该很有人气,但,这里死气沉沉。

  “为什么我感觉这里有点阴森森的?”假小子李文丽首先质疑了,女生果然天性敏感。

  “没那么夸张吧,上楼看看。”毛文明迈开大步走向楼梯。

  “怎么这里没电梯?”

  “总共才三层楼,装电梯不是让懒虫变得更懒!”

  “什么嘛?你说谁懒虫呀!”

  “哈哈,你想多了吧?我说的是以前住这里的富豪子女啊!”

  大家开着玩笑,嘻嘻哈哈,突然彼此之间拉近了不少距离,倒也冲淡了不少刚刚的不适感。

  到了上一层大家才发现这才是一楼,虽然相对于底层大厅楼顶稍微高一些,但依旧显得压抑。

  “这里,小璐你的房间在这里。”也只有毛文明不怕璐子的冰冷,很热情的找到她的屋子,璐子抬头看着门牌面露古怪之色,这张牌子是随意悬挂在门上,更像是临时制作。

  就在璐子思索间,毛文明已经带着其他人去找房间了,其实根本不用找,大家都在同一个方向,按顺序就看到了。

  璐子将胸牌对着门边上的感应器,嘀一声,门打开了。果然又是清一色的白,璐子皱着眉走进屋,屋内的一切一览无余,一张白色大床、白色被子、白色床头柜、白色衣柜、一张白色书桌,没有卫生死角,亦没有视觉死角。

  璐子慢慢走到卫生间扫视一眼,回到门口把门关上。

  放下背包后,走到书桌旁,这是个没有脚的桌子,镶嵌在墙内,一拉就出来了,不用时向上一推,就回归原位,与墙持平。

  璐子纤细的手在墙上抚摸着,墙体是真皮包边的,软软的,很舒服。

  她比较喜欢这样简单的装修风格,屋内也很整洁一尘不染,但是,色彩实在让人受不了。

  回到床边从包里取出毛巾、牙刷和换洗衣服扔在床上,继续掏出一卷贴纸、一袋土和几颗种子。然后抓着贴纸退后几步看着墙面,莞尔一笑,蹲下身子,把贴纸放地上,翻找了下,拿出其中两种,开始对着墙体进行重新修饰。

  结束后看着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地拍拍手,拂去少许纸屑,拿着毛巾进卫生间打理自己去。

  照例是检查毛孔、黑头,整整花了两分钟时间,才打开水龙头,掬一把水快速清洗擦拭干净,只花了不到一分钟。

  转身的瞬间,她的脸带着恶作剧的笑。

  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底层有五个,没有死角全方位监控。楼梯到一楼同样如此,走廊更不用说了!真是太变态了!不恶心恶心他们怎么对得起自己!

  但是,又不能一整年不洗澡,她想了想,从包里找出几个碧绿色的青草挂件,上面几朵粉色的小花点缀,很漂亮。

  拿着挂件走到卫生间四下观察了下,最后还是决定放在镜子两侧,一边一个。果然很好看!她这次是真的很满意了!

  一间暗室里,两双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两串绿在视野里放大,最后彻底占据了整个视频!

  “糟糕!这里的摄像头被挡住了……”

  “她是不是发现了?”

  “不可能。”

  “难怪那边发过来的资料说她超级自恋”

  “可是,我看她一直都很淑女文静呀!”

  “她是很能装好不?!”

  “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反正卫生间看不见无所谓,我对她没兴趣。”

  “这倒是,没胸没屁股。”

  屋里璐子哈秋了一声,打了个喷嚏,捏了捏小鼻子,谁在骂我?

  “砰砰砰”传来敲门声,璐子上前打开门,只见毛文明等人现在她门口。

  “有事?”她纳闷地问,毛文明待要回答,身边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女孩惊喜地欢呼:

  “哇!好美啊!”她盯着璐子房间里的墙,大家这才注意到这里不是清一色的白。

  “哇塞!”

  “哇哇哇,好漂亮!”

  仿佛会传染般,大家纷纷惊叹,情不自禁地走进去,璐子只好侧身避让。

  艳阳高照,绿草如茵,衬着几朵鲜花格外娇艳红润。

  其实,这么简单的贴纸放到现实生活中,太常见了,但是在这白色世界观里,单调的让人崩溃,以至于看到璐子这里的大变化,视觉反差导致视觉享受。

  “你自己贴的?”之前第一个发现异常的女孩问。

  “嗯。”璐子搜索记忆,想起来她叫钟欣,第十名获奖者。

  “好美,还是你聪明,知道带这些来。”钟欣羡慕地看着墙体。

  “这是什么?”问话的是皮肤黝黑的胡锦,他好奇地看着桌上的一袋黑土和几小袋种子。

  “种子”璐子快速简单回答,这群好奇宝宝啊……别耽误姐做正事啊!

  “可是这里没有花盆,没有阳光,你怎么让它开花?怎么让它活下来?”毛文明也好奇了。

  “你们知道自己在地底?”

  “当然!你也知道?我们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好吧,璐子第一次尴尬,干咳了下问:“你们不觉得这里有个地方的空气有阳光气息吗?”

  “哦?哪里?”娃娃脸黄伟急切地问,他觉得自己无法忍受一年时间都看不到阳光,看不到天日。

  其实大家都很在意这个问题。

  “文体中心那面墙你们还记得吗?”

  “墙?”大家困惑地看了看彼此,发现都没人有印象,于是开始努力回忆。

  “有蔓藤,很正常啊!我家里屋顶也种的,垂下来覆盖外墙,很美啊!”

  “那么,蔓藤需要阳光吧?”璐子抚额表示无语,大家眼睛一亮,“你意思是……”

  “人体如果常年缺乏阳光会得佝偻病、骨质疏松、关节炎、视力下降、干眼症……你们觉得方老师有吗?”

  “也许他经常出去呢?”

  “你见过一个经常和外界接触的人会是一个神经质的话唠吗?”陈立叔叔除外,他那是故意伪装自己。璐子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

  某处办公室里传来爆笑声,方亚飞黑着脸盯着电脑,这本来是他们几个人经常玩的游戏,没想到他今天成了被取笑的主角……

  “好吧,我是开玩笑的啦”璐子看现场很冷,微微一笑。

  冷笑话好不,大家满头黑线看着她。

  “不过,方老师看我们的眼神好像真的是在看一个玩具耶。”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大家寻声望去,腼腆的女孩看到大家齐齐转头看她,吓了一跳,脸红的像苹果。璐子很是欣赏地看了她一眼,她记得这个女孩,章智力,18岁,刚刚高中毕业,涉世未深,看来单纯的人通常有着一颗玲珑心。

  某处办公室又爆出狂笑,方亚飞几乎抓狂……

  “其实你们明天看到阳光从文体中心那片天空渗入进来,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不过,我们可以从科学角度来分析。”看着这些天真无邪的眼神(当然,除了毛文明以外,他是熟男)璐子觉得有必要让他们学会观察,注重细节这样才能多一份自保,毕竟个人能力有限,一旦有事发生,她也只能自保而已。

  “我们还是以方老师为例,毕竟他是我们接触过的第一个内部人员。方老师在接待我们的整个过程中曾经11次很隐晦得用湿巾擦拭手,第一次是拥抱过黄伟和包晓波之后,第二次是食指按指纹机开门后,第三次是他指手画脚时无意中碰到了你(璐子指着毛文明,后者一脸茫然努力回忆),第四次是进入观光电梯,启动的刹那他因为失去平衡,扶了门框……这一切都说明他是个洁癖症或者强迫症患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