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中兴蜀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朱毅的死期(下)

三国之中兴蜀汉 唯心小丰子 2118 2019.05.31 12:30

  这恐怕是朱毅一生中最男人的一件事了,当然,他的寿命实在很短。

  终于,那绚丽的一幕出现了,各路部队一齐进攻,黄巾军节节败退。

  任凭朱毅拿着宝剑站多高,怎么喊,这帮黄巾兵就像是逃荒一般,头也不回!

  此刻,一个更坏的消息传入朱毅耳中。

  那就是,自己大本营被偷袭,并且大批敌军已经切断了后路。

  这一下彻底摧毁了朱毅的心理防线,他整个人怔住了,手已经没有力气,剑悄然滑落到地上,被后撤的黄巾兵踩了无数脚。

  朱毅也被淹没在了人海里。

  一片混乱声中,战役悄悄落下了帷幕,黄巾兵大半被歼灭,主将朱毅被擒杀,陆汉兴其实并没有动杀心,因为他不好杀戮,但是这家伙太倒霉了,被自己的部下活活踩到断气...

  刚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了,呆望着天空。

  当宁启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的时候,这老家伙“扑通”一声倒下,再也站不起来。

  这场战役也就这么收官了,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一仗,陆家军歼灭黄巾军两千余人,自身折损九百多人,惠平没有经历毁灭性的打击。

  朱毅的死期也就定格在了那个时间——中平元年,一月三十日。

  剩下的黄巾兵,逃走的逃走,投降的投降。

  晚间,陆汉兴在惠平大办宴席,犒赏诸将。

  在这一刻,陆汉兴取得了局部胜利。

  但就全局来看,汉朝现在已经有大半富饶城市落入黄巾军之手,张角,张梁,张宝三人的势力不断扩大。

  据正史记载,汉朝是在第五个月才开始发起反攻,在此之前都是被动挨打。

  庆功宴上,陆汉兴意味深长地向底下的诸位将领道了句:“诸位将领们,打赢这一仗,不代表我们守卫了家乡,而是代表我们,将会迎来更大的挑战!”

  “谨听陆大人教诲!”底下异口同声。

  陆汉兴仿佛已经忘却了自己的年龄,诸将也是如此,衡量一个人的,可能真的就是才华吧。

  知识的宽度决定了人生的高度。

  “来!”陆汉兴端起一碗酒,环视众人,“让我们干了这碗酒,为了家乡!”

  “来!”众将纷纷起立,陈记最为激动,他此番亲眼目睹了陆汉兴带兵打仗,在此之前他只是一直听说,一个小毛孩子打起仗来威风凛凛。

  在众人纷纷起立的时候,只有一个人静坐着,稳如磐石。

  陆汉兴疑惑地看去,是李霜。

  “哥,你干嘛呢。”一旁起立的李殂拽了拽李霜的胳膊,试图把他拉起来。

  不料,李霜推开李殂的手,铿锵地说:“陆大人此言,有失偏颇吧,为了家乡?惠平难道是大人的第二故乡?”

  ...

  “哥!”李殂急忙喝道。

  话语里满满的都是嘲讽之意,在这喜庆之时,竟如此扫兴!陆汉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但他还是冷静地问:“你叫李霜吧?我听说过你,你作战很勇猛。”

  “哼..”李霜冷哼一声,竟不领陆汉兴的情,反倒是更尖锐地说道,“陆大人无非就是有图谋天下的野心罢了。”

  “大胆!休得胡说!”

  “哥!”李殂赶紧拽李霜,示意他停下。

  旁边陈记也是脸色大变,连忙抱拳冲到陆汉兴面前,劝慰道:“大人,李霜他刚刚喝了点小酒,不胜酒力,现在很不清醒,你可千万别...”

  话还没说完,李霜怒吼一句:“老子没醉!”

  “老李!”宁启也拉着李霜,他知道,这搞不好要杀头的。

  “你让他说!”陆汉兴红着眼睛急吼一声,右手已经伸向腰间的短剑。

  “哈哈哈!”李霜摸了摸胡须,一副狂妄的样子,他轻蔑地看着陆汉兴,又看向周围不敢吭声的诸位,“你们,难道甘愿听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的调遣?依我看,你们胸无大志,再者,你们真的认为这场庆功宴是为你们而设?他只是怕黄巾军卷土重来罢了。”

  ...

  周围一片肃穆,没人敢吭声。

  陆汉兴忽然镇静下来,他意识到,这是个人才啊,如果因为一时冲动就把他送入黄泉,岂不是可惜了。

  说到这,就得提一下了,人嘛,大多数时候都是逆向心理,就比如那些皇帝老二呀,一个人要是不怕死直言上书,反倒是会引起一个君主的关注(当然得是一个明君),昏君另说了,估计二话不说杀你头。

  这就像电视剧里面的反派,每当主角快要不行之时总是多话...

  从而制造翻盘的机会,很多事情也是一样的性质..

  所以说,这个李霜成功地引起了陆汉兴的关注,说实话,陆汉兴刚刚说的作战勇猛啥的都是糊弄一下,这家伙打仗咋样陆汉兴咋知道咧。

  而李霜也自然明白这一点,自己还没怎么打仗呢,陆汉兴便送上糖衣炮弹,这使得他不禁口无遮拦。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陆汉兴决定打破这个僵局,此时的他已经知道,此人非同寻常,他想要试探一下此人,但庆功宴上人多耳杂,于是,陆汉兴心生一计。

  “大胆狂徒,竟敢出此狂言!来啊,给我拉下去砍了!”陆汉兴训斥道。

  “大人!这可万万使不得呀!”李殂猛的一下跪在了陆汉兴的面前,满脸泪水,“大人,我们家就只剩我们兄弟俩了,我就这么一个哥哥,望大人开恩呐!”

  “大哥,你看,你现在杀了李霜不是寒了众将士的心吗?”宁启凑近陆汉兴的耳边,小声嘀咕道。

  “这是我的事情!”陆汉兴对着周围人大吼。

  “行了。”李霜忽然开口了,然后拉起跪在地上的弟弟,“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不用跪他。”

  李殂愣愣地起身,茫然地看着自己的亲哥。

  “要杀便杀,何须多言?大汉还未灭亡,你就在此私立政权,私设军队!若不是相当篡汉之逆贼,便是向称霸一方,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李霜再度摆出那一副高傲的样子。

  身旁的陈记已经蒙圈了,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身边这个人竟然是李霜,在开战之前自己最消极的时刻,是他来鼓舞了自己,奉劝自己为宁启做事,但现在,这个人简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尽管在各种现象上,陈记已经发现了李霜那股特殊的气场。

  但这仍然是他无法接受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