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初谈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11 2019.06.20 23:45

  陆汉兴细眼瞧去,发现了一个不协调的地方——刘萱四处闲摆的纤纤玉手掌关节处竟有些许老茧。

  这是秒龄女性万不可能有的一样东西,尤其是皇族后裔。

  “不知姑娘平日里做些什么?手上为何会有这般残茧?”陆汉兴略微皱眉地问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刘萱甩了个不客气的眼神,痞气道。

  “...”陆汉兴愣住了,不曾想此女性子竟如此刚烈。

  “不可无礼!”身边的汉灵帝立马呵斥道。

  一脸高傲的刘萱立马撇着嘴低下头。

  “是这样,我家小姐每日都有练剑的习惯,自十二岁开始,至现在,从不间断,手上自然就有老茧。”一侍女出面解释道。

  “噢噢。”陆汉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陆将军可满意否?”汉灵帝忽然问道。

  “???”刘萱猛然扬起头,怒视他那位荒淫无度的哥哥。

  “公主实乃倾国倾城,千古罕见的绝世美女,年纪尚轻却仪态有方,通晓礼仪,实在是天下第一女子。”陆汉兴拜道。

  刘萱又把目光转向陆汉兴,她仿佛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刘萱爆发了。

  “不可放肆!”汉灵帝再度急吼。

  不料,这次刘萱再也不吃汉灵帝这一通吼了,她怒视着汉灵帝,大斥:“你这个昏君!上位以来,不谋求民生之福,国土之完整,整日饮酒作乐,朝廷避而不上,忠臣责而杀之,奸佞重而用之!”

  “闭嘴!”汉灵帝满脸通红,他伸出手,使劲扇了刘萱一个大嘴巴子。

  “啪...”刘萱整个人向右倾倒,得幸侍女接住了她。

  被接着的刘萱满面煞红,眼睛滚圆,瞳孔已放到最大,她紧盯着汉灵帝,一副想说话又无可说的样子。

  “朕警告你,你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不懂朝政,不知治国,你有何资格在这里指责朕??”

  怒斥完毕的汉灵帝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发丝都有些凌乱。

  “呵呵...呵呵...”刚刚站稳的刘萱眼角泛红,泪水充盈着眼眶,她忽然冷笑,用食指轻轻拭去嘴角的血渍,“朕?你口口声声对着普天众生称朕?你有何颜面见大汉二十三帝?有何颜面见父亲...”

  “小姐..小姐..”

  此时刘萱身边的侍女们赶紧拽住泪如雨下的刘萱。

  一旁的陆汉兴也是晾了半天,他不忍刘萱遭此苦,他连忙打断道:“陛下啊,公主乃是一烈性女子,可否容在下与之一聊?”

  怒气未消的汉灵帝扭过头来瞥了陆汉兴一眼,点头道:“你去!好好治治她!”

  “遵旨..”陆汉兴抱拳答道,看向面前捂着脸蛋的刘萱,道了句,“公主,可否陪在下在这花海长廊之中走上一段?”

  刘萱不答话。

  旁边的侍女连连戳刘萱,示意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刘萱这才假意应道:“走吧。”

  陆汉兴理了理衣襟,冲汉灵帝和何进行了个礼,追上已经远去刘萱的脚步,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四人踏上了一条繁花似锦的道路。

  刘萱这才正眼看了看陆汉兴,猛然间,他发现了陆汉兴与众不同的气质,陆汉兴眉毛浓密,鼻梁挺直,嘴唇细薄,器宇轩昂,身姿挺拔。

  不经意间,潜意识中多了几分好感。

  “公主,你为何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和陛下言语相对呢?”陆汉兴一脸笑意地问道。

  “怎么?你不服气?”刘萱眉毛一挑,十分高傲,似乎已经忘却了刚刚那一记耳光。

  “在下怎敢不服公主,只是,在下担心,公主与陛下不合,则汉室内庭必定动乱。”陆汉兴没有一点生气,仍是语气轻缓。

  “....”刘萱忽然默不作声了,过了好一阵,她喝道,“你们两个回去吧。”

  “小姐,这可使不得...”两个侍女不愿意走。

  “怎么,不听我的话?”刘萱眼睛一眯,威胁道。

  两个侍女对视一眼,这才唯唯诺诺点头道:“遵命。”

  于是,在一个岔路口,两侍女离开了。

  只剩下陆汉兴和刘萱二人。

  “不知公主支走其她人是何意?”陆汉兴问。

  “你真当我这个汉皇公主多少自在吗?”刘萱突然苦笑,她面色忽然转哀,此时的她,浑然不像一个活泼可爱的青春少女。

  “公主何意?”

  “你可知大汉已经危在旦夕了?”

  “在下不知。”陆汉兴假意答道。

  “那我来告诉你,如今,十常侍篡汉掌权,大汉陷于他人之手,我那胞兄,虽为当今天子,却不思进取,荒淫无度,迟早有一天,会把大汉四百年基业断送掉。”刘萱神色哀怨,不安至极。

  而陆汉兴也感知到一点,刘萱,绝非平俗之辈,虽为女子,却忧国忧民,敢于于公堂之上揭自己兄长的短处,敢于顶撞当今天子。

  敬佩啊。

  “公主啊,你断不可鲁莽行事啊,陛下虽然贵为天子,但朝中大权却被何进,十常侍一分为二,你虽贵为公主,但无论是十常侍,或是何进,取你性命还是易如反掌。”

  “那我也不惧!”刘萱忽然仰面怒斥。

  两人停下脚步,对视了一眼,刘萱忽然意识到不对,本来愁眉苦脸的她笑了出来,指了指陆汉兴,乐道:“你骗我!你明明知晓当今局势,你也知晓其中利害得失,为何欺我?”

  “不敢!在下万万不敢!”陆汉兴连忙故作紧张,准备跪下。

  “哎哎哎,干什么你!”刘萱急了,连忙搀住陆汉兴,“你跪什么?我又不是真生气...”

  “在下胆寒,不敢得罪于公主。”

  “我有那么恐怖吗...”刘萱撇撇嘴,一脸吃瘪样。

  “公主威严在上,在下不敢造次。”

  “嘿,你这人。”刘萱无奈了。

  “不瞒公主说,此行,陛下本是把你许配给臣下...但不料,因此事闹得你们如此...”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你不就一小屁孩吗,你有什么资格娶我?”刘萱一惊,死死盯着陆汉兴。

  “不不不,请公主不要误会,在下断无此意...”陆汉兴辩解道。

  “得得得,你不必多说了,至于我们刘家的家事,那并非你一人即可导致,是多少年的恩恩怨怨。”

  “谢公主宽恕。”陆汉兴一拜。

  “对了,你今年..应该有十七了吧?”刘萱问道。

  “禀公主,在下十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