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枪挑安平王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26 2019.05.12 08:30

  安平王停下了脚步,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他本能地扭过头,看见了一个比自己还矮不少的小屁孩,身后是一杆长枪,陆黎自称为“蛇胆直樱枪”。

  百姓们也停下了奔走的步伐,直勾勾望着这位器宇轩昂的陆汉兴。

  “黎儿!你来做什么!”匆匆赶来的陆羽一见自己的心肝跑到这里来了,连连呼喊。

  安平王倒是来了兴趣,嘿,不错啊,平日里还真没有人敢叫停自己的,这个小孩还算是第一人。

  “小子!你今年断奶了吗?”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即为皇亲贵族,理应保境而御外侮,廉政而体民心,而不是在这里胡作非为!滥杀无辜!”

  陆黎拖着童音,对着安平王大喝一句。

  年纪轻轻的陆黎,就已经有了到背脊的秀发,浓眉大眼,可巧的嘴唇,如果不是有男性特征,放在古代还真可以和一个女人相提并论。

  “哈哈哈!”安平王笑了,“你知道这些话我听了多少遍了吗?”

  陆黎当然知道,说这话是没用的,于是他亮出了自己的长枪。

  “哦?想跟我打?”安平王愣住了,一个小屁孩?跟他一个学武学了十五年的高手打?白日做梦!

  陆黎也不回答,反倒是从容地露出一笑,“赐教!”

  安平王被陆汉兴赤裸裸地挑衅了一波,也不去管自己的车队了,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陆黎。

  “接招!”安平王舞着大刀劈了上来!

  陆黎镇定自若,面不改色,脖子向左下方俯低,同时动用肩部力量抬起长枪!

  使得长枪和安平王的大刀发生了激烈碰撞!

  “噌!(金属碰撞声)”

  强烈的震感使得安平王和陆黎各退了几步。

  安平王喘着气,心里想着这小子看起来小个子,年纪轻,但这力气大如牛啊!

  陆黎大气不喘,小气不断,没等僵持,他又挥舞着长枪进逼安平王!

  这一次,他为攻!

  两人近在咫尺时,陆黎挥枪便刺,安平王抬刀而挡!

  紧接着,陆黎来了一记变换,本来径直穿刺向安平王的枪口突然右扫!

  安平王吃了一惊,这个小屁孩竟然耍诈!?

  要不是多年习武的宝贵经验,恐怕自己的脖子现在就已经在飙血了,安平王由此只能边挡便退,脸上的汗珠越来越多,手上的青筋如同要爆裂开来一般。

  陆汉兴没有给安平王任何喘息的机会,这家伙嘲讽父亲,天地可忍,人心不可磨灭!

  陆汉兴再度抖擞精神,挥枪便刺!

  一阵寒芒枪光,半分凄厉杀机!

  安平王招架不住,不住后退,突然一个踉跄栽了个跟头,跌倒在地上。

  陆黎一见机会来了,一个箭步上前举枪对准了安平王。

  安平王已经慌了神了,满面惊恐,本能地抬起手遮挡自己的眼睛。

  “黎儿!”陆羽拖着惶恐的声音叫停了陆汉兴,“不可!万万不可!”

  ...

  陆黎的枪头悬在了半空中,地上的安平王瞪圆了血红的双眼,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他的大腿像是得了癫痫一样震颤。

  “爹!此人留不得!”

  “杀了他恐怕会出篓子!”陆羽紧张地连连招手,“我们曲阳经不起大风大浪了!”

  陆黎知道父亲是出于对曲阳百姓的一片好心,但这种小人就算留着,也会兴风作浪,回来报复。

  他决定不顾及父亲的话。

  “去死吧。”陆黎冷冷丢下一句话,松开了手。

  长枪由于重力惯性垂直落下,刺穿了安平王的头颅,血液四溅。

  “黎儿!”陆羽再度嘶吼一声,见陆黎已经杀了安平王,他一时间心情复杂,一面为儿子的高超武艺赞叹不已,一方面又捶胸顿足,“你怎么杀了他!?”

  “王爷死了?!”后面跟上来的车队悠悠驶来,突然看见地面上躺着一个浑身金甲的人,身边还躺在一把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的刀。

  那是安平王的尸体。

  在辨认清楚之后,整个车队顿时惊了,慌了!

  跟着安平王一路走过来,不是吃香的就是喝辣的,到了地方如果有人不毕恭毕敬,那他就玩完,这跟着导致安平王随行的车队都十分嚣张,现在,有人把他们老大杀了,这还得了!?

  最大的靠山没了,还不跑等死啊...

  整个车队几十号人赶紧抛下那个难以调头的木栈车,撒丫子朝城门跑去。

  现场上,留下了安平王的尸首,和那表情复杂的曲阳粮官,陆羽。

  “儿啊,这下曲阳可真是大难临头了!”陆羽满目疮痍,眼皮半萎缩着看着陆汉兴。

  陆黎倒是不以为然,不去理会自己的父亲,默默蹲下,拾起安平王身边的那把刀,缓缓力气身子,对着那头成群的百姓,大声怒吼:“曲阳的父老乡亲!今天,我陆黎在这里立誓!任何人胆敢动我们曲阳一草一木,都叫他有来无回!”

  “好!好!”

  “好!”

  底下顿时爆发出了冲天的掌声。

  从此,曲阳百姓对这个十五岁大的少年钦佩不易,对陆家也是感激涕零,大家都明白,陆家真的为曲阳做做了太多太多。

  尽管呼声很高,陆黎身后的陆羽可就开心不起来,他无奈地嘀咕:“唉,这小子,怎么会如此莽撞,现在倒好,安平王一死,朝中势必动乱四起,朝廷的御林军必然来讨伐...”

  “爹,不必担心。”陆黎听见了父亲的嘀咕,转身目视陆羽,“朝廷的御林军都是些吃干饭的人,打起仗来不堪一击的。”

  “嗯?”陆羽一惊,他皱着眉头看向这小子,“这也是你师父教你的!?”

  陆羽以打量的眼神看着陆黎,虽说大汉现在这情况和陆黎说的差不多多少,但是他不爱听这话,因为..

  他是个汉臣。

  “爹~”陆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这十五年里,他已经把陆羽吃的明明白白了,这老家伙最讨厌听见别人议论汉朝什么什么不好,尽管大汉真的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咋滴了,“我就说说而已...”

  “行了行了,赶紧回家吧。”陆羽抿了抿枯了的嘴唇,拍了拍陆黎的肩。

  “这几具尸体怎么办?”

  “放心吧,爹会叫人处理的,那个老爷爷一个人,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去补偿他,真是可惜了。”陆羽叹了口气,转身去疏散百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