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古林歌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回    绝谷造诣

古林歌声 林心诚0 3900 2018.01.13 12:13

  第十三回???绝谷造诣

  ?

  白云龙失去了唯一的一个亲人,心里一直痛苦难当,他在心里责骂自己,是自己的粗心大意才使得张家幸存的雪儿又命上黄泉。他毫无目地的游荡了几日,心中的内疚却是有增无减。最后他定下心来,决定去投奔在丹凤峰居住的丹凤峰峰主,二师伯洪岩。

  这日,白云龙行走得精疲力尽,刚坐在一棵树下想歇息一会儿,忽然从远处传来悠扬的笛声,白云龙心中一震,这笛声是那么的清脆悦耳,那宛转悠扬的旋律是那么的熟悉,暗道: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人?便又起身向笛声寻了过去。

  白云龙离笛声越来越近了,他忽然觉得林中有些异常,偌大个山谷,除笛声外,没有一声鸟叫。便小心翼翼地往前摸索查看。突然“咔嚓”一声清脆的树枝折断声,把白云龙惊出了一身冷汗。紧随着从对面向他呼啸着飞过来几只雕翎箭,幸亏白云龙早有准备,要不然肯定会被这力道十足的利箭射穿,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在林间又冲出四个汉子,持刀向白云龙扑来。一蒙面人的刀已经到了白云龙的眼前,白云龙急速向后翻滚,又纵身跳起两腿分踹。左右两个汉子被踹倒,俩人翻滚着站起又与白云龙厮杀在一起。白云龙纵身而起,在空中利剑几抖,刺中了凶神恶煞般扑过来的两个汉子,与此同时,一汉子也凌空飞起,向白云龙飞起穿心脚,又同时甩出两只飞镖,直袭白云龙面门,白云龙急忙又一个云里翻躲过险辣的招式,要落地时腿被树枝挂了一下,使得他落地时立足未稳失去重心而栽倒。两把利刃已砍向了他,远处笛声戛然而止,就听“叮当”几声,两个汉子手中的刀都脱手而出。在林间诡异般现出了一个黄衫锦衣少女,四个汉子对视了一下,都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来人正是皓月,她走到白云龙近前,弯腰拾起地上的长笛,在右手的手掌上一边轻轻地敲打,一边对白云龙笑道:“这回咱俩扯平互不相欠啦!”不等惊讶的白云龙搭话,皓月已经展身形离去。

  白云龙又在深山密林中行走了两天,远处又传来笛声,白云龙出于好奇,便又顺着笛声寻了过去,想看看这皓月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一颗古树下皓月手扶长笛,笛声宛转悠扬。白云龙捡起一粒石子向皓月弹去,皓月轻轻地一侧身,石子从她的耳环中穿过,白云龙笑着摇了摇头走上前搭话:“姑娘,我们又见面了。”皓月停下笛声:“哦?哈哈哈,是呀,请问白公子这是要往哪里去呀?”

  “不瞒你说,我要去丹凤峰,哈哈!敢问姑娘,咱们怎么会如此有缘啊?”

  “哦?你觉得我们的相见很巧合吗?我就是丹凤峰的少主人。”

  “真的有这么巧吗?”

  “父亲前几日出行了,只有我接待与你了。”

  “他老人家外出了?”

  “是的,好了!来者是客,我们走吧。”

  “如此说来,倒要谢谢姑娘的多次仗义相扶了!”

  “举手之劳,不必念念不忘!”

  二人又行了约半个时辰,来到山脚下一个小镇子。时近中午,二人便走入镇子唯一的一家酒家,白云龙唤上店小二,问皓月:“小姐想吃些什么?”皓月煞有介事地道:“来一盘‘鸳鸯戏水’。”小二笑道:“我们这个小店还没听说过这道菜,呵呵,要么二位在换一道吧?”皓月哈哈笑道:“好吧,那就来一道‘龙凤呈祥’吧。”店小二一脸的苦笑,“呵呵,真的对不起二位,这个我们这里也没有。”皓月轻轻摇摇头:“好了,你就看着上两个算了。”小二答应着下楼去了,不一会便上了两道菜来,二人闷声不响地吃了起来。

  旁边桌上已喝得酩酊大醉的三个汉子,看着如花似玉的皓月低声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就是淫荡的笑声,皓月知道他们在谈论自己,气得柳眉倒竖就要起身上前,被白云龙用手势止住。三个汉子悠悠地立起身来,走到皓月身后,一个汉子伸**笑着去拉皓月。皓月似乎并未意识到眼前的窘迫,又煞有介事地用左手端起一碗酒,慢慢地移到嘴边,等拉她的手刚刚触碰的她的衣服时,突然间,闪电般猛地把酒洒向身后三人,酒碗也同时飞出,正砸中其中一人,也在这同时,三人的头上均遭到皓月右手长笛的猛力敲打。还不等三人叫出声来,白云龙已经像踢球一样将三人挨次踢出,三人像球一样从屋子里滚出。好一阵的“叮当”,“哎呦”之声。二人对视了一下,白云龙在怀中掏出几个铜板放在桌上,算是对店家的赔偿。二人纷纷从木窗跳出,还不等店主人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二人早已经隐入林中了。

  二人临到丹凤峰时,已是两天后的下午了。皓月指着远处巍峨群峰:“公子请看,那里就是丹凤峰了。”白云龙凝神细看,只见那壮丽的山峰中松柏翠绿浓密,峰的蜿蜒与褶皱似画家笔下浓墨重彩后的佳作,宏伟,秀丽且神秘。白云龙思绪万千,自己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感慨地长吟道:

  “眼望茫茫苍山,何处是我家?林海片片尽无涯。云儿匆匆头顶过,玉树琼枝雪中花。弯弯长路远,悠悠思乡情。几度沧桑,青丝染白霜。醉卧长岭,心飞天涯。仰天长吼!气荡山峦,惊鸟跃山川,震落飞雪撒满天。壮志未遂男儿汉,若似石崖傲立挂峰巅,任凭风雪寒。”

  皓月听着白云龙这发自内心的独白,低沉中夹带着激昂。她低下头来略有所思地笑道:“白公子胸襟宽广,又有此雄心壮志,一定能够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和理想的,哈哈哈,还很可能成为一代名满天下的豪侠呢。”

  “哈哈哈!多谢你的鼓励,我会努力去做的。”

  傍晚时分二人已经登上了丹凤峰。月色中,在一片白桦林的掩隐下,一座底层三间,二层两间的木制小楼映入眼帘。里面均透着明亮的烛光。皓月引白云龙穿过齐腰深的蒿草,顺着弯曲的石径漫步而上,已有侍女守在楼前等候了,随着侍女的一声吆呼,木门一开,几个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孩出来迎接他们俩。进到楼内,饭菜早已摆放妥当,看来侍女们早就准备好了。

  白云龙看着面前桌子上让人垂涎欲滴的美食,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肚子也不争气地配合着“咕咕”地叫得愈加欢了,还不等所有人坐稳,白云龙的筷子已经蠢蠢欲动了。

  几个侍女看着白云龙狼吞虎咽的饿相都掩面偷笑,皓月欲加制止侍女们的不礼貌行为,便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白云龙抬头去看,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臊的满脸通红,皓月看到白云龙的窘迫相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时间木楼里充满了笑声。

  多日的奔波劳顿使得白云龙很快便憨憨入睡了,直到第二日旭日东升,听到皓月的嚯嚯舞笛之声才爬起来,出了房门直奔厨房而去,皓月上前拦住去路,“白公子要去做什么?”白云龙一脸的茫然:“去吃早饭啊?”

  “俗话说,入乡随俗,公子既然到了我们丹凤峰,就得服从我们这里的规矩。”

  “什么规矩?”

  “就是你能胜过我才可以去吃饭的。”

  “好啊,我愿意与少主人切磋,”心中暗自好笑,斗不过你才怪呢。

  “公子莫非是个呆子?”

  “哦?此话怎讲?”

  “以你的武功想胜过我?也好,为了不让你说出我是胜之不武,我只用这条右腿。”侍女们也都聚拢过来想看个究竟,看看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皓月说着便把右腿高高的竖起,白云龙搔了搔头,往前走了两步,“你可要说话算话不许反悔,”

  “本姑娘向来说话算话的。”

  白云龙看着皓月高高竖起的腿,疑惑的问:“这是什么招式?”话音未落,皓月高高竖起的腿猛地压下,白云龙知道中计,可是已经躲避不及了,被皓月压得一个趔趄向后仰倒,一个后滚翻站起:“你----?!”侍女们都笑着拍手叫好:“唔唔唔,好呀!好呀!小姐赢了!小姐赢了!”

  “哈哈哈!!还有什么话说?还不快快认输?!”白云龙被皓月这油腔滑调的**声激怒,嚷道:“太不守规则了!”纵身扑向皓月。皓月轻盈地跳开,白云龙又是一扑,皓月又嗖地避开,站在一棵大树下,正色道:“本姑娘不躲不闪,用气功接你的招。”接着运臂吸气。白云龙也气沉丹田,运足气力至头顶,疯了似地向皓月的丹田撞去。

  白云龙的头马上就要撞在皓月的丹田只上时,皓月忽地纵身飞起落在树枝上,白云龙收不住冲势,头撞在大树上,几块树皮应声落下,树上正“喳喳”叫得欢的几只喜鹊被这猛然的“咚”的一声撞击,吓得惊恐万分,纷纷振翅高飞。

  白云龙揉着头顶呲牙咧嘴地道:“你怎么又----?!”皓月拍手大笑,侍女们也都哄然大笑成一团。白云龙又被这嗤笑声激怒,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皓月见到白云龙的狼狈相,愈加笑的前仰后合了,却不料脚下的树枝被不小心踩断,皓月也随着树枝下落,白云龙来不及多想飞身上前,将下坠的皓月接在怀里。皓月从惊魂未定,马上跌到幸福的陶醉之中。白云龙把皓月放下时,皓月才把楼住白云龙的手,恋恋不舍地松开,玉颜通红,站在那里理着衣袖。

  “是我不好,我输了,我斗不过你,我决定下山。”话虽这样说,却心中暗忖,这个姑娘如此刁专,我长期留在这里岂不会很惨?

  “哦?哼!你把这里当做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实话告诉你,这里没有我的引导你是走不出去的。”

  “啊----!这样一来我不落得个终生此处了吗?!”

  “不过,你如果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会考虑放你下山的。”

  “愿闻其详。”

  “就是要在我留不住你时才可以下山。”

  “哦----!”白云龙眼珠转了转,心中暗自盘算,自己不一定有把握胜过她,再说自己也没有可去之处,便笑道:“要么我先和你边学习武功边等二师伯吧?”

  “好啊,我答应你了。”

  “哈哈哈!谢谢你了。”

  “不过得等我高兴时才能教授你武功。”

  “这----?”白云龙一盆刚刚烧旺的火又被泼上了一盆凉水,这皓月的性情如此琢磨不定,谁知她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不高兴啊?

  “如果你现在就叫我一声师傅,我会考虑马上就传授你武功的。”

  “你的岁数没有我大,你看这----?”

  “哼!不叫就算了,真不识抬举!”起身就走。

  “别走,别走!我叫!我叫就是了!”皓月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白云龙正色道,“师母在上,请受我一拜!”话音刚落,脸上已重重地挨了皓月的一记耳光。白云龙愣了半天:“你为什么……?”

  “哼!不叫就算了,为什么戏耍我?!”

  “啊?……”

  “你没有师父哪来的师母?!”白云龙眨了眨眼睛,大笑起来。只笑得个前仰后合:“哈哈哈!这还真的不怪你,我只想到男的是师父,女的是师母,是我错了。”皓月刚刚还嘴巴撅得高高,现在也不禁“嗤”地笑出声来。

  ?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