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超感侦探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上山救人

超感侦探社 千年浮萍 4093 2019.05.21 01:05

  陷入黑暗的那瞬间,夜猫突然看到了自己初出茅庐时的青涩,如果人生可以重来,那该多好,她一定选择简简单单地活着,陪着爸爸妈妈种种菜、拔拔草。

  尘埃落定后,两侧迅速跑出两队人马,手持灭火器喷洒浇灭燃烧的车辆,车子内在已经破烂不堪,连同那个窈窈的身躯早已化为灰烬融入车钢构里。

  咔哒哒,一辆工程车驶入,重重的起重机将车子彻底压扁,如一块巨大的废铁,而后抛入翻斗内,扬长而去。

  场内的工作人员冲水、拖地、擦拭、清理痕迹,有条不紊,就像做了一次普通的大扫除一样,轻描淡写地抹去了一个人的存在!

  沙漏村地处偏远山区,从市区要翻越两座山脉才能抵达,最近才开辟了新的公路可以直达村庄。村民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犹如远古住民。这一天,宁静的村庄突然驶入了数辆警车,而后鱼贯而入的警察让质朴的村民惊吓不已。

  最后下车的是警犬,它们闻了闻孩子的衣服,狂吠了几下,突然朝山林冲去,警员们紧跟其后。其余警员纷纷跟随警官前往目的地,犯罪嫌疑人汤大华的房子。

  屋里的女人和孩子都吓得瑟瑟发抖,蹲在地上,双手高举,普通人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警官看着三个少女和一个母亲,皱眉,而后示意大家放下武器,蹲下身子温和地问:“汤大华呢?”

  “他......他出城没回来!”女人紧张地说话都结结巴巴。

  此时警犬冲入山林,最后在一个平川停了下来,所有的猎犬都围着一块草地来回打转,警员们相视一眼,彼此做了个手势,散开包围这片区域。

  其中一名警官上前,仔细查找,终于看到一丝端倪,他俯身找到一个木质门,看到一个门把,手一挥,两名警员上前待命。

  “你们俩一左一右提起这个,小心动静,掩藏好!”

  “是”

  两名警员用力缓慢抬起木门,同时躲在门后侧位。

  门洞开后,大家均警惕地握着枪,盯着洞口。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警官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林间响起。

  没有任何声音和回应,大家相视一眼,开始向前靠拢。

  警官上前趴在地上向内仔细查看,而后站起身来率先向前:“没人?下去吧”

  不锈钢楼梯下去可以看到一张土床,一个木柜子,几根蜡烛,10平米空间,土疙瘩墙上有个深凹的洞,像是有什么被扒出来一样。这里应该原本是铁链所在。

  这里空无一人,或者说,有人将戴着铁链的女人带走了!

  夜里小璐子照例对着月光融合玉佩里的能源,晓雯则小脸严肃认真地盘坐在她身侧,一同修行。通常小璐子不完全集体情况下,璐子还是能够自如行动,包括睡眠和思考!

  璐子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习惯性打开电视。

  “现在大家看到的是拯救被困15年的女孩现场直播……”

  “昨日有两名孩子突然出现在L市医院,跪求警察救救自己的母亲……”画面上出现了孩子高举腊丸的场景。

  “被禁锢女孩耗费10年时间教会孩子如何逃亡!”画面上出现一个16岁花季少女,带着腼腆的笑,迅速燃烧了所有人的愤怒之火。

  “被困女孩下落不明!现场空无一物!”画面出现了地下室全景,简陋狭小的空间。

  “警察在与时间赛跑!被困女孩生死未卜,每多一分钟意味着接近死亡多一刻!”

  “犯罪嫌疑人妻子称,不知道丈夫的所作所为,一直蒙在鼓里……”

  “两地警力合作共同抓捕犯罪嫌疑人汤大华,嫌疑人汤大华于15年前绑架初中生李水莲,非法禁锢……”

  “最新消息:警局发布悬赏,凡提供有效线索,或协助调查者,视价值给予5-20万奖励!”

  璐子一醒来就被这些狂轰乱炸的消息搞得一团雾水,好不容易才理清头绪。喜洋洋美羊羊响起,接到了陈立电话:“丫头,我来了!”

  两小时后,陈立西装笔挺地出现在L市警局门口,璐子低眉顺眼地跟着,像个小秘书。

  一刻钟后他们被带到办公室,一名警官接待了他们。

  “这是那个腊丸、信纸。”他将物证放在桌上,璐子看着两样封存的物件,其上附着三种不同的气息,她一一留存后,冲陈立微不察觉地点点头,陈立装模作样地查看了下,手都没碰就暗示可以了,让对方收回。

  “孩子们呢?”

  警官盯着他,嘴里对着对讲机喊了句:“带孩子们进来!”没办法,这是大队长举荐的人。

  璐子看着两个孩子进来,一眼就认出其中两道气息与他们吻合,他们身上有着浓郁的气息和那第三道气息吻和,那么可以肯定第三道就是他们的母亲了。另外还有一道隐晦的气息,这应该来自他们的父亲,即那个绑架者。璐子暗自摘取了这道气息,封存。

  两个孩子眉目间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忧郁。

  问明一切后璐子和陈立起身出发了,一刻也不愿耽误。

  临走时,璐子突然回头柔声地问:“小朋友,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两个孩子和警官愣了愣,都没想到一直静悄悄没有存在感的璐子会突然出声。

  “我叫小喜。”

  “我叫乐乐”

  “喜乐年华吗?”璐子喃喃着,看着两双纯真无邪的眼,心酸不已:“看到你们的妈妈,我会跟她说,你们真的好勇敢!”

  两个孩子眼睛瞬间一亮,一直看着璐子转身,纤细的背影离开视野。

  此刻沙漏村后山犬吠声此起彼伏,凌晨时分,警察们带着警犬离去了,因为搜遍了山脉都没有收获,而且有目击者称,曾见到汤大华开着农用车出村去了!这与他老婆所说一致。警察开始收队,只留下少许几人值守!

  “哗啦啦”水花四溅,一个孔武有力的秃顶老男人拖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从水里冒出来,游到对岸,从腰间掏出一个塑料袋取出一个香皂,将女人从头到脚抹了个遍,揉搓出泡沫,然后扔进水里,像洗衣服一样漂了漂,再捞起来,放到草丛里,按下胸口、腹部,来回几次。直到将其肺部的水挤压出来,女人咳嗽着,流出来的水带着血丝。男人手腕上绑着铁链,连接着她的脚脖子,那个位置带着深紫色。

  李水莲将湿漉漉的长发往后撩起,露出精致的五官,柔弱的模样让人看了都会产生想要保护的心理,她带着仇恨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秃顶男人,这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

  刚刚被抛进河里的刹那她就晕过去了,自从孩子成功逃脱后,男人就带着她逃跑了,此刻她心里一片宁静,只要孩子没事,她此生无憾了!

  洗去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后,用刺激性的花露水喷洒全身。听着若隐若现的犬吠声渐渐消失,汤大华才松了口气。

  “起来!”他恶狠狠地踢了她一脚,她无力地抽搐着,蜷缩在地上,男人咒骂着将她背起来。她骨瘦如柴,轻飘飘的身躯没多少份量。

  “该死的,你个臭婆娘居然敢耍诈!”汤大华恨恨地吐了口唾沫,女人这几天突然温柔体贴,还提到给孩子上户口,他以为她终于愿意死心塌地的跟随自己了,失去了警惕,破天荒地留下来吃饭了,没想到,两杯酒下肚,他就被打晕了,这是她第一次武力反抗,他措不及防!没想到,这一觉到天亮才醒来,他只好先下山匆匆做出离开的假象,然后再返回带走李水莲。

  “你以为你能逃走?我在这里长大的,这座山我比谁都熟悉,躲几天等外面热度消失了,再找个地方重新来过,你这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嘿嘿!”

  李水莲一声不吭咬着唇,听着他继续说着:“你要是敢自杀,我就去找那两个小兔崽子,女娃卖了,男娃天天往死里揍!”

  李水莲娇躯一颤,眼里满是绝望!

  璐子和陈立转了几趟车才风尘仆仆赶到沙漏村,拿着警局的推荐信找到了村里值守警员。因为这里目前封山了。

  “你们要上山?”警员诧异地问,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昨天我们警犬搜遍这片山都一无所获。”

  陈立疑惑地看了璐子一眼,璐子微微一笑,他立即坚定地说:“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还在山上,这样吧,你给我你的电话,找到人我打电话给你,你派人支援我!”

  “我跟你们去!”

  听到这个声音璐子有些意外地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女警走进来,正是打开腊丸读信的那个女警。

  “季云,你?”男警员迟疑了一下,女警季云眼神坚定:“我也感觉他们还在这一带,但是没人相信我!”

  “事不宜迟,我们走吧!”陈立冲她和璐子点了点头,带头走了。

  璐子走出村庄进去后山前停驻脚步遥望山顶,晓雯的声音在心底响起:“姐姐,他们在好远的地方啊!”

  “如果要翻过那座山,你有没问题?季警官?”璐子转头看着季云,一看就是办公室文员类型,细胳膊细腿的,她还真是担心。

  “你都可以,我为何不行?!”季云傲娇地昂首挺胸抢先一步低下头越过警戒线,走在前面了。

  璐子和陈立相视一眼,就回头跟上了,陈立看了看远处的高山,缩了缩脖子,弱弱地问:“我可不可以不去啊!”

  话音刚落,两个女人都回头瞪了他一眼,满眼鄙视。哦,还有身后一个看守警戒线的本地警察。

  陈立摸了摸鼻子悻悻地说:“真没幽默感,我在逗你们呢。”本地警察闻言两眼望天。

  J城警局里陆陆续续有侦查员回来反馈信息,邱队长专程开了个小范围的短会,总结收获:

  1,情报组已确定了10名受害者身份。

  2,现场虽然没有车轮胎痕迹,但是可以确定当时至少有三辆车停留:第一辆就是带走李鑫磊的越野车,第二辆是工程车,但是路政监控看到的这种无牌工程车很多,无法一一排查。第三辆应该是大型拖车,如集装箱拖车,装载着轿车和坐在车里的凶手。他们集体乘车而来,归去时在一个安全地带从集装箱拖车里开着各自的车子分流进入人群。

  3,寻找离这里最近的垃圾填埋区,查找最近焚烧物。看是否有受害者骸骨等证物残留!

  这次的调查注定还是白费劲,因为所有的一切结果都被暗室里的男人忠实地传送到了一个移动IP地址,被凶手实时掌握动态。有时候最可怕的往往不是敌人,而是你把后背交付了的兄弟!

  于是,当他们还在开会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着手抹除一切被发现的痕迹。就像有个人在画画,另一个则不断的抹去他的痕迹,让页面保持空白。

  璐子等人还在持续爬山,陈立和季云汗如雨下,最后索性坐下来休息。璐子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在这里等我通知,我先去吧。”

  “这样会不会太危险?”季云犹豫了下,陈立则点点头,挥了挥手。

  “太好了,姐姐,我们自己走快多了。”晓雯一路都在嫌弃这两人蜗牛般的速度。

  璐子翻了翻白眼:“都是姐在爬好不?”

  “我倒是想跟姐姐你一样能脚踏实地呀!”晓雯无比郁闷地说,璐子立即正色地说:“你如果能每天勤快地修行,我想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

  两人边说边走,速度很快消失在陈立和季云面前。

  “姐姐,彻底看不到了,我们奔跑吧?”

  “好!”话音才落,璐子就已经快速沿着前人走出的山路飞奔而去,体态轻盈。

  奔跑中体内的杂质随着汗液排除体外,玉佩里源源不断地涌出能源被小璐子熔炼提取精华浇灌她的身体,补充亏损。在这样一个循环过程中,璐子犹如不知疲倦的山间精灵,摇曳在树林里。

  抵达山顶后,看着飞流直下的瀑布,她犹豫了一下:“这个疯子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有其它路线吗?”

  璐子看了看四周悬崖峭壁,别无选择,盘坐下来,小璐子从头顶冒出来,瞬息消失,再度出现时已经在瀑布下方,仔细观察,判断安全落水点后,返回体内,前后不到十秒时间。

  璐子睁开眼站起来,向前一步,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