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暗藏祸心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081 2019.06.10 23:17

  一个臣子不好做,并不是做一个臣子需要多大的能力,而是,你需要在一个乱世之中保全自己,是一件难事。

  尤其是文臣,武将尚可拥兵自保,文臣只能任人宰割。

  陆汉兴在迈入洛阳城门的那一刻起,便隐隐约约感受到了朝堂之上的明枪暗箭。

  进了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繁荣的集市,里面各种各样的商品正火热销售,集市有一个大门,门口有两个守卫,四周用坚硬的围墙围成了一个方方正正的矩形。

  东面,是连绵不断的居民区,都城的居民区果然不同于其他地方,虽然谈不上奢华,但却严整,紧密。

  陆汉兴绕开了闹市,带着身后十几人,沿着相对来说安静一点的居民区朝着那富丽堂皇的皇宫走去。

  在这一行行平楼的背后,是一座辉煌的宫殿,极其闪目。

  “你们看,那便是大汉的南北宫。”陆汉兴探出手,兴奋地指了指远处那高大的建筑。

  身后的十几人也是从未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一来到洛阳就折服于这光鲜亮丽之下,他们瞪大嘴巴,望着熙熙攘攘流动的人群,看着齐整的楼屋,最重要的是,他们看见了神州大地上最大的皇宫——东汉南北宫。

  所谓洛阳南北宫,是指都城洛阳里的皇宫主要分成南北两大板块,南宫是用来上朝议政的,北宫也就是所谓的“休闲区”,如果什么时候你想泄泄火,娱乐娱乐啥的,你可以拿着皇上大人的指示去逛一逛。

  说实话,陆汉兴也从未见过这一幕,曾经在史书里描述的天花乱坠的南北宫此刻真真正正地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陆汉兴明白那种语言文字无法形容的感觉了。

  讲真,一些雄伟奇观,非语言所能叙述。

  但很快有一队人马打断了陆汉兴一行人欣赏风景的雅兴。

  “来者可是陆汉兴?”

  正走着,陆汉兴前方忽然遇到了一队人,大约二十来人,正前方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家伙,还留有一撮小胡子,眼神犀利,眉宇间透露出一丝狡诈。

  “哦,在下正是。”陆汉兴连忙双手合拳,上前恭敬地答道,随后,陆汉兴趁着余光使劲打量这个圆圆的家伙。

  嗯...披着战甲,应该不在一个文臣,但体型如此肥胖,看样子不曾在沙场之上拼杀,应该是个指挥官。

  “敢问将军尊姓大名?”陆汉兴低着头,问道。

  “我是司隶校尉袁绍。”袁绍下颚微微上扬,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你这小子,运气甚好,初起家于曲阳,后御黄巾军于惠平,今又夺取了河内,实乃威名大振,举世皆惊,尚不知,成此功名之人,竟是一娇娇弱子。”

  这一番话震撼到了陆汉兴,没想到坎坷来得这么快,袁绍何许人也,依照司隶校尉这个官职,在朝中也算是一大命官吧,此时说出此话,并非褒奖,实则是警告。

  警告什么呢?意思是告诉你,你只是个孩子,不要学别人扩张地盘,否则,后果自负。

  陆汉兴深知这一潜藏危机,他十分聪明地点点头,一声不吭。

  有时候,沉默远远比辩解来的有效。

  袁绍此时也一愣,他的心里突然多了一种情绪——吃惊。

  他惊了,自己的一番话虽然没有工于心计,但却也老道干练,如果陆汉兴初露锋芒不识大体,不懂朝政,是个直肠子,那么他就会摇尾巴骄傲自豪地说,对!没错,我就是这么吊。

  如果陆汉兴胸有城府,善于谋划,那么他一定不会接这个话茬,而是立马对袁绍表现出一副小弟模样,极力讨好袁绍以护自身周全。

  无论按照哪种路子,袁绍都能狠狠制裁一下这个毛孩子,使他对自己俯首称臣,或是产生畏惧之心。

  但偏偏,陆汉兴哪条路都没走,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做法,沉默。

  袁绍吃惊的同时,不忘继续自己的目地,刁难他!

  其实说道为什么要刁难陆汉兴,很正常,我一个司隶校尉(虽然此官职主要起监察作用,但是东汉没那么严谨,有兵即是王道)都没做出来的事情你一个孩子竟然完成了,那还得了,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还没死呢,怎能允许你趁我的风头。

  “我问你,陆汉兴,你先是称霸曲阳,后又兼并惠平,今探趣河内,敢问你下一步想如何发展?”袁绍狡诈地看着陆汉兴,这一次,他又抛给了陆汉兴一个死命题。

  其话之中,“称霸”“兼并”“探趣”三词语气颇重,就凭一句就能杀了陆汉兴的头,就算是你啥事没干,几句话砍了你也是分分钟的,毕竟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莫须有”正是其经典代表。

  的确是到了风口浪尖上了,这个袁本初一点面子没给自己留,陆汉兴心中莫名来了一股邪火,他决定,,反击!!!

  首先,得明正典,袁绍有意给自己扣帽子,自己是万万不能进这个笼子的,所谓称霸一事,断不存在!

  “袁将军,承蒙将军对我一介草民的关注,但将军恐怕有视听障碍,草民并没有称霸于曲阳,曲阳的掌事之人,是草民的父亲,陆羽,数十年之来,陆家为大汉管理曲阳,何谈称霸?”

  袁绍见这人跟自己杠上了,心中也翻腾起来。

  “那你却发兵攻占了惠平,这又如何解释?”

  “惠平一事,事出有因,是惠平守军对我曲阳进行袭扰,我部自卫还击,而为汉室清扫逆贼,何过之有?”陆汉兴义正言辞地还击。

  袁绍怔了一下,这不太像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所说之话,其话语竟严谨到无破绽可挑剔,最重要的是,陆汉兴的话基本不离为汉朝服务,活生生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大义凛然的忠臣!

  但袁绍毕竟还是在朝中闯荡如此之久,他使出了杀手锏。

  “那河内一事呢?你陆汉兴竟然未经皇上允许,私自夺取一城市,还颁布了地方政令,此事有否?”

  “有。”

  “好,你不把大汉政权放在眼里难道这汉室天下是你陆汉兴自家庭院吗!?”袁绍不禁加重了几分语气,声音也抬高了不少,引得周围人争相来观望,看热闹真是中华民族万年不变的习俗啊。

  陆汉兴眯起眼睛,他明白,最关键的一次对答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