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祝银,你的死期到了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55 2019.05.15 22:28

  “你说什么!?”陆羽吃惊地看着陆黎,眼睛瞪的老圆。

  “黎儿啊,这话不能瞎说啊,搞不好会引火烧身的...”李氏弱弱地道了句,一脸担心。

  “你才多大,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我看,给你找李进真是我的一大过错!”

  陆黎却不以为然,撇了撇嘴,道:“我以为,曲阳的百姓的安全和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为官者,不应如此吗?”

  “你别跟我说这些!”陆羽一辈子软弱,但有一点是他绝不能容忍的,那就是自己儿子骑在自己脖子上拉屎,“我跟你讲,这次你给我藏好了,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来,至于朱华,我会去调解的,但凡有人问谁杀了安平王,你不要给我逞这个强!”

  “这就是懦夫!”陆黎一下子拍案而起,扭头破门而出,不再回头。

  “这孩子!”陆羽气鼓鼓地愣在原地,眼神尖锐地盯着大门口。

  “孩儿他爹,你也消消气...”李氏怯怯地劝慰道。

  ...

  陆黎从家里出来后,想起父亲在屋内所说之事,决定去会会这个祝银,本想带件兵器,但一想恐怕会打草惊蛇,于是陆黎选择啥都不带。

  “这不是那个陆黎嘛!”

  忽然一个激动得有些发颤的声音传来。

  陆黎侧目望去,是一群正在集市上交易的商人,他们对自己投来了赞叹的目光。

  “没想到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本事!”

  陆黎礼貌地冲他们笑了一下,随后也没过多接触,奔着自己的目标而去。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总算是走到了城西了...

  这里大多都是木头堆砌而成的木房,但有一家院子尤为醒目,陆黎心中料定,这便是祝银的家。

  四处扫了扫,陆黎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看来祝银不知道自己已经来找他了。

  “咚咚...”

  “咚咚...”

  陆黎探出左手,在祝宅的府门上轻轻扣了扣。

  “谁啊...”里面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滋滋...”门渐渐敞开了,露出了一个男人的脸庞,他穿着简陋,面部还残存着些污垢没有洗去,脸上的皱纹更是数不胜数,看样子,这应该是他们家的管家或是仆人。

  “小孩?你找谁?”男子和蔼地俯下身子问道。

  “伯伯..”陆黎抿了抿嘴唇,“请问祝银大人在吗?”

  “老爷在府上呢,你有什么事吗?”

  “啊...”陆黎打了个马虎眼,答道,“我想找他有点事...”

  “嗯...”男子打量着看着陆黎,愣了一会后应道,“行,我给你去通报一下。”

  “谢谢伯伯。”

  言罢,男子转身有些蹒跚地步入大堂内,高声呼喊了几声“老爷,老爷!有人找!”

  随后,一个满身富丽堂皇衣着的男人从大堂前展露出了身躯,对着门口陆黎的方向大喊了一句:“那个小孩!有事进来说!”

  听到这话,陆黎赶紧跑了进去,连门都没来得及给反扣上。

  “你有什么事?”祝银淡淡地问道,他并没有把陆黎领到自己的堂厅内,因为他不把陆汉兴放在眼里,不过这也很正常,谁会把一个一点大的孩子放在眼里?

  “祝大人,你手上有多少军队?”陆黎开门见山地点明了来意。

  祝银皱起眉头,他有些错愕,自从自己在这小小曲阳掌兵之后,上门来问兵权这一事的人不在少数,但一个孩子来...还真是头一次。

  “你想干什么?”祝银盯着陆黎。

  “如果周边有军队来讨伐县城,请祝大人务必倾尽全力保卫曲阳百姓。”

  “什么!?”祝银吃了一惊,“你在跟我说这个?我告诉你,我乃朝廷命官,如果没有皇上圣旨我切不可动一兵一卒!”

  陆黎怔在原地,算是认识到这个祝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在经过缜密地思索之后,他开口道:“难道说,鱼肉百姓,就是你朝廷命官?”

  祝银愣了下,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个小孩,咽了口口水,“小屁孩在这胡说什么!?给我赶出去!”

  “慢!”

  陆黎大喝一声,接着说道:“你看看你这富丽堂皇的家,加上你冠冕堂皇的言论,配上你光华闪目的着装,不是鱼肉百姓,是什么?”

  “赶出去!”

  屋子里立马冲出几个人高马大的侍卫,手持银矛。

  “你...你不是陆黎吗?”其中一个侍卫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在陆黎枪挑安平王的时候,他在场。

  “是呀是呀!”其他人纷纷应和,停下脚步不敢上前。

  这一下可是吓坏了祝银,他不关心城内发生了什么事,也就没有去了解什么谁枪挑了安平王一说,但不曾想,这个人竟然站到了自己面前。

  “你就是陆老东西家的那个小子?”

  “是我。”陆黎冷淡地答道,他知道,祝银怂了。

  “你到底来干什么?”祝银语气松软地问道。

  “请祝大人抵抗外侵的军队,保曲阳平安。”陆黎特意抬高了几分语调。

  “不可能!”本来羸弱的祝银又强硬起来,“兵权是皇上授予给我的,我没有资格用来干任何事情!”

  臭不要脸!陆黎心里暗暗骂了句,看来来软的不行,得来点硬的。

  “祝银,你欺凌一方,鱼肉乡里也就罢了,若在此危急存亡的关头,你还无动于衷,那我只能....”陆黎呵斥道。

  祝银:“只能什么?”

  “替天行道。”

  “你?”祝银皱着眉看着陆黎,“你不就杀了一个安平王吗?我手下几百甲士,还怕你个小屁孩不成?”

  陆黎没说话,他四处瞟了瞟,最后在祝银的腰间瞥见一把短剑,别在腰部。

  是时候给他点颜色了。

  “祝银,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陆黎恶狠狠地看着祝银。

  祝银怒喝回去:“给我拿下他!”

  不料,祝银身边的几个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你们!”祝银鼻子都气红了。

  时候已到。

  陆黎猛然一个箭步上前,左手突然扼住祝银的胸脯,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祝银腰部的短剑,对准祝银的脖子,僵持在空中。

  “你...”祝银吓得面色惨白,眼珠子圆溜溜的,汗如雨下。

  “你的死期...”陆黎眯着眼,藐视着他,“到了。”

  “啊!”

  一声惨叫,祝银倒在地上,血液自脖子留在地上。

  旁边的侍卫一个个大惊失色,这简直就是行凶现场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